2018年全国两会专题 > 两会见证

周洪宇和他的义务教育改革议案

作者:吴志菲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3-09 星期五

    编者按

    红旗猎猎,国歌声声。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在春天里拉开了帷幕。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再次如约赴会,共商国是,建言献策。

    时值盛会召开之际,本报文化版特推出《两会见证》栏目,通过历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两会上积极参政议政的不同经历,结合其当年相关的提案、议案等珍贵档案,讲述他们作为代表和委员在履行职责中的不懈坚持和努力,深切感受他们在推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积极作用。让我们从中汲取力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周洪宇

    他是呼吁农村义务教育全免费的“第一人”,也是最早把互联网这个工具和人民代表身份联系在一起的人,其现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人大代表等职,他就是周洪宇。

    自2003年以来,在每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周洪宇都特别抢眼。由于他对我国应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的大力呼吁和锲而不舍的坚持,备受各界关注。因此,他也获得了“周免费”这样一个雅号。在多年的实践过程中,周洪宇逐渐形成了自己履行人大代表职责的理念,那就是“民众的立场,建设的态度,专业的视野”。那么,当年他是如何关注到农村教育困境的?他的相关议案又是怎样送到温家宝手上的?他坚持多年的议案又是如何一步步得到解决并变为现实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周洪宇走过的人大代表履职之路……

被网民推选为“最受关注的十大议(提)案”之首

    2003年2月,周洪宇随湖北省全国人大代表团去孝感市考察。他们来到一所小学后,周洪宇发现,该校的基础设施很简陋,其中有几张课桌只有3条腿,而另一条桌腿则是用砖头垒起来的。后来,他们又到另一所小学考察,发现这里的老师只能用粉笔头给学生们上课。看到农村教育存在的这些困境,周洪宇心里很不是滋味。

    3月2日,周洪宇应邀到某知名网站与网友交流畅谈教育热点话题,一个网民的帖子深深地刺痛了他:“代表大人,您知道农村义务教育有多苦吗?”看到这句话,使他想到了在考察调研时看到的种种情况,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当晚,周洪宇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涌动的忧思,写出了《完全免费制应自农村始》一文,强调了农村义务教育的必要性、重要性和普遍性。他在文中明确提出:义务教育属于公共产品,应当由政府提供,公民有义务把学龄子女送到学校去接受教育,政府更有义务担负义务教育的全部费用。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家应该而且也完全有可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即不仅完全免收学生的学费和杂费,而且还应免费给学生提供教科书、伙食等。各级政府应树立公共财政理念,调整财政支出,加大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向农村义务教育倾斜。尽快建立规范的义务教育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明确中央、省、地(市)、县各级政府对义务教育的财政承担责任和比例,使义务教育经费投入规范化、制度化、法律化,确保义务教育经费投入有稳定来源。

    3月4日,此文在《中国教育报》上发表,引起诸多两会代表、委员的关注,很多人纷纷打电话到报社表示赞同。于是,周洪宇将此事向湖北省代表团同一小组的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蒋祝平、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朱纯宣等作了汇报,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鼓励他积极向上面反映情况,推动我国农村尽快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蒋祝平还对周洪宇说:“这是一项民心工程、德政工程,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值得为之努力。”

    3月6日下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温家宝来到湖北省代表团与大家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讨论期间,他多次提到“三农”问题,并指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重点和难点都在农村;我国目前达到的小康水平低,不全面、不平衡,差距主要在农村。他强调说,共产党人是彻底为人民群众谋利益的。温家宝这番恳切的讲话引起了湖北省代表团代表们强烈的共鸣。这时,在讨论中没有获得发言机会的周洪宇萌发了直接向温家宝建言的愿望。

2003年9月10日,周洪宇写给温家宝《关于我国农村教育工作的十点建议》的书信。

    讨论一结束,代表们纷纷涌出大厅,准备到门外排队等候合影。周洪宇看到有人正在向温家宝问好,便趁机“挤”到温家宝面前,递上一摞材料,说:“我在这次来京参加人代会之前,与一批人大代表参加了湖北孝感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问题的调查研究,调查的情况与您说得一致,现在农村义务教育确实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温家宝接过材料,认真地看了题目,微笑着说:“农村义务教育有几个问题确实很重要,你提得很好、很及时。这个材料是给我的吗?”接着补充说:“谢谢您。好,我会带回去研究处理的。”

2003年,周洪宇写的《关于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的建议》议案(部分)。

    3月9日,在给温家宝送的这份《关于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的建议》作了进一步修改和补充之后,周洪宇向全国人大提交了这份建议案。不久,《人民政协报》《中国教育报》等众多媒体对这个问题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当时,中青网网民推选出周洪宇的《关于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的建议》为“最受关注的十大议(提)案”之首。一个建议引起如此关注是周洪宇始料未及的。他说,问题的根本在于农村义务教育这个问题太让人们牵挂,而在十六大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我们没有理由再任农村教育问题的现状继续。

因执着呼吁义务教育改革获雅号——“周免费”

    2003年6月17日,周洪宇收到财政部办公厅《关于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的建议》议案的答复。其中说,我国目前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人口众多,财力相对薄弱,虽然对各级财政部门积极按照《教育法》《义务教育法》等有关法律和国务院有关文件精神不断加大对教育的投入,但困扰我国基础教育事业发展的诸多问题依然存在,尤其是保证农村义务教育运行的最低条件,即保教师工资、保校舍安全和保学校正常运转的经费在部分贫困地区依然存在许多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实行免费义务教育条件尚不成熟”。

    后来,周洪宇注意到《光明日报》刊发了新疆205万贫困生开始享受免费义务教育的消息。于是,他撰写了《关于我国农村义务教育工作的十点建议》,提出重新定位农村教育的发展目标和办学方向、尽快实行农村义务教育免费制、加快发展农村远程教育等建议,并于9月10日写信寄给温家宝。

    9月19日,国务院第一次就加强农村教育召开了全国工作会议,并出台了有关决定:在全国农村开始推行“二免一补”新政策,即免杂费、书本费和对寄宿生补贴生活费,力争2007年前在全国所有地方实行“二免一补”。

    11月,周洪宇率湖北民进教育调研组到湖北十堰地区调研考察了多所农村学校,并在《人民日报》《中国教育报》等报刊上宣传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免费的观点,争取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同和支持。

2004年3月,在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周洪宇提出的
《关于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免费的再建议》(部分)。

    2004年3月,在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周洪宇再次提出《关于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免费的再建议》的议案。同时,还提出了“关于治理教育乱收费的建议”等。

    鼓舞周洪宇坚持为农村义务教育建言献策的,是政府在不断地为农村教育做出的大动作。他注意到,2004年,中央财政安排用于农村义务教育的各类专项资金从2003年的58亿元增长到100亿元。200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免除一部分贫困地区孩子的书本费和杂费,到2007年,向全国全面推行。

    政府的这些大动作让周洪宇喜不自禁。“一项议案被采纳需要各种条件的合力:社会共识、政府重视、时机合适,也就是‘天时地利人和’,而不能说就是某位代表的功劳。我不过就是时代浪潮中的一滴水,顺势而行,恰好在社会走到这个阶段时,提出了建议,推了一把。”作为呼吁农村义务教育免费的“第一人”,周洪宇这样评价自己在其中的作用。周洪宇因执着呼吁义务教育全免费,大家送给他一个雅号——“周免费”。当无数农村孩子的命运因教育而改变时,他们或许并不知道周洪宇是谁,但是,周洪宇知道,自己切实履行了人大代表的职责。

关注义务教育全免费的最后一步

    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这些年来,周洪宇一直在呼吁国家尽快实施与政府公共职能相符、与世界普遍做法相同、与我国现实财力相称、与社会大众愿望相合的真正的全免费义务教育(即免学费、免杂费、免教科书费,补助贫困生伙食费,简称“三免一补”),得到了中央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各界的普遍支持。

    在周洪宇一再呼吁下,我国农村免费义务教育基本全面实现、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已经免除后,他又在全国两会上建议,下一步应该是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教科书费的时候了。他认为,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教科书费是大势所趋,且时机已经成熟。

    在周洪宇看来,继续收取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教科书费是弊大于利,其弊端表现为不利于推进社会公平,也不利于教育的均衡发展。义务教育是一项典型的纯公共产品,因此政府理应担负其公共职责。而政府免费提供教科书,则是政府必须承担的公共职责之一。由于过去国家长期实行“重城市、轻农村”的倾斜政策,农村教育在教育经费的投入上长期处在不利的位置,相比城市教育的发展则严重滞后,这样就造成了我国城乡教育发展严重失衡。为了推进教育公平,推动教育均衡发展,近年来政府明显改变政策导向,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并在经费投入上向农村教育倾斜。在农村推行全免费义务教育是在这一新的指导思想下带有战略性的重要举措。这自然十分英明,社会各界积极拥护和赞成。但问题是,既然义务教育是一项典型的纯公共产品,为什么政府只对农村而不对城市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教科书费买单呢?须知现在大城市中为数不少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家长本身就是农村人口,是由农村流动到城市务工谋生的,他们的经济条件普遍很差,即使是并非昂贵的教科书费,对他们而言仍是一笔难以承受的负担。因此,仅在城市征收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教科书费,难免会让城市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家长,特别是由农村流动到城市务工来的学生家长产生不公平的感觉。尽管这些教科书费并不算高,一般城市居民能够承担得起,但为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学生(包括城市学生)免费提供学费、杂费、教科书费等,是政府的公共职能所在,是政府应尽的责任。

    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教科书费到底需要多少钱?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力能承受吗?应该怎样实施?周洪宇在提出有关建议的同时,十分关注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教科书费的可行性。他通过各种相关数据的分析得出结论:按国际上通行的教科书循环使用5年的惯例,国家财政每年仅需要拿出12.99亿元负担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教科书费,占2006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包括各级财政对教育的拨款、教育费附加、企业办学中的企业拨款以及校办产业减免税等项)6348.36亿元的0.2%,占同年中央财政教育支出538.33亿元的2.41%。他认为,免除城市义务教育教科书费数额不大,国家财政是完全有能力承担的。

    让周洪宇高兴的是,2008年8月12日,国务院发出通知,指出从2008年秋季学期开始,全部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学生学杂费。他说,“这是义务教育全免费的最后一步”。

    这些年来,周洪宇一直要求自己在履行人大代表职责时要有“民众的立场、建设的态度、专家的观点”。所谓民众的立场,即是以人民群众(尤其是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而不是以某些特殊利益集团和强势群体的利益作为对待和处理问题的出发点;所谓建设的态度,就是以合作的姿态、合适的方式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和对策,而不是以对立的姿态、生硬的方式来要求政府必须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注意工作的策略和方法;所谓专家的观点,即是分析问题或提出对策,都要以专业的理论和知识作背景,都要有大量的事实和资料作依据,而不是信口雌黄,乱开药方。

    有立场、有态度、有观点,这就是周洪宇,他仍然在人大代表的路上认真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并不断探索着、前进着……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3月9日 总第3191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