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读书

《台州古村落》

本书作者:吴志刚、王维龙主编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2014-07-07 星期一

内容简介

    《台州古村落》由吴志刚、王维龙主编,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本书选取了台州较有代表性的65个村落,由“故乡记忆”“梦里老家”“故土拾遗”三部分组成。

毛昭晰

    台州是一块古老而又充满魅力的土地、唐代诗人杜甫云:“台州地阔海溟溟、云水长和岛屿青。”台州位于浙江中部沿海,地处全国黄金海岸带中段。北接宁波、绍兴,西邻金华、丽水,南连温州,东濒东海。境内群山起伏,丘陵错落,河道纵横,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说、辖区陆域面积9411平方公里,领海和内水面积6910万平方公里,大陆海岸线长约630余公里,有岛屿687个。

    台州历史悠久。1984年发现的仙居下汤遗址,是台州地区发现的保存最完整、时代最早、文化内涵最丰富的一处新石器时代人类居住遗址。它证明早在八千至一万年前,这里就有原始的农业聚落,出现了种植水稻的农业经济。此后历经几千年历史的发展,从东瓯立国、秦设回浦乡、西汉始元二年(前85年)设回浦县,三国吴太平二年(257年)置临海县、唐武德五年(622年)置台州、……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现在台州辖有9个县(市、区),133个镇(乡、街道),5026个村、

    台州境内散落着的这五千多个村落,大小不等,风貌多样,承载着许多历史积淀下来的宝贵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不同自然环境和社会历史条件下人们生产生活方式和生活习俗的活态体现,是一种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每一处古村落都有自己的特色和风貌,它们所包含的历史文化信息是不可替代的,一旦遭到破坏,这些信息也就随之消失,最终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如果方法得当,保护及时,这些古村古镇古街又会成为区域发展的一种软实力。

    《台州古村落》一书,选取了台州较有代表性的65个村落,由“故乡记忆”、“梦里老家”、“故土拾遗”三部分组成。本书的特点有:一是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书中既有山区丘陵的村落,也有海滨海岛村落,涉及一大批保存完好或亟需抢救保护的古民宅、古祠堂、古戏台、古牌坊、古桥、古道、古渠、古井、古街巷、古城堡、古塔、古寺庙等历史文化实物,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时代印记,它们比较完整地反映了台州村落的传统风貌和地方特色,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二是图文并茂,文笔流畅。全书1 5万字,共收录了560幅照片。以村为单元,叙说着村落变迁与家族兴衰的历史,图文对照,夹叙夹议,照片清晰,语言通俗,以散文笔触描写,具有较强的可读性。三是鉴往知今,意义深远。党的十八大提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努力建设美丽中国。浙江省委也提出要更好地保护、传承和利用好我省历史文化村落的建筑风貌、人文环境和自然生态,彰显我省美丽乡村建设的地方特色。古村落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遗产。保护建设好古村落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是一项保护历史、传承文明的文化工程,是一项造福于民、美化乡村的民生工程,这是等不起、慢不得的抢救性工程。现在,台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这项工作,成立了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领导机构,拨出了专项经费,出台了相关政策,这也充分表明了地方党委政府的远见卓识。台州市档案局、市农办工作主动,眼光超前,他们在调查摸底的基础上为古村落建档立库,并编辑出版《台州古村落》一书,旨在通过此书来展示台州的村落文明,保存历史记忆,唤起社会各界对古村落的保护意识,这对于弘扬民族传统文化,推进台州的文化强村、美丽乡村建设意义重大。我认为这是一件对历史负责,为现实服务,替未来着想的实事、好事。我为这本书的出版感到非常高兴。

    是为序。

201 3年8月7日

摘编内容

决要

古道边城掩小村

    地理档案:决要村位于台州市黄岩区富山乡最西边,毗邻永嘉县。富山乡位于黄岩区西南部、括苍山麓,南连永嘉,西靠仙居,境内崇山峻岭,风景秀丽。富山乡境内保存部分黄永古驿官道。决要是黄岩境内黄永古道的终点,现存部分古道、路廊与古民居。

    汽车在通往黄岩区决要村的公路上行进,盘旋在黛青色的山峦之间,一路上,还有哗哗作响的溪流作伴。随着海拔的增高,一边是翠竹萦绕,一边是悬崖峭壁。山路曲折漫长,人行其中,如画中游。黄绿相间的梯田,错综起伏的山峦,似乎是亘古不变的风景。

    远远望去,群山环抱,竹海葱郁,一抹青山围着一片屋宇,决要村就这样呈现眼前。村前是蜿蜒的公路,村后是连绵的大山,两条清亮的小溪顺着山势蜿蜒而下,穿村而过,房子大多沿溪而建,这个宁静的小山村就坐落在山谷之间。

    这里的村民自古生活简朴,男耕女织,靠山吃山,民居建造也就地取材,以石筑造。没有雕梁画栋,没有气派台门,只有褪尽繁华的质朴。石围墙里是木结构房子,顶部覆盖着鱼鳞瓦片,偶有古朴的木窗花。石墙上爬满青藤,房前屋后除了野草翠竹点缀,也有红豆杉、樟树、板栗等古树,得好几个人才能合抱。溪水潺潺,一路有石台阶、石板路,隔着不远,还有石碇步,块块石碇排列在河床,方便人们行走。

    依山傍水的老房子,颇具沧桑古意。徜徉在决要村,忽而临水,忽而过溪,忽而转折于青砖土墙之间。墙面还留有不同时期的各类标语,岁月的留痕,恍如在这里凝固。

    大门往往都那样随意敞开着,屋前阳光泻下一地的金黄,屋前的桂树开着花。老母鸡咯咯地炫耀个不停,主人在屋前屋后忙碌着。光线投在褐色的木板墙上,屋檐下沉默的老人,安详地坐在竹椅上。一份宁静,一份安然,悄然弥散于这深山古村之间。

    据《决要陈氏宗谱》记载,乾隆年间,决要村就已形成。在北宋年间,他们的始祖因为反对王安石变法而被贬到此地,但后来不知因何缘由,陈姓人在这一带突然消失了。到了元朝,移居仙居的八世祖陈月楼举家迁回,才逐渐繁盛起来的。现村里有三百多户人家,其中两百多户姓陈。

    关于村名的来源,村里的老人有自己的说法,这与黄岩、永嘉丙县争要有关。从马安山向西,大约有十几个村庄的水都流向永嘉,原先都属于永嘉。据说在今天马安山岭头庄永灵庙内,还有一只香炉,上面铸有“永嘉五十都”字样。

    民国时期,黄岩的经济比较发达,附近的宁溪、乌岩、小坑、溪头都有集市口,便于山区群众定期进行畜牧农副产品交流和贸易,而永嘉各地都没有集市口。因此,马安山以西的十几个村庄的百姓,强烈要求把本村划到黄岩县。后经省里一位官员的调解,终于将这十几个村庄,划归黄岩县管。“决要”意为决心要在这个地方。在当地方言里,“决要”发音同“决好”,也是后来两地矛盾化解后的见证。

    村里还留存陈家和潘家两座宗祠。陈家祠堂被改建成村里的文化俱乐部,但里面还挂着不少先人的照片。祠堂门口有一溜的石柱础,被人坐得异常光滑,这些柱础是原来宗祠留下的。潘家祠堂则在村边的山坡上,还留着以前的木门。村里还有一个关帝庙,一个观音庙。庙宇都是近年重建的,只有关帝庙里的三棵古树,高大挺拔,高耸入云,沉默着守护着这个小山村。

    决要村位于黄岩、永嘉两县的交界,自然也是交通要地。黄永桥边不远处,便是沿岩路廊,那是黄岩境内黄永古驿官道的终点。路廊前还有黄岩永嘉的分界碑。黄永古驿官道始于明清之际,沿山形南东向西,从宁溪镇王家店起点经富山乡境内的半岭堂、半山村、鞍山村、北山村,到达决要村,沿岩路廊人永嘉县张溪乡,是古代黄岩西部通往永嘉的重要交通枢纽。现存黄永古道,沿途保存路廊四处,石梁桥一座,全长约15公里。

    古道上在过去是相当热闹的,传递文书的,贩卖货物的,赶考求学的,无所不有。当然,从古道走过的最庞大的队伍,恐怕是担私盐的和掼树的。

    不外乎人是最廉价劳动力,也没有别的法子,穷人只好结伴出门冒险赚钱,担私盐和掼树在民国年间都是有风险的。盐是生活必需品,官盐垄断,私盐价廉物美,却被官方禁止。而担私盐有钱,也要被强盗记挂。所以,那时候,挑私盐最怕遇到的就是盐兵和强盗。

    古老的驿道和驿站,坍塌在历史风雨中,现存的路廊也已残败荒废,但大多还供奉着一尊佛像,是路廊神泗州大圣。村人大多说他是玉帝的侄子,因为犯错才被贬去管路廊。

    石头铺就的山路,一头连着大山,一头通往山外。而今走在古道,块石路面上杂草丛生,清寂无人,只有风吹树叶的唰唰声,铺天盖地的绿意,从四面八方袭来,偶有小鸟飞过头顶,受惊的无名小动物,匆匆地钻进路边的草丛里。

    古道荒僻,路廊寂寞。古道上的那个集美丽、神秘、贫穷、倔强的小山村,依然蛰伏在苍莽的大山深处,不动声包地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花楼

蕴含于诗意中的那份灵气

    地理档案:花楼古民居群位于天台县古城妙山南麓,民居始建于清康熙年间,为陈氏所建,称花楼,至清中后期,陈氏后裔在妙山新建多幢民居,虽有独立的楼名,但统称花楼。民居多依山而建,现存有创垂堂、亚魁第、进士第、慎德楼、新花楼等建筑。花楼民居为天台县文物保护单位,陈氏宗祠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天台古城的东边有一座山,山并不高,但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妙山。清天台文人齐召南将“妙山眺雪”列为天台小十景之一, “妙山虽一拳,高已轶广宅,雪后眺环城,插天皆太白。”陈氏世代居于妙山,在妙山东坡建有陈氏宗祠,现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妙山上有一组清代的建筑群,总称花楼,那是陈氏家族在近三百年中所建造的民居,花楼民居为天台县文物保护单位。清顺治年间,陈体斋登上了妙山,妙山的景色打动了他,于是他决定在妙山南坡上建楼造堂。当楼建成时,他取了一个极有诗意的楼名“花楼”。

    “乐着德之华也”是他取名花楼的依据,这源自《礼乐记篇》一文中的一句话包含着两个关键词,那就是“德”与“华”。楼主内心崇尚德性的品格,使他在一生中都遵循着养德、积德、弘德的人生理念,华为光彩之意,而“华”与“花”同义,如此花楼就有了德的品质与花的外形,这内在的品德与光彩的外貌在历史的光阴中,渐渐地演绎成了花楼的灵魂。

    陈体斋最初所建的花楼位于妙山山顶,后毁于火灾,其后代就在妙山的南坡上不断地重建一座座花楼,并以德字命名他们所建的楼堂,于是,在花楼这一建筑群中就曾出现过修德楼、安德堂、世德堂、永德堂和中德堂等建筑。

    创垂堂位于妙山的山顶,是原花楼毁于火灾之后,陈体斋的长子陈兆谋在原址上重建的。那是清顺治年间的一个秋日,站原花楼的废墟上,陈兆谋想的是如何建造一座新的花楼。他实在是不愿放弃妙山山顶上那放眼四周的开阔,更回味着小岭那二十四级石阶的幽静,于是乎,他决定在花楼的原址上重建一幢新楼。楼还是原先的四合院结构,只是陈兆谋给新楼选了一个新的楼名——创垂堂。他之所以取名“创垂”,意在开创业绩,传之后世。创垂堂也就成为了花楼的发源地。

    在陈兆谋建成创垂堂后不久,陈体斋的三儿子陈兆讷站在创垂堂的门楼前,看着步步登高的台阶,他想着在妙山上另建一幢,去营造一种曲径通幽的诗意。他在想着如何将那条通往山顶宅院的小径多些遮掩,如何在山顶挖一池碧水,可临水翻书品茗。楼建成之后,陈兆讷最得意的还是建于水池之上的那座亭楼,于是在之后很长的时间里,人们都称这幢楼为“仰止亭”,直到后来陈家的读书人陈凤池得了举人中的第二名,大门上挂上了“亚魁”的匾额,此院被称为亚魁第。

    仰止亭的诗意在于通往宅院的那条山径,从大门到庭院之间数十米的山径共设三道门,第二道的护院大门处于山径的中间,大门正面门额上依稀可见“通德门”三字,背面则为“韫玉含辉”四字,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走到山径的尽头,似乎已至路的尽头,但向左折,又有一条小径伸向深处,拾阶数步而上,至院落门前的那方照壁,再右折,第三道大门才出现在眼前,亚魁第的大院就在门内静静地守候着。进入大院,回望前方,豁然开朗,其实大院已位于妙山的山腰了。

    在建完仰止亭不久,陈兆讷又在它的东边建造了擅胜亭,虽说擅胜亭位于山脚,面对着当时城内最为繁华的泰宁街,但从宅院照墙上那幅圆形的“鲤鱼跳龙门”砖雕中,我们似乎读懂了陈兆讷内心的梦想,他希望陈氏后代读书人中会出现鲤鱼跳龙门那动人的一刻。二百年后的清同治四年(1865)这梦终于南陈省钦实现了,这一年陈省钦中了进士,之后,人们称此院为进士第。生活于花楼的陈省钦特喜欢花楼的读书环境,清静而不单调。出于对清幽的花楼的喜爱,他取“华楼”为自己的别号。在这儿他写成了《春秋纬史集传》、《公羊正解》,后来又完成了《繁露书帷文集》。

    花楼民居造到慎德楼 时,一改它原先江南那种小 家碧玉的灵巧与温馨,而是以一种高大与雄伟的气势,让人们认识到了花楼建筑的阳刚之气。那是清朝的一个初春,陈体斋的侄曾孙陈时清建成了这幢慎德楼,楼还是建在妙山的南坡,就在亚魁第与进士第之间。宅院分前院与后院两进,两院是层层递进,两院之间由清水砖墙相隅,透过砖墙中间的门楼,慎德楼就高高地耸立在深处,隔墙两侧分别有石阶通往后院。横匾上“门聚德星”四字让我们又寻到了慎德楼与花楼其它楼堂的洽合点,慎德楼正厅二楼的屋檐下原先挂着的“慎德楼”匾额,再次向人们提醒着作为花楼宅主内心的品质,慎重品德就这样在花楼的光阴间源远流长。

    花楼民居造到新花楼时,已是清光绪七年( 1881)了,也就是在这一年,进士陈省钦的儿子陈促定在妙山顶部上另建新楼,这幢新建的宅院被命名为“新花楼”,新花楼为四合院格局,院中的花窗和石板雕极为精致。出生在新花楼的陈钟祺,从小就聪明过人,深受家庭学风的熏陶,博览群书。1904年,28岁的陈钟祺离开了新花楼,东渡日本,就读于弘文学院师范科,专修史地。七年之后回到花楼的陈钟祺成为一名教书先生,在花楼他留下了《妙山集文稿》和《妙山集诗稿》,诗行间,我们感到了他的风骨与才情,他也完成了《天台风俗志》和《天台山文化史》,书稿中,也让我们感到了先生的博学与乡情。

    “先君聚书万余卷,何不以万卷名楼,而必仍取其名而别之以新乎。苏东坡诗云‘腹有诗书气自华’,蕴于中者发于外,理固然欤,此一前提也。此新之义所由别也。若徒震外观之有耀,并为花混,此乃庸庸碌碌者之立论,而两代名楼之义遂转晦,予故反复辨明以解释之。”这是新花楼第二代楼主陈钟祺先生《新花楼记》一文中的几句话。从中后人能感到新旧花楼所拥有的共同的品质。

    花楼如花一样开在妙山的岁月中,灿烂满山。三百年的光阴间,花楼在不同的季节如期开放,光彩夺目,然后,在岁月的风雨间,将它的那份灿烂渐渐地化成花楼故事中的种种传说,终于,酿成了那份不动声色的古风古韵,花楼有着春雨中凋零花朵般的落寞,也有着秋风间枯花般的静美。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