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从“蹦蹦戏”到“奉天落子”

作者:特邀撰稿人 李 影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3-26 星期一

    辽宁是东北戏曲的繁兴之地。在东北戏曲众多剧种门类中独具地方特色的当数“二人转”,在东北流行这样一句老话“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二人转史称“蹦蹦戏”(据说是由于二人转演员总在台上蹦跳,才有此名),迄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

文娱复苏 戏曲渐兴

    1916年4月22日,袁世凯任命张作霖为盛武将军,督理奉天(今沈阳)军务兼巡按使。初掌政权,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同时也为扭转奉天民生凋敝的困顿局面,张作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建市政、兴实业、重教育、选人才,给尚待开发的东北带来了生机与活力。政局的稳定、经济的起步,带动了文娱市场的复苏和戏曲、曲艺的渐兴。此时的奉天,商号林立,茶社、茶馆、剧场、戏院遍布。

    当时,奉天的茶馆分为“清茶馆”和“花茶馆”两种,清茶馆只卖茶水,花茶馆不仅卖茶水,还有艺人演出,里面设有茶座。京戏、大鼓、评词、评戏、河北落子、河南坠子等剧种在中山大戏院、大观茶园、共益舞台、奉天大舞台、商埠大舞台等地轮番上演,整日热闹非凡;而蹦蹦戏则主要集中在城郊、农村地区演出。据奉天市政公所1923年11月调查统计,市内共有书场、戏院近50处,商埠地内的南市场、北市场和小河沿、大西街、大南门外、工业区地带都是文娱活动集中的地方。

改良戏曲 去粗取精

20世纪20年代,正在演出大鼓书的女艺人。

    由于没有专门机构的管理约束,当时各地的表演形式、演出曲目都不固定,有的是传统剧目,有的是即兴发挥,随意性很强。其中有精华,也有糟粕,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亟待加以整顿。于是,张作霖责令奉天省教育厅厅长谢荫昌整顿和规范文化市场的秩序。

    1923年11月,奉天教育会提出《取缔伤风化之小说戏曲影片案》:“我奉茶社、戏场、电影园以及各书肆,所演唱或售卖之淫秽之小说、戏剧、影片,触目皆是,天性本善之人浸淫于万恶之环境,鲜有不为浊浪卷以去者。今后欲使民智民德日趋高尚,非严行取缔有伤风化之小说、戏剧、影片不可也。”为此,奉天市政公所制定了17条规则,对于有伤风化之戏曲、影片等一概取缔,同时遴派视察员前往各书肆、戏园视察,对“倘仍不遵,除禁演禁卖外,并处以相当罚金”,各园欲演戏目、书肆所售书目,均须送审备案。

    其间,沈阳县公署下令查禁蹦蹦戏,“据报载道义屯有蹦蹦戏情事,伤风败俗,莫此为甚”。1925年,沈阳县知事关定保颁发布告,张贴于全县各农村,严禁演出蹦蹦戏。而评戏也被贴上“性近妖冶,有碍风化”的标签遭到禁演。

    在加强文艺整顿管理的同时,奉省当局还十分重视对艺人的教育改造。1924年夏,组织举办了改良书曲传习社,分批调集社会艺人,进行改良书曲教育。1925年5月,评词演员李庆魁等一批文艺界人士组织发起了奉天改良书曲研究会,以规范约束艺人,维持社会风化,推广改良曲本。该研究会设正、副会长各一人,首任会长李庆魁、副会长曾宪元,会内分设总务部、文牍部、研究部、调查部共四部。

    奉天改良书曲研究会一经成立,便有305人登记入会,其中包括评词、大鼓、相声、戏曲、快书、竹板书、武术、戏法、电影等方面的艺人。该研究会在改良书曲的同时,还组织会员献艺义演、筹款赈济受灾难民等活动,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好评。

    1929年4月,奉天改良书曲研究会改名为沈阳市书曲研究会,会员范围也由最初奉天当地和省内各县扩展到北平、天津、长春、哈尔滨等地,人数迅速增至869名。

奉天落子 红极一时

    经过整顿的奉天文艺市场日渐繁兴,特别是改良后的评剧发展很快,不断与关外民歌小调、东北方言习俗等相融合,逐渐形成了唱腔高亢嘹亮、节奏轻快明朗、板式灵活多变的艺术风格,因其形成是以奉天为中心,故得名“奉天落子”。

    奉天落子兴起后很受欢迎,奉天城内大街小巷,男女老幼都会唱几句落子,甚至当时还有“奉天是落子的奉天”这样的说法。奉天落子的迅速崛起,一方面带动了众多落子戏社(班)的出现,如复盛戏社、警世戏社、洪顺戏社、抚兴戏社、元顺戏社、爱莲戏社、李子祥共和班等;另一方面推动了百余出剧目的创作,如体现进步倾向和爱国精神的《爱国娇》《桃花扇》,揭露社会黑暗、同情下层民众的《杨三姐告状》《马振华哀史》,表现爱情生活、歌颂自由婚姻的《相思树》《双蝴蝶》,等等。

20世纪20年代,奉天落子名角芙蓉花。

    奉天落子的一大特点是以女旦为舞台主角,由于女旦的声音、气质、动作、形体特点和柔美、细腻、纯真的美感更具魅力,更受欢迎。女旦犹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成长,先后涌现出被誉为四大名旦的“筱桂花、李金顺、白玉霜、刘翠霞”及金开芳、碧莲花、芙蓉花、筱麻红、金灵芝、钰灵芝等众多名角。

民国时期,上海报纸刊载的蹦蹦戏、评戏演出的广告。

    奉天落子不仅东北人喜欢,在全国各地也颇受欢迎。警世戏社在天津演出时全城观众为之倾倒,京剧演员梅兰芳称其为“土坷垃成精,必成大器”。芙蓉花在北平演出时,戏园贴出写有“特聘驰名艺员芙蓉花等来京演出奉天落子”的戏报,仅《马寡妇开店》一个剧目便创造出月演36场的纪录。白玉霜、爱莲君、钰灵芝各带戏社在上海合作组成“三联社”,上演6小时的1场、3小时的19场、2小时的49场。据当年上海报纸报道:“整个上海出现了奉天落子热,老百姓像着了魔似的迷上了奉天落子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3月23日 总第3197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