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从“快车马路”到津唐铁路

作者:蔡建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4-23 星期一

    中国自建的第一条铁路——唐胥铁路,起自唐山,止于胥各庄(今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全长9.3公里。唐胥铁路于1881年5月开工兴建,11月完工。1887年,唐胥铁路延修至芦台;1888年展筑至天津,全长130公里,命名为津唐铁路。唐胥铁路的修建,经历了计划、遇阻、调整、实施,再到不断拓展、最终实现目标的曲折过程。唐胥铁路的建成,与两位历史人物的支持谋划密不可分:一是晚清名臣李鸿章,一是洋务派代表人物唐廷枢。

修与不修的争论

1888年8月,津唐铁路通车,直隶总督李鸿章率幕僚乘车视察。

    鸦片战争以后,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大门的西方列强希望通过在中国修建铁路,一方面实现他们对华投资获取经济利益的目的,另一方面便于掠夺中国的自然资源和生产资料,还可以倾销本国生产过剩的工业产品。西方列强出于对华政治野心,又有巨大经济利益的驱使,对修筑铁路一事跃跃欲试。1865年8月,英国商人杜兰德在北京宣武门外,沿着护城河修建了一段1里长的“展览铁路”,“以小汽车行驶其上,迅疾如飞”,时人“诧所未闻,骇为妖物,举国若狂”。这条中国历史上第一段铁路最后被清政府勒令拆毁。1876年6月,英国怡和洋行在上海公共租界苏州河北岸至江湾段建成一段铁路,名为吴淞铁路,全长14.5公里,在一片反对声中,清廷以28.5万两白银收购铁路,然后予以拆毁。

    在清政府内部,对修筑铁路一事意见不一,甚至针锋相对。朝廷的清流派和保守人士认为,修筑铁路要侵占耕地、穿山开洞,机车震动会破坏风水,冒出的黑烟会毁坏庄稼,更有甚者会惊动神灵,引发灾难,生百害而无一利。而以李鸿章等人为代表的洋务派则认为,西方列强妄图瓜分中国的野心日益昭彰,铁路在军事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可以作为抵御列强蚕食国土的有效手段。但洋务派又对铁路这一新生事物心存疑虑,他们担心,铁路的修筑会使从事传统运输业的人员失业,产生大量流民,不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稳定。这一时期,洋务派想要修筑铁路既要突破保守派的阻挠,又不能触犯一些官僚集团的利益,而且还面临着筹集铁路建设资金的问题。

骡马与机车的较量

1881年,开平矿务局制造的中国第一台机车——龙号机车。

    李鸿章看到,世界已经进入“热兵器时代”,打仗需要大量的煤和铁,必须抓紧开办中国人自己控制的现代化煤矿和铁矿。他认为,修筑铁路应从煤矿、铁厂附近开始,须等煤矿、铁厂生产经营稍有起色之时,再行谋划办理。1877年,李鸿章委派轮船招商局总办唐廷枢筹办开平煤矿。唐廷枢提出,开平煤矿要想与洋煤竞争,必须按照西法开采,并以火车运输,他向李鸿章建议,修筑开平至天津的铁路,将来开平煤矿产煤后,可以用火车直接运到天津港口,由招商局北来运糟粮的轮船运往全国各地销售。李鸿章将唐廷枢修建铁路运煤的建议转奏朝廷,立即遭到顽固派的强烈反对。礼部侍郎徐致祥两次上书皇帝,论铁路之害,请罢修铁路,严词曰“中国有以此说尝试者,罪毋赦”。

    为解决煤炭外运问题,开平煤矿于1880年开凿了一条从芦台河口到阎庄的“煤河”。当开凿到胥各庄时,由于地势凸起,无法继续开凿,唐廷枢再次上奏,提出把铁路缩短,仅修唐山到胥各庄一段,与煤河相连。为避开顽固派的反对,李鸿章在奏请中特别声明,将修建一条以骡马为牵引动力的“快车马路”,即以骡马为动力,牵引车厢在铁轨上行驶。经李鸿章多方斡旋,朝廷默许由开平矿务总局自筹资金修筑从唐山到胥各庄的“快车马路”。1881年9月,唐胥铁路竣工开始试运行,11月8日正式通车。不久,清政府以“机车直驶,震动东陵,且喷出黑烟,有伤禾稼”,下令禁止使用机车,唐胥铁路只能按照原定方案,采用骡马牵引车厢。为恢复使用机车,李鸿章大声疾呼“中国欲求富强之策,舍此莫由焉”,“我朝处数千年未有之奇局,自应建数千年未有之奇业”。在李鸿章的斡旋之下,几个星期后,机车得以正常运行,并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唐胥铁路的建成,经历了洋务派与顽固派的纷争,一波三折,但最终还是伸向了远方,结束了中国没有铁路的历史。

便利之路 自强之策

    唐胥铁路的成功运营,使清政府认识到了铁路的便利,把修建铁路视为自强之策,从反对修铁路转为开始“试办”。1884年7月8日,光绪帝下旨:“惟此(指建设铁路)等创举之事,或可因地制宜,酌量试办……如可各就开采之地,量为创造,以省运费而裕利源,亦属自强之一策。”

    1886年5月,醇亲王奕譞在天津谈到修建铁路一事时说:“如造铁路,必须由许郭庄(即胥各庄)一路造起,方免从前梗议之辈复滋议论。盖许郭庄建筑铁路系为开平运煤起见,无甚关系,事尚可行。”不久,清政府批准了展筑唐胥铁路的奏请,开平矿务局再次担当起李鸿章兴修铁路计划的重任。7月,开平矿务局在致李鸿章《请展筑铁路禀》中写道:“今邀集众商公议,咸愿凑合股银,接修铁路六十五里,从胥各庄到阎庄止,名曰开平运煤铁路公司。”

    自此,中国自办的第一个铁路公司——开平铁路公司正式成立。公司实行官督商办,李鸿章任命其英文秘书伍廷芳为开平铁路公司总理,开平矿务局总办唐廷枢、会办吴炽昌先后任开平铁路公司经理。1887年春,清政府批准开平铁路公司将铁路再从芦台延伸至天津。4月,胥各庄至阎庄(芦台)铁路竣工通车,称“开平铁路”或“唐芦铁路”。在开平矿务局的支持下,开平铁路运营收益可观。1888年1月23日《申报》载:“(开平铁路)于本年四月开行,计有火车三辆,客货车一百零二辆……每日可收银四千数百两,除养路费二千两外,每日可得余利银千数百两至二千余两,连闰七月,共存余利一万三千一百两有奇。”

    开平铁路公司的成功运营,坚定了清政府修建铁路的决心和信心。1887年4月,清政府拟成立中国铁路公司,变官督商办为官办,仍由伍廷芳任总理,计划招股白银100万两作为资本。5月26日,李鸿章在《申报》刊登《招股开路示略》,动员商人投资入股。然而,结果仅招得商股10.85万两,招股以失败告终,不得不动用天津海防支应局白银16万两,向英国怡和洋行借银63万余两、德国华泰银行借银43万余两,共借外债106万余两,首开借外债修铁路的先例。

    1888年8月,唐胥铁路展修至天津,全线竣工。10月9日,李鸿章率领官员自天津乘车,到唐山勘验铁路。李鸿章对铁路极为赞赏,他说:“计程二百六十里,只走一个半时辰,快利为轮船所不及。”

    文中所示档案照片为开滦煤矿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4月20日 总第3209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