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吴统续:昔日文豪竟成巨骗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4-23 星期一

    他曾赴法国留学,到日本考察,精通法语和日语;他曾是红极一时的写手,擅写政治、经济评论,深得梁启超赏识;他是民国时期的政客,曾任国民政府国务总理潘复、交通部部长叶恭绰等人的秘书;他弃政从商,开汽车行、设银号,却因接连亏累,不得不携款潜逃。他就是从文豪到巨骗的吴统续。

爆炸新闻:吴统续携款潜逃

1934年6月12日,《天津商报画刊》中的《文豪竟成巨骗》一文。

    1934年6月12日,《天津商报画刊》刊登了《文豪竟成巨骗》一文,该文内容为,作者黑丁看到上海某报发表的一则惊人消息:“上海统庆银号、福元金号经理吴品今,引诱亲朋存款,滥以银号本票贴现,卷款15万元(银圆)潜逃无踪。”这则消息让黑丁不禁想起,10余年前在全国各种刊物中,时常见到吴统续或吴品今的名字。他写的这些文章大都是关于政治、经济各项问题的评论,洋洋洒洒,动辄千言。此人仿佛在梁启超所办的《庸言》中也曾刊载过鸿篇巨制。

    上海某报刊载吴品今卷款潜逃消息的同时,还在消息旁边登出了一张照片,照片加注曰:吴品今,一名吴统续。只可惜黑丁与吴统续未曾谋面,从照片上看,还不能确定此人是不是时髦文豪吴统续。但他心想,世间同名同姓的人固然很多,而吴品今、吴统续两个名字同时出现,这恐怕就不是偶然了。何况上海某报刊登的文字中还明确指出,该人曾受过高等教育,精通东语(即日语)、法语,久在政界,交友甚广,遂可断定此吴统续即彼吴统续了。只是昔日的文豪、政客,为何变成了一个骗子呢?

    上海某报具体报道了该案案情。吴统续的骗术非常离奇,最初他以重利当诱饵吸引储户将钱存储于他的银号,例如:存入1000银圆,即与储户订立红纸议单,每月付息250银圆,以数载为限。有人对这么高的利息提出疑问,他回答说:“我是做金子生意的,一个月后获利一倍,还是很有把握的。”浦东铁厂的张企文经不起吴统续的劝诱,初存100银圆,后增存至1000银圆,均得履约付息,且从不愆期,张企文遂又继续加储。吴统续财源滚滚,但他又借机将本票贴现,这便加大了银号的风险。储户们天真地认为,吴统续与众多达官显贵交往甚密,甚至一些军政要人都是他的储户,遂根本不担心本票不能兑现。但随着利息和支出数目急剧增长,吴统续自知无法支撑,只得鸿飞冥冥、逃之夭夭。据了解,吴统续的储户多是他的亲朋好友,受骗的外交家、教育家也不在少数。

“蜕变”之路:弃政从商成巨骗

    1934年6月14日的《天津商报画刊》又刊登了《吴统续潜逃之续报》一文。该文较为详细地介绍了吴统续的生平。经有关方面证实,在逃的吴统续就是梁启超所赏识的文学家,是《庸言》报的一支健笔。吴品今是他的字,名宽,一名统续,当年这几个名字曾享誉大江南北。

    民国初年,吴统续因成绩优异、文笔犀利,被梁启超赏识。他毕业后,由梁启超出资送至法国留学,攻读法政。归国后,吴统续曾著《国际联盟与其趋势》一书,梁启超为该书作序,由商务印书馆出版。1918年3月,吴统续在北京创办《法政》月刊。北伐战争爆发后,他在湖北武汉任武汉卫戍司令部司令胡宗铎的秘书及汉口公共汽车管理处主任。军阀混战中桂系失败,吴统续便赴香港经商。随后,他又携资来到上海,在拉斐德路(今复兴中路)开办了一家汽车公司,却因经营不善,亏累歇业。后经友人介绍,吴统续进入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王正廷曾派他赴日本横滨考察。在日本期间,他与一个名叫野村君江的日本妇人相识,据说该妇人原为一名舞女。归国后,吴统续携野村君江来到江西。随后,他出任了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的秘书。1933年,吴统续再次来到上海,靠做金砖生意赚了一大笔钱,并以该资金创设统庆银号,第二年开福元金号。这两家金银号的交易往来,多属其旧友同僚。岂料,他竟背信弃义,偕野村君江一起出逃。

    警方通过调查得知,此案的被害人多为吴统续的旧友,大都器重其才智,因援助而投资。最终却落得一个人财两空的结局,众人无不扼腕叹息。但大多数受害人仍对吴统续抱有幻想,认为他是青年才俊,在政界交友甚广,政府各派对他也都寄予厚望,如果他能够回来,大家仍愿与之和平解决。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4月20日 总第320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