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福禄寿喜”背后的横征暴敛

作者:特邀撰稿人 李 影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5-22 星期二

    辽宁省档案馆保存着一份《热河都统汤玉麟为母亲祝寿的训令》。众所周知,训令是政府公文,为公务政事所用,但在汤玉麟手中却公文私办,成为索求“寿礼”的手段。这份公文还附有《汤太夫人寿份标准表》,分别以“福”“禄”“寿”“喜”为标准,明确规定了不同级别官员的礼金数目。当年,这样的训令堂而皇之地发送到热河省(辖区位于今河北省、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地带)各行政机关及围场、滦平、平泉等各县。

 1926年12月22日,热河都统署政务厅为庆祝汤玉麟母亲寿诞一事致热河都统署实业厅的函(部分)。 辽宁省档案馆藏

公文私用   巧立名目借“寿”敛财

    汤玉麟,字阁臣,绰号“汤二虎”,出身贫寒,后落草为寇,曾救张作霖一命,由此二人结为生死之交。因深得张作霖赏识,他由哨兵逐步擢升。1926年,张作霖入京筹组安国军政府,自任安国军大元帅,汤玉麟因功升任安国军第五方面军第12军军长。张作霖为报汤玉麟当初救命之恩,又任命汤玉麟为热河都统。汤玉麟素来嚣张跋扈,主政热河后更是为所欲为,贪婪的本性暴露无遗。

    在汤玉麟主政热河的5年间,他曾多次借为母祝寿之机,大肆操办,向各级官员强行索取所谓的“寿礼”。1926年12月22日,热河都统署政务厅为庆祝汤玉麟母亲寿诞一事专门致函热河都统公署实业厅,内称:“太夫人七旬晋五寿诞,扬薇献颂,介寿称觞。凡我部属同仁,分应项礼庆祝。兹议定军政两界合办,分为福禄寿喜四级,以期一致……”公文还附有一份《汤太夫人寿份标准表》,分别以“福”“禄”“寿”“喜”为标准,明确规定了不同级别官员的礼金数目,其中规定:“福字每份现大洋四十元,凡简任职各厅长、道尹、处长、局长、总辦(办)、会辦(办)、特派交涉员、官产处长皆属之”;“禄字每份现大洋三十元,凡属任职各县知事、设治员、税捐局长、墾(垦)植局长等皆属之”;“寿字每份现大洋二十元,凡简任机关各厅、道、处、局暨交涉署之秘书科长、书记官长、审理员等皆属之”;“喜字每份现大洋一十元,凡警务处之督察长、视察长、警察局长、警察所长、烟酒分局长、卷烟特捐分处长暨政务厅科员等皆属之”。为了防止任何机关和人员逃避上缴“礼金”,汤玉麟命人从官员工资中直接扣除应缴纳的礼金,所有官员无一躲过此劫。

    1927年12月30日,热河都统署政务厅为庆祝“太夫人七旬晋六寿诞”再次发函:“凡我部属同仁,理应援例庆祝。兹经公议表决,仍照上年办法,军政两界合办。”同时为确保上缴“礼金”数目,还要求“政界各厅道处局署,自秘书科长以上以及各附属局长所长各县知事各设置委员,均按月俸十分之一摊派公份,藉表微忱”。当时,热河下辖15县、3个设治局,可想而知,仅汤玉麟母亲一次生日,他就能搜刮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银元的钱财。除去为母祝寿,女儿出嫁甚至孙女满月等等,都成为汤玉麟明目张胆、公开敛财的机会。

寓禁于征    制销鸦片税捐繁多

汤玉麟(右二)与张作霖等人合影

    汤玉麟担任热河都统期间,巧立名目、极尽搜刮,并未满足其欲望,制售鸦片成为其眼中的“生财之道”。1926年,刚上任的汤玉麟就以“筹措军饷”“救荒手段”“顶代财源之缺乏,填补财政收入之手段”等冠冕堂皇的理由,强令百姓种植、制销鸦片,从中牟取暴利。为此,他让经营鸦片成为一种“正当”行业,只要纳税,种植、加工、贩卖等都可以公开进行。当时,有人称“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军阀当中最善于利用鸦片,经营鸦片事业的再没有人能赶得上汤玉麟”。

    1925年末,热河省政府设立专门负责鸦片事务的机构——热河省禁烟总局。禁烟总局主要负责全省内关于鸦片的所有事务,各县设立禁烟分局。1926年,汤玉麟任命其长子汤佐荣为禁烟总局局长,各项章程逐渐“完善”。禁烟总局以禁烟为名,实则为“种烟总局”。

    汤佐荣上任后,大肆鼓励种植“烟苗”、制售鸦片,并设立了名目繁多的税捐罚金,如种植地亩有“禁烟地亩罚金”,熬制鸦片、制造烟膏有“烟膏罚金”,吸烟人群有“吸户罚金”,开设烟馆吸烟有“烟户烟灯捐”,贩运出口有“出境捐”,等等。此外,禁烟总局还直接向各县分配种植面积,按照分配亩数征收禁烟罚款,如果面积不足,则加倍罚款,各县也纷纷如法炮制,层层加码,烟户唯有加倍种植才能少交罚金。禁烟总局不但强迫农户种烟,而且强迫百姓吸烟,按户摊派,甚至不吸烟者也要缴纳“灯捐”。

    大范围地种植、制售鸦片,让汤玉麟达到了中饱私囊的目的,却给当时的热河造成了深重灾难。一方面,种植鸦片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另一方面,吸食鸦片摧毁百姓健康。当时,就连驻扎热河军队中吸食鸦片者也大有人在,百姓戏称他们为“一手拿手枪,一手拿烟枪”的“双枪兵”。

任人唯亲    打造热河“独立王国”

汤玉麟

    汤玉麟担任热河都统后,便开始着手打造自己的“独立王国”。在军队中,他任命三弟汤玉山为58团团长,四弟汤玉铭为炮兵旅长,五弟汤玉书为骑兵旅长,侄子汤保福为工兵营长,妻兄夏维士任工兵营长。热河各要职部门更是由至亲把持:长子汤佐荣任热河省禁烟局局长,次子汤佐辅任热河省财政厅厅长,大女婿周铁铮任阜新县知事,二女婿任阜新税捐局局长。汤玉麟的亲信党羽依仗汤玉麟的手中特权恣意贪腐,大肆敛财。

    汤玉麟几乎不放过任何搜刮钱财的机会。1930年春,汤玉麟向林西县的庆陵伸出“魔爪”,他不顾社会舆论,命令汤佐荣率兵以军事演习为名,偷挖内蒙古巴林左旗白塔子王坟沟辽圣宗、辽光宗、辽道宗三个皇帝的陵墓,并将帝后“哀册”等出土文物全部占为己有。同年,汤玉麟耗巨资在天津租界兴建一座私宅,装饰气派,陈设华丽,极尽奢华。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军占领东北全境,继而又向热河推进。1933年,日军侵占热河前3天,汤玉麟急忙征集汽车并扣留前线军车200余辆,将多年搜刮而来的金银细软、文物古董等运往天津租界豪宅中。随后,汤玉麟弃守热河,携家带眷仓皇逃往滦平。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5月18日 总第3221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