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从临仙馆到辞仙涧

作者:解黎晴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9-04 星期二

    临仙馆里喝擂茶。看窗外,几点疏雨,桃花含苞鲜嫩,一线流泉浅浅地消瘦在水源洞……

    喝擂茶,是湖南桃花源的习俗,无论酷暑、寒冬,将炒花生、炸豌豆、腌萝卜之类摆放在桌上,细品碗中擂茶,虽非筵羞石髓,但却别有风味。一层茶水,一段清香,一串掌故。擂茶传为东汉初年,伏波将军马援南征五溪蛮,因军中发生疾疫,制以避瘴。一说三国时期,张飞率军取武陵郡,巡阅至桃花源,军中暑盛,酿成大瘟。土人献祖传“三生饮”治之,服者便愈,遂流传至今。其方为生米、生姜、生茶叶三味,外加茱萸,用水泡,佐以食盐少许,入擂钵,用山茶木或花椒木擂制成浆,沸水冲之即成。“三生饮”即秦人擂茶,俗称“擂茶脚”,又名“五味汤”。饮之可以释烦、消暑、驱寒、避邪。

    马援和张飞都因饮擂茶而得福。看来,游桃花源辞仙涧,不先尝擂茶的滋味,又怎能领略其相得益彰的风采。

    过临仙馆。走在垭口,心缠绵空谷弥漫的烟云,双脚随竹径一步步向下。转过山嘴,众壑争奇,杂树蔽空,一亭蔚然隐秀其中。这就是寻契亭。取陶渊明诗中“高举寻吾契”之意。亭侧有两株高高的藤黄檀。当所有的花木嗅到春的讯息而苏醒,她俩仍在睡懒觉。待睁眼醒来,岭头涧底一派绿暗红稀,这才慌慌张张地吐出一片片新叶,故此,人们送其“傲春”的芳名。到此寻真契,沉默的“傲春”檀洒落几声鸟啼,啼声悠长,有时走漏消息,流入桃花仙子潭,波纹舒展深深的情愫……

    走在寻契亭的路上。过山塘,复向北数折下幽谷,为既出亭。以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既出,得其船”句命名。唐代建亭立碑,亭踞涧右石崖,翼然高耸,势欲奋飞。倚亭上望,可见江南稀有珍贵树种“红果猴欢喜”。梳齿般的枝头吐出一丛小花,仿佛聚集着一只只蝴蝶乘着微风翩翩起舞。遥想深秋果实炸裂,酷似小猴笑脸。远远望去,绿荫中似有无数猴头嬉戏。

    风乍起,辞仙涧溪水泛波。沿溪而下,不觉踏上向路桥。桥面对高峰,溪壑幽深,唯闻湍流冲激之声。桥因“便扶向路”而得名,传为武陵渔人辞出所经,但辞仙涧流水从不抱怨被人疏忽,且在寂寞中避免了肤浅。

    山鸟一声,引来一阵急雨,洒落桥前,弹奏池中残荷。坐在游廊式桥屋凳上,可见桥上悬联多幅,蕴含典故,寓意颇深。“秦汉兴亡付流水,神仙消息问桃花”等均可被目光一一梳过。

    在桥屋读着渔樵仙隐的故事而暂避一时,似算不得浪漫。不想长凳却给人留有思考的位置。风雨兼程,将会晤粉红痴情。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9月3日 总第326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