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轰动一时的“不怕死”事件

——一部美国影片在中国的上映与被禁

作者:特邀撰稿人 蒋 梅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11-21 星期三

    1896年,一名法国人带来了一部电影短片,在上海徐园的游乐场中放映,中国观众感到非常新奇,竟能从一块白布上看到异国的风情,自此电影传入中国。第二年,又有美国商人携带影片到上海放映,其中多为介绍世界各地风光的纪录片以及滑稽短片,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

    民国时期,电影业迅速发展,但个别影片里出现的对某地域或民族不尊重的情节,常常会引起轩然大波。其中,美国影片《不怕死》在中国放映后,就曾引发了轰动一时的“不怕死”事件。

洪深观影 引发“不怕死”事件

1921年《影戏杂志》创刊号封面上刊登的哈罗德·劳埃德头像
1923年10月,《申报》上刊登的由哈罗德·劳埃德(即罗克)主演的电影广告。

    1930年2月21日,位于上海租界内的上海大光明影院和光陆大戏院开始放映影片《不怕死》,这部影片由美国派拉蒙公司出品,哈罗德·劳埃德主演。哈罗德·劳埃德是美国著名喜剧演员,同时也是导演和电影制片人,他演出的角色多为穿着三件套西装、戴高礼帽的学者形象。有人说,他这个喜剧典型要比查理·卓别林在美国更为流行,哈罗德·劳埃德主演的影片卖座率经常超过查理·卓别林和巴斯特·基顿。20世纪20年代前后,哈罗德·劳埃德以“罗克”之名风靡中国,并给中国观众带来了难得的“人生的欢乐面”。上海的电影院不止一次放映过哈罗德·劳埃德的影片,有人评论“凡观过罗克之影片者,无不赞美,咸谓罗克之做工,不仅偏于滑稽,且含有讽世意味。最可贵者,其滑稽表情,皆出于自然,绝无勉强及假借化妆之力”。然而,1930年发生的“不怕死”事件,却使哈罗德·劳埃德失去了中国市场的支持与中国观众的喜爱。

    影片《不怕死》讲述了一位美国植物学家受聘在旧金山中国城稽查绑票贩毒集团的故事。在影片中出现的中国人形象多为形貌猥琐之辈,女为小脚,男抽鸦片。片中还出现过这样的镜头:哈罗德·劳埃德饰演的植物学家扭住一名华人老头的小辫子并戏弄他。

    《不怕死》在中国上映当日,就有35位观众出于愤怒写信给《民国日报》,认为“这张影片内描写的滑稽完全是以侨美中国人的丑恶来开玩笑的资料,这张影片内奸诈的表现完全以侨美中国人的扮演,简直塌尽了中国人的台,丢尽了中国人的脸”。这些观众表示:“如果他们不停止映演这张完全侮辱华人的影片,请注意,我们中国人也有热血,我们中国人也会不怕死的。”

    次日,著名剧作家及电影编导洪深来到上海大光明影院观看电影《不怕死》。洪深曾在北京清华学校学习,毕业后留美,回国后在上海担任复旦大学、暨南大学教授。留美期间,他体会到“无论美国人怎样恭敬你,待你有礼貌,和你亲热,那鄙视华人的心理,不知不觉地会显露出来,使得你感到难受”。据洪深自述,事发当天他的朋友请他去看电影,友人本想前往卡尔登戏院观看范朋克主演的影片,洪深则因范朋克曾演过华人用发辫自缢等情节的电影,且并未有丝毫道歉改过之意,因此不愿去看,遂决定改去大光明影院观看《不怕死》。在观影中,洪深感觉该影片里对华人的“戏弄、侮辱和污蔑”更为恶劣。当影片播放到哈罗德·劳埃德向华人买花,将钱扔在地上时,洪深愤然离场。下一场电影放映前,洪深返回影院,登台演说,将影片中侮辱中国人的情节告知观众,呼吁大家拒绝观看,并声明“我们是中国人,不能默受这样的侮辱与诬蔑,我们不应当再看这张影片”。洪深的演讲得到了不少观众的响应,部分观众前往售票处要求退票。影院总经理高永清知道该事后,命人把洪深强行拉入办公室,并报告租界巡捕房。巡捕将洪深带走询问约3小时后,才将他释放。洪深回到家后,立即上呈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呼吁禁止此片在美国及其他国家上映。这就是轰动一时的“不怕死”事件。

戮力同心 共驱辱华影片

    “不怕死”事件一起,舆论大哗,大家对洪深的支持形成了“一边倒”的形势,就连当时上海外商经营的报刊都认为“这是中国进口的类似影片中最糟的一部,任何看过该片的中国人都会被激怒。”

    最先积极支持洪深的就是上海的知识分子。南国诗社等戏剧团体发表联合宣言称:“帝国主义对华侵略,在经济上,在文化上,无所不用其极,而近更假借电影之表现,在国际上,作丑恶之宣传,作迷惑之麻醉,淆乱黑白,混人听闻,其影响不仅侮辱华人而已”,建议“作直接之取缔”。随后,上海影戏界同行们也开始用实际行动来抵制该电影的上映。许多观众自发抵制该片,“有的用保安剃须刀在黑暗中把坐垫的皮面割破,有的买了广东爆竹带入场中燃放,有的把阿姆尼亚汁洒在场内,弄得奇臭不可向迩,观众都纷纷掩鼻而走。这样一来,戏院的营业大受影响,门可罗雀,不得已只有都暂停营业”。

    最后,国民政府电影检查委员会也介入此事,采取一系列有效行动,掀起了一场围绕“抵制辱华影片”的民族主义运动。国民政府行政院、国民政府教育部以及国民政府电影检查委员会等部门全体出动,令各报馆禁登上海大光明影院和光陆大戏院的广告、令上海市各影院禁映哈罗德·劳埃德主演的影片,国民政府教育部、内政部转饬全国各省市政府所属电影检查机关、国民政府行政院转饬外交部向美国政府提出交涉,国民政府江海关监督公署严密查扣该片杜绝流传,国民政府上海市执行委员会通过了各项惩戒措施。

    实际上,在《不怕死》电影放映前,国民政府上海市电影检查委员会就认为个别欧美影片涉及中国事情或者华人角色,“往往以不合事实,不近情理之资料,为嘲笑侮辱之描写”,而这些影片流传世界,必定有损中华民族形象和国际地位,因此建议取缔辱华影片。但因为上海的特殊情况,大部分电影院位于租界内,中方权力鞭长莫及,对于租界内的电影检查只能通过与租界当局反复协商解决。就在国民政府上海市电影检查委员会为租界电影检查难以进行而寻求对策之际,“不怕死”事件爆发,该事件对租界电影检查的主导权提供了难得的机会,成为华界电影检查权得以深入租界的突破口。

    抗议影片《不怕死》辱华的活动从上海迅速发展到全国各地,天津、湖北汉口等地的电影院都将已经或准备上映的《不怕死》影片拷贝退回发行商——东方百代公司,该片实际上已无法在租界之外的其他影院放映,发行商的经济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上海大光明影院、光陆大戏院分别登报向国人道歉。最终,哈罗德·劳埃德也正式去函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声明自己完全无意触犯中国人的民族尊严。他认为整个事件是个误会,影片不过是娱乐,任何以为此片是对中国人的负面描写都非其本意,并就该片正式向中国人民道歉。鉴于哈罗德·劳埃德的正式道歉,国民政府上海市电影检查委员会才允许他主演的其他影片在中国放映,沸沸扬扬的“不怕死”事件以抗议方的胜利宣告结束,上海租界及外商影业从此也被纳入国民政府的电影检查体制。

        

国民政府外交部为订期会商取缔各国侮辱友邦电影问题
希望届时派员出席事致内政部函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1月16日 总第3298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