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笙歌过后是枪炮

——“天津事变”几小时前的两场盛大婚礼

作者: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4-15 星期一

“满城飞炮火,比户有鸳鸯”

    1931年11月8日(农历九月二十九)是旧时“黄历”上标注的“最宜婚嫁”的“黄道吉日”。当天下午,天津的很多人家娶亲嫁女,操办婚宴,天津城内喜气洋洋,笙歌阵阵。这天夜晚,日本侵略者纠集一伙乌合之众,在天津市内制造了一起武装暴乱事件,史称“天津事变”。这伙人不穿军装、没有番号,习惯上称之为“便衣队暴乱”。晚10时许,“便衣队”在日本驻军炮火掩护下袭击天津市警察机构及政府机关,城内枪炮声大作,交通断绝,大批难民流离失所,许多无辜民众在混乱中致死。由东北军组成的天津保安队对实施暴乱的便衣队给予痛击,日租界内军警宪兵与天津保安队激战数小时,双方伤亡众多。天津事变的猝然发生,天津城内的许多新婚夫妇在这个“黄道吉日”的晚上并未享受洞房花烛的浪漫温馨,而是度过了一个胆颤心惊的不眠之夜。

    1931年11月19日,《北洋画报》对两场婚礼的报道。

    天津事变发生后,市面萧条,百姓人心惶惶,大户人家纷纷搬进英法租界,有的投亲靠友,有的赁屋而居,一时租不到房子的只好暂住旅馆。一些家中有适龄之女的平民百姓,已经有了人家尚未过门的,即以一乘小轿鼓乐齐鸣地送至夫家,嫁妆等项一概免除。于是,天津街头时见小轿来来往往,送亲的人们眉宇之间少了点喜气,多了些愁容。为此,有人写诗记之,诗云:“满城飞炮火,比户有鸳鸯。”

张蔡婚仪如“市长大会” 段张喜宴现“神秘嘉宾”

    在天津事变发生前举行的众多场婚礼中,最具名人效应的两场婚礼:一是张学良的三弟张学曾与北洋大学校长、天津英租界董事蔡绍基的女儿喜结连理;一是段祺瑞的侄子段茂瀚与北洋显宦张国淦之女张傅珍结成秦晋之好。1931年11月19日《北洋画报》的《张段婚礼补述》一文写道,张家和段家是天津最阔绰、声名最显赫的两个家族,这两场婚礼可称轰动津门的盛事。

    张学曾与蔡绍基女儿举行结婚典礼的地点选在英租界工部局大楼——戈登堂,这里是当年天津各界公认的举办喜庆宴会最为高档华贵的场所,寻常人家难以登堂入室。新郎张学曾的两个哥哥均非等闲之辈:张学良是中华民国海陆空军副司令,张学铭是天津市长,新娘的父亲身为天津英租界董事,租界当局以“联络华英感情”为由,特许参加婚礼的嘉宾假道不对中国人开放的“英国花园”进入戈登堂正门。婚礼于11月8日下午2时举行,天津社会名流、政界闻人到场致贺者众多。在悠扬的乐曲声中,蔡绍基手携爱女缓缓步入礼堂。4名伴娘和一名总伴娘在前引路,5位佳丽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尽态极妍,观礼者在争相竞睹新娘华美仙姿的同时情不自禁地把目光移向她们,一时目不暇接。来宾中有人窃语道:“彼等今正当练习为新人时也。”仪式总司仪是天津市政府秘书长邹尚友,伴郎是张学曾的好友宁向南,证婚人为张家的儿女亲家、北洋政府前国务总理靳云鹏。男方主婚人张学铭有三重身份:新郎之兄、天津市市长,兼代表张学良。介绍人青岛市长胡若愚因故未能到场,特请天津市财政局局长张国忱为其代表。嘉宾中还有北平市市长周大文、沈阳市前市长李德新和天津市前市长崔廷献等。观礼众嘉宾不禁感叹道:“今日盛会,不啻为华北各市长之大会也!”婚礼仪式很简单,靳云鹏宣读结婚证书,新郎新娘互赠信物后相互行三鞠躬礼,再对来宾致三鞠躬礼。礼毕,张学铭在致辞中说:“今正当国难未已之时,本不应举行此种喜庆典礼,惟早已择定日期,不便更改。因此,今日招待甚为简陋,请各位来宾原谅。”片刻之后,礼堂上悬挂着的一个大花钟微微旋动,花瓣纷飞飘落,来宾纷纷欢呼鼓掌。一对新人走下舞台后,手切“大喜饼”分赠在场来宾。因当时正是“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不久,张宅未设晚宴,来宾多就茶桌品茗。惟娘家亲戚为贵宾,不可免宴,原定在蔡家经营的熙来饭店备有西餐,但因事先得到消息,“便衣队”已在此埋伏伺机滋事,于是临时决定将宴席移至朱家胡同蔡宅。当晚,婚宴尚未结束已闻枪炮声不绝于耳,众宾客侥幸躲过劫难,但仍心有余悸。


    
1931年11月《天津商报画刊》“天津事变专号”

    段宅的婚礼在津门著名的永安大饭店举行。饭店礼堂上悬挂巨型红色电管双喜字,新颖壮观,吸引不少路人围观。新娘张傅珍的父亲是北洋政府元老张国淦,先后在袁世凯及黎元洪执政期间任总统府秘书长、国务院秘书长等要职。新郎段茂瀚是段祺瑞的远房侄子,其兄段茂澜时任天津电话局局长兼南开大学教授。因张国淦与段茂澜均为政界、学界名流,交游甚广,因此贺客如云。婚礼原定于下午2时举行,后延至4时,原因是等待一位“重量级”人物出场。这位“神秘嘉宾”就是男方的主婚人、多年来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的北洋政府前执政段祺瑞。段祺瑞1926年下野后杜门不出,此次听闻侄子大婚,兴致勃发,自告奋勇,破例亲自主婚。得到这一消息的人们,均欲一睹昔日“北洋之虎”段祺瑞的尊容。当日午后,各界来宾将永安饭店礼堂围得水泄不通。此外,介绍人王揖唐和朱庆澜,也是当年政坛风云人物。除政、学两界社会名流外,来宾中还有天津电话局的众多员工,皆为捧局长段茂澜场而来。他们虽为宾客,同时也负责招待男女双方亲友及其他来宾,前后忙碌,鞠躬如也。晚宴上,这些员工因照顾其他来宾而无暇尽兴饱餐,待送走来宾后,才得以大快朵颐。不料想,宴毕归去时恰逢便衣队与保安队激战不休,他们心惊胆战地在饭店中躲了一夜才逃过这场火光之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4月12日 总第335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