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南京人民对南京解放的历史贡献

作者:特邀撰稿人 夏 蓓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4-22 星期一

    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占领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第二天下午,“毛主席起床后,手里拿着《人民日报》号外,从屋里来到了院落的凉亭里,他坐在藤椅上,看起报纸来。因为报纸上登的是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消息,所以他看报纸时心情是很高兴的。看完报纸,也没有在院子里散步,也没有和任何人交谈,他就回到办公室去了。在办公室里,又把报纸看了一遍,边看边在报纸上画了一些杠杠和圈圈”。看完报纸,他就给刘伯承、邓小平写了贺电,又挥毫写下了那首著名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抒发了欢庆南京解放的革命豪情。

    今年是南京解放70周年。南京的解放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上有着特殊的意义,它宣告了国民党政权的灭亡和彻底失败。南京的解放离不开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离不开人民解放军的英勇战斗,离不开中共南京地下党的周密配合,更离不开南京人民的大力支持和无私奉献,南京的解放深刻地揭示了“历史由人民创造,伟业由人民书写”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献房屋捐门板助攻顽敌

    浦口位于南京的长江北岸。1949年4月21日清晨,我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35军104师准备解放浦口。浦口南圩村有一条三汊河从村中穿过,河北岸是30多户农家土屋,河南岸有一座敌人的碉堡,碉堡内有一群国民党军还在进行着顽固的抵抗。为了消灭村内的敌人,我军首长到农民家中与村民商量,想借用他们的房屋作工事,21岁的女村民包长英带头献出了自己的房屋。在她的带动下,其他的村民也积极响应和支持。而后,包长英还带头捐出自家的门板,并组织村里的青年帮助解放军在三汊河上搭起一座浮桥。

    夜晚,战斗打响,枪声、炮声、呐喊声不断,我军官兵个个好似猛虎,向敌人的碉堡冲去。此时,包长英又召集起部分村民为负伤的战士包扎伤口。不到半个小时,河对面的国民党反动派残兵丢下碉堡,仓皇逃跑。军民携手打了一个漂亮仗。22日深夜,浦口解放。

驾驶“京电”轮运官兵渡江

    1949年4月23日傍晚,解放浦口的我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35军13师的5名侦察员,乘小船直驶长江南岸,停靠在南京下关发电所煤运码头。侦察员们来到发电所,请求厂长借船运送解放军过江。厂长韩德举迅速安排船老大黄兴发、大副钮其郎、司炉吴诚聚、轮机长戴仁芳和水手缪金泉、黄纪发等人去开“京电”轮。他们登上轮船后,发现炉膛里的煤已经烧尽,蒸汽压力仅有标准数值的5%,按常规要烧两个小时才能达到压力要求。司炉吴诚聚立即开足鼓风机,迅速将煤投进炉膛,两名战士也抢上前去帮助铲煤,仅用1个小时就将蒸汽压力烧足。几名船工迅速驾驶“京电”轮,载着我军侦察员向浦口驶去。

    “京电”轮抵达浦口后,我军首长跳上甲板,热情问候船工。13师师部的侦察科科长沈鸿毅立即率领307团侦察连上船,作为先遣部队到达南京。晚上9时许,我军主力部队开始乘“京电”轮渡江。黄兴发等运送第一批解放军渡江后,发现锅炉房存煤不足,吴诚聚和两名战士迅速钻进又闷又热的太平舱,取出紧急情况下才能使用的1吨多煤,保证了燃料供应。就这样,他们顺利地完成了运送307团官兵的艰巨任务。

运送人民解放军渡江的“京电号”小火轮

组织职工共同保护电厂

    “首都电厂”承担着整个南京城所有用电的发电任务,是南京最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之一。1949年2月,国民党军队在溃逃前曾扬言要炸毁“首都电厂”。中共南京市委十分重视电厂的护厂工作,认为该厂厂长兼总工程师陆法曾是全国电业界的权威,有正义感,争取他的支持至关重要。于是,南京市委工人工作委员会就派委员鲁平带着陆法曾的堂妹陆菊如(中共党员,在解放区工作)的亲笔信,到新街口营业大楼秘密和陆法曾见面。

    鲁平见到陆法曾后,说明自己是从解放区来的共产党代表,希望他在南京解放前夕做好电厂的保护工作,为人民立功。陆法曾表示愿意尽自己的力量保护电厂,并对鲁平说:“你在南京人地生疏,开展工作不方便,以后有关护厂的事可找我的堂弟陆佑曾(下关发电所工程师)商量,你的安全由我负责。”此后,鲁平每个星期都秘密会见陆佑曾,共商护厂工作。电厂不但迅速成立了工人纠察队、应变会等组织,还把职工家属都接到厂里,并储备了够用半个月的米、柴、油等生活必需品,组织职工来共同保护电厂,准备迎接南京解放。最终,保住了“首都电厂”,维护了城市正常运转。

护厂纠察队保全兵工厂

    南京六○兵工厂的前身是1865年李鸿章创办的金陵机器制造局,是中国重要的工业制造基地。1949年1月,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指示六○兵工厂党组织要团结该厂留在南京的失业工人,不要使他们走散,以便解放后迅速恢复生产。该厂党小组组长宋家耀动员党员在1月29日春节前夕,以“向兵工署申请补助米”的名义,组织了一次工人登记,通过登记,他们与该厂几百名失业工人取得了联系。

    2月,宋家耀等又根据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的指示,发动工人开展护厂斗争。为了掌握工厂的内部情况,做好护厂准备,宋家耀通过其兄在厂保管所工作的关系,打进了工厂的警卫队当了警卫。他还在工人宿舍召集党员开会,对护厂工作进行布置。4月22日夜,我军突破敌人长江防线,南京国民党军政机关连夜逃跑。4月23日,宋家耀迅速组织了一支以中共地下党员为核心的20多人的护厂纠察队,对工厂实施保卫工作。

    南京解放后的4月29日,我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后勤部的军代表到该厂接管,宋家耀向军代表汇报了护厂情况。同时,将几十座厂房、30余台机器设备、水电系统,还有国民党留下的4000包大米及大批军用被服物资完整地移交到人民军队手中。在军管会的领导下,六○兵工厂在5月7日就正式复工生产。

电台完好交给解放军

    1949年4月22日,国民党在南京的守军仓皇逃走,南京城内一片混乱。为维护社会秩序和保护城市的重要设施,中共南京市委警察运动委员会西郊区负责人杨辉,要求在新河口警所的中共地下党员谢家声带领人员把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监护起来。

    当天傍晚,谢家声与中共地下党员王德钰等携带武器,带领一个班的人员进驻电台后,佩戴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郊挺进队”的袖章开始张贴布告,对那些妄图破坏的反动派发出了警告。当时,电台附近的国民党溃军有100多支步枪、3挺机枪和两门六○炮。谢家声等进驻电台后,当即向国民党溃军发出警告,要他们认清形势,向人民靠拢,不要轻举妄动。同时,谢家声还向电台员工宣传我党的政策,动员他们做好播音和护台工作。

    4月24日清晨,电台用极其欢快的乐曲和“南京广播电台”的呼号,播出了南京解放的消息,顿时全城沸腾。25日清晨,我人民解放军第35军派部队前来接收电台,谢家声等把电台完好地交给了解放军。

解放后商店及时复业

    南京是国民党中央政府所在地,是一个消费城市,商店数以万计,店员众多,仅百货商店就有700百余家。店员系统的中共党员发动店员群众阻止资本家搬迁货物去外地,提出“人在商品在”的口号,并把宣传共产党的城市工商业政策传单寄发给厂商。其中,一家百货公司有几十箱货物装上卡车要运往上海,被组织起来的店员发现,他们通过劝说店主,最终把货物从卡车上搬了下来。通过大家共同努力,新街口、夫子庙、三山街等繁华商业地区的商店也都保护了下来,保证了南京解放后能及时复业。

    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朱家骅在逃离南京前痛心地承认:“他们(指共产党)的工作做得好,老百姓都跟他们了。”

    今天,我们回忆70年前南京人民与中国共产党、人民解放军的鱼水深情,就是要再一次证明,南京的解放和新中国的成立,人民群众功不可没,人民是创造历史的主人,是苍茫大地的主宰者。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4月19日 总第3362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