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学生慕诚争得婚姻自主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5-27 星期一

    1919年五四运动后,知识分子倡导的男女平等、婚姻自由观念渐入人心。但由于传统思想根深蒂固,在20世纪20年代初的现实生活中,父母包办婚姻的现象仍为主流,很多男女在婚前甚至未曾谋面。如果想要争得婚姻自主,不仅要与父母做抗争,还要背负着巨大的社会压力。因此,真正能够做到婚姻自主的男女只是凤毛麟角。1922年,《现代妇女》杂志第10期上刊登了《我的订婚的经过》一文,作者署名“慕诚”。其中,记述了他从父母包办订婚到解除婚约,最终自主订婚的曲折经历。

“不得一个知己,宁可独身到老!”

    民国时期,乡下人订婚都很早,一般家庭的男性多在18岁前就结婚了,女性会更早些;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虽然稍晚,但最迟也要在20岁前完婚。慕诚的3个兄弟都是在18岁结婚的。他因在外求学,所以延至19岁才开始议婚。父亲并没有与他商量,就做主订妥了一门婚事。

    当时,慕诚正在读中学三年级。当他放寒假回家后才知道,自己的终身大事已由父亲订下。他听说女方未曾读过书,就要求女方去求学,但他每次放假回家得到的消息总是“女方尚未读书”。中学毕业后,慕诚终于向父母声明,如果女方不去读书,自己就不承认这门婚事。

    慕诚的父亲没有马上表态,但他的哥哥、嫂子们却一个个冷嘲热讽地不肯答应:“父母定了的事,是你想取消就能取消的?人家已把女儿许给了你,你不要她,今后谁还能要她?她的名誉从此扫地了,没有人家要了,如果寻了短见,那就是你逼迫的!”尽管没有一个人对慕诚表示同情,但他坚信自己这么做没有错。

    暑假后,慕诚考入大学。他在校园里静静地想了几个月,最终下定决心取消这个婚约。他给父亲写了一封长信:“……等我大学毕业了,她却连小学都没有读过,知识程度相差太远,将来不会有好的结果……为了双方幸福起见,望您把这婚约取消了吧!”同时,他也给女方的父亲写了一封信:“我知道您满意我,但不知道您的女儿是否满意我,我不想做您的女婿,因为个人意见不同,不能说好女婿就是好丈夫,也不能说好儿媳妇就是好妻子……为了双方的幸福起见,望您把这婚约取消了吧!”

1922年,《现代妇女》杂志第10期上刊登的《我的订婚的经过》一文(部分)。

    等了两个月,家里也没有任何回音,慕诚忐忑不安起来。他猜测着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父亲肯定动气坚持完婚;女家不肯解约;女方知道解约后已经寻了短见……这些可怕的想法日夜萦绕在慕诚的脑海。最后,他心一横:“罢了,怕什么,倘若不能达到目的,我就不再回家了!哪怕父亲动怒,让我失去了求学的机会,我也心甘情愿!”

    两个月后,父亲因事来到上海。慕诚见到父亲后,把父母包办婚姻、子女早婚等种种的不好和对于现订婚事的不满,一股脑地讲了出来。父亲沉默了许久说:“婚约可以取消,不过你到底心里决定了没有,不要为了一时血气……要知道,这事不是儿戏,与各方面的名誉都有关系。如果取消了婚约,你要好好干一番事业,方不愧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慕诚说:“我想了半年,我坚信自己的选择不见得结果不好!”

    慕诚回到学校后,为表明自己坚定的决心又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他在信的末尾写道:“我不到经济独立时不结婚!不得一个知己,宁可独身到老!”

    慕诚的父亲是开明的,女家也因与其父感情很好,婚约总算和平解除了。但慕诚那年放假回家时,乡下的族人都在骂他,慕诚均以沉默来抗争。

“她就是我生平未见过的好女子”

    此后,慕诚专心读书,大学毕业前,再未提及婚事。然而,在他大学毕业工作稳定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婚姻问题就成了头等大事。一段时间内,也有人为他提亲,但始终姻缘未到。

    后来,公司派慕诚到内地一所医院负责工程管理。在公事之余,慕诚常和美籍女院长闲谈,并得知院里有一位青年女医生刚从医科大学毕业。没过多久,他们逐渐熟悉起来,慕诚看女医生行事大方得体,心中渐生爱慕。

    一个月后,当院长得知27岁的慕诚尚未成婚时,甚为惊异,因为这个年龄的男子尚未结婚的确少见。院长因此向他介绍了也尚未婚配的青年女医生的情况:她自幼父母双亡,由院长抚养长大,上大学的学费也是医院借给她的。

    此后,虽然慕诚与女医生每天都能见面,但限于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观念,不能和她聊天。但慕诚认定“她就是我生平未见过的好女子”。他心想,一定要向她求婚,即使她不答应,也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他写了一份个人简历交给院长,请她帮忙。

    院长知道慕诚是一个有志青年,表示愿意从中做媒,但为慎重起见,又让他写了一份包括家庭情况在内的更为详细的简历。院长阅后很满意,但仍说:“这都是你自己说的,你再介绍一个人给我问问,方为正当办法。”慕诚就让一个朋友写信给院长,告诉她自己的历史,后又请了几个朋友证明自己未曾结婚,还找出与朋友的通信,选出几封谈论婚姻话题的信给院长看,终于得到院长的信任。没过多久,院长就告诉慕诚说:“她已允了!”

勇敢抗争 自主订婚

    第二天晚上,慕诚和女医生一起来到院长家,3个人开了一个谈话会,讨论了关于婚事上的种种问题,甚为融洽。于是,慕诚向女医生正式求婚,她羞涩地点了头。就这样,院长作证,共同写了一张证书,宣布他二人正式订婚。女医生说:“我在离开医院前一定要还清学费。”慕诚问:“我可以帮你还清学费吗?早些还清了,你可以早些自由。”她答道:“可以,不过,我将来定要还你,我不愿自己用了的钱,连累到别人身上。”慕诚说:“我们结婚后,这钱到底是谁的,恐怕你也分不清了吧?”她听后莞尔一笑,脸颊泛着红晕说:“不过,我在这里至少还要两年,希望能够积累更多的经验,为将来的工作打下基础。不然,我苦读五年的医学做什么?”慕诚非常赞成她的想法。

    此后,慕诚和女医生在相处中彼此更加了解,也更加满意。慕诚感到平生未曾有过的愉快和幸福。但是,在当年男女有别的社会里,除院长和一两个朋友支持他们外,其他人对他们投来的都是异样的眼光。在这些人眼中,好像婚姻自主、男女交往都是大逆不道的。

    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慕诚坚信,要改变旧的传统观念,就要付出牺牲,只要坚定信念,勇敢抗争,这样落后的意识和现象就不会永久。慕诚说:“从君主国改革为民主国时,流了许多志士的热血,做改造政体的代价。那么,从代订婚制改革为自主婚制的过渡时代,新制度的优点尚未为大家认识之前,普通人难免有种种怀疑,就发出许多议论来。实际上,和我们的人格是毫无关系的。就算是吃亏,也是我们做先锋的人应当担承的。”我们通过个故事,也可看出当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5月24日 总第337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魏安宁(实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