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老照片

20世纪30年代的杭州西湖

作者:刘鹏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6-10 星期一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从古至今文人骚客笔下的西湖都被赋予了各种各样的风情,白居易《钱塘湖春行》中“水面初平云脚低”;苏东坡《饮湖上初晴后雨》中“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郁达夫说杭州》一书中,这样写道:“秋后的西湖,自中秋节起,到十月的前后,有时候也竟可以一直长到阴历十一月的初头,我以为世界更没有一处比西湖再美丽,再可爱的地方。”在诗人、作家眼中,无论是水是山,或晴或雨,西湖都是美好奇妙的。

    笔者收藏了一本西湖风景老相册,册中有28张泛黄的照片,虽然没有摄影者姓名,但每张照片都有标注,如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花港观鱼、孤山放鹤、三潭印月、柳浪闻莺、南屏晚钟等。

    苏堤春晓俗称苏公堤,是一条贯穿西湖南北风景区的林荫大堤,乃西湖十景之首。它是由北宋大诗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河泥构筑而成,后人为了纪念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功绩将之命名为“苏堤”。苏堤卧波,两旁遍植桃柳,另有海棠、芙蓉、紫藤等40多个品种的花木,四季景色各异。每逢阳春三月,杨柳夹岸、艳桃灼灼、掩映湖面,真是万般风情任人领略,故称之为“苏堤春晓”。苏堤由南而北有映波桥、锁澜桥、望山桥、压堤桥、东浦桥和跨虹桥,望山桥南面的御碑亭里立有康熙皇帝题写的“苏堤春晓”碑刻。最动人心的,莫过于晨曦初露,月沉西山之时,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置身堤上,顿感心旷神怡,难怪有诗道:“树烟花雾绕堤沙,楼阁朦胧一半遮。”

    曲院风荷,西湖十景之一。它位于西湖西侧,属苏堤右侧、岳庙前侧,靠北山路,以夏日里观风中之荷而著名。“曲院”原是指一家酿制官酒作坊使用的酒曲。据说,在南宋时期,九里松洪春桥南有一家酿造官酒的作坊,叫曲院,取金沙涧之水以酿官酒。那里曾种植有许多荷花,到了清朝定名为“曲院风荷”,并在苏堤跨虹桥迤北,建造了一座碑。东面原有敞堂三间,又有迎熏阁、望春楼,及曲径和走廊,临湖种植了荷花。每逢夏日,和风徐来,荷香四逸,步入波香亭,顿时熏然醉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境中。

    平湖秋月,西湖十景之一。它位于白堤西端,背倚孤山,面临外湖。唐代建有望湖亭,明代又增龙王祠,清康熙年间定名平湖秋月。凭临湖水,登楼眺望秋月,在恬静中感受西湖的浩渺,洗涤烦躁的心境,是它的神韵所在。秋高气爽,月光分外皎洁,映照在三潭之间,波光粼粼,美景如画,漫步湖边,顿感爽神悦目。这富有诗意的地方,向来受到文人墨客的青睐。如“湖天一碧楼”联曰:“万顷湖平长似镜,四时月好最宜秋。”道出了平湖秋月的幽丽景色。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30年代,作曲家、演奏家吕文成于中秋时节畅游杭州西湖,眼前的美景,使他触景生情,遂创作了乐曲《平湖秋月》,这首曲调轻柔秀美的作品,描写了月夜西湖景色,表达了他对西湖美景的独特感受。

    断桥残雪,西湖十景之一。断桥,今位于白堤东端。在西湖古今诸多大小桥梁中,它的名气最大。据说,早在唐朝,断桥就已建成,时人张祜《题杭州孤山寺》诗中就有“断桥”一词。据明代《西湖游览志》所说,断桥是由于孤山来的白堤到此而断才得名的。宋代叫宝佑桥,元代因桥畔住着一对以酿酒为生的段姓夫妇,故又称为段家桥。最早记载“断桥残雪”的是唐朝的张祜,他诗中的一句“断桥荒藓涩”,从中可知断桥是一座苔藓斑驳的古老石桥。大雪初霁,原来苔藓斑驳的古石桥上,白雪还未消融,难免有些残山剩水之感,于是就拟出了“断桥残雪”这一西湖难得的景观。明人汪珂玉《西子湖拾翠余谈》有一段评说西湖胜景的妙语:“西湖之胜,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能真正领山水之绝者,尘世有几人哉!”地处江南的杭州,每年雪期短促,大雪天更是罕见。一旦银装素裹,便会营造出与常时、常景迥然不同的雪湖盛况。

    花港观鱼,西湖十景之一。它位于苏堤南段以西,在西里湖与小南湖之间的一块半岛上。南宋时,内侍官允升曾在离这里不远的花家山下结庐建私家花园,园中花木扶疏,引水入池,蓄养五色鱼以供观赏怡情,渐成游人杂沓频频光顾之地,时称“卢园”,又以地近花家山而名以“花港”。宫廷画师创作西湖十景组画时将它列入其中。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康熙皇帝驾临西湖,照例题书“花港观鱼”景目,用石建碑于鱼池畔。

苏堤春晓

曲院风荷

平湖秋月

 
花港观鱼

秋景风雨亭

冷泉亭

南屏晚钟

孤山放鹤

虎跑泉

雷峰塔

断桥残雪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6月7日 总第3383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