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孔雀妆花云锦烂

作者:张 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7-09 星期二

    在古代丝织物中,“锦”是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织物。“云锦”因其色泽光丽灿烂,美如天上云霞而得名。云锦用料考究、织造精细、图案精美、锦纹绚丽、格调高雅,在继承历代织锦优秀传统基础上融会了其他各种丝织工艺的宝贵经验,达到了丝织工艺的巅峰水平,代表了我国丝织工艺的最高成就。

南京云锦 寸锦寸金

    有“寸锦寸金”之称的南京云锦的产生和发展与六朝古都的城市建设发展史密切相关。

    南京丝织业最早可追溯到三国时期的东吴,即公元250年前后。东晋义熙十三年(417),朝廷在建康(今南京)设立专门管理织锦的官署——锦署。自元代开始直至清代,云锦一直为皇家御用贡品。南京云锦集历代织锦工艺艺术之大成,名列我国四大名锦(南京云锦、成都蜀锦、苏州宋锦、广西壮锦)之首。

    南京云锦工艺独特,织造云锦的操作难度和技术要求都很高,其织造技艺运用了“通经断纬”等核心技术。织制云锦必须由拽花工和织手两人相互配合,在构造复杂的老式提花木机上完成织造。拽花工坐在织机上层,负责提升经线;织手坐在机下,负责织纬、妆金敷彩,二人相互配合,念唱着织码口诀。从确立丝线的经纬到最后织造,要背的口诀有上百个。有趣的是,织手在机下只能看到云锦的反面,必须通过一面小镜子才能看到正面的花纹。两个人一天只能生产5厘米至6厘米,故而有“寸锦寸金”之说。

    织造云锦所用的材料有真丝、金线、银线、铜线及蚕丝、绢丝、各种鸟兽身体特定部位的羽毛,真丝为最基础的用料。织造云锦的工艺极其复杂,主要包括:纹样设计、挑花结本、造机、原料准备、织造等五部分。其中挑花结本工艺,是纹样由图纸过渡到织物上的桥梁。花本用古老的结绳记事的方法,把花纹、图案、色彩转变为程序语言,再上机进行织造。花本的制作工艺技术要求很高,实质上,它是以线为材料储存纹样程序的创作过程,不仅要把纹样按织物的具体规格要求计算“分寸秒忽”,将纹样在每一根线上的细腻变化表现出来,还要按纹样图案的规律,把繁杂的色彩进行最大限度的同类合并,编结成能让织手读懂的程序语言花本。这就是挑花结本工艺。

清康熙 明黄色八团云龙妆花缎袷褂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织造云锦会运用大量的金线和银线,从而使得云锦显得富丽堂皇,鸟兽的羽毛则是云锦中用到的特殊材料,如孔雀羽被织进云锦会折射出不同的色彩,显得异常华丽。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着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十二月初五日,苏州织造安宁为试织加宽妆花佛轴之事给乾隆帝的奏折。奏折中写道:“试织加宽妆花佛轴,于去年八月内设法开工,因系初办,于今年十月份内始得完竣。但缎质太厚,不能托裱。是以酌用宁绸软做成轴,其是否妥协,及将来织做之法。”乾隆帝朱批:“照此再织一幅,似此贵重之物,多织反不稀罕矣。”对于这样绣有佛像图案的妆花云锦,连一向喜好奢靡华丽的乾隆帝都觉得“贵重、稀罕”,可见其工艺的繁复和用料的讲究。

云锦品类 花色繁多

    云锦的花色品类繁多,可分为库缎、库锦、妆花三类。库缎,即在缎纹地上织本色花纹或其他颜色花纹的缎织物,又名“花缎”或“摹本缎”,以织成后输入内务府的“缎匹库”而得名。库缎主要用作衣料,因此民间通常称之为“袍料”,花纹以团花居多,其又可以细分为本色库缎、地花两色库缎、妆金库缎等。库锦,即织物花纹全部用金线或银线织出,是云锦中最高级、最具特色的传统品种。库锦又可细分为织金、二色金库锦、彩花库锦、天花锦等。妆花,即在绫、罗、绸、缎、纱等地上起五彩花纹,是云锦中工艺最复杂的品种,可细分为妆花缎、金宝地、妆花绸等。

    由于历史的原因,南京云锦是专供天潢贵胄们所用,寻常百姓与之无缘。在紫禁城里,云锦不仅被制成兖兖龙袍和楚楚宫装外,还可在宫廷内的陈设起居中处处可见。除宫廷内用外,皇帝还经常以之赏赐外国使臣或亲信大臣,如光绪三十一年(1905)正月十五日乌里雅苏台将军奎顺向光绪帝谢恩:“奴才于光绪三十一年正月十三日,由差弁赍奉蒙恩颁赏库缎、江绸各样袍褂料四大卷……”

皇家亲信 江宁织造

    清代在江宁(今南京)、苏州和杭州三处均设立织造府,专办宫廷御用和官用各类纺织品。举凡帝后、王公的服用,对文武百官和外藩的赏赐,皇室、国家庆典所用的装饰,乃至祭祀天地祖宗所用的制帛,封爵的诰轴、军士的绵甲等,都是由江南三大织造府制作、贡呈。江南三大织造府中,以江宁织造府规模最为宏大。江宁织造主要承造大红蟒缎、大红缎匹、金拆缨等项,还专门制织各种制帛、诰敕、各色驾衣、彩绸和线罗等。

《耕织图》中的织造场景

    清初顺治年间,江宁织造由户部管理。康熙二年(1663),改由内务府派员久任,官衔初称“驻扎江南织造郎中”,后改为“江宁织造郎中”,简称“江宁织造”。《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曾祖曹玺为首任江宁织造。其子曹寅,其孙曹颙、曹頫亦曾担任这一职务,至雍正五年(1727)曹頫罢官止,曹氏三代4人前后任江宁织造郎中60余年。

    康熙年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担任江宁织造一职长达20年。康熙帝6次下江南,有5次住在江宁织造府内。据史料记载,曹氏三代担任江宁织造期间,常以密折向皇帝报告江南各处政局、经济、官吏、民生等方面的情况,实为康熙帝的耳目,深受皇帝信任,权势显赫。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有康熙五十一年(1712)苏州织造李煦请求康熙帝赐给其妹夫、江宁织造曹寅西药金鸡纳霜治病所上的奏折及康熙帝的朱批。李煦在奏折中向康熙帝报告了曹寅“感受风寒,卧病数日转而成瘧,虽服药调理日渐虚弱”的病情,请求康熙帝赐药救治。康熙帝在朱批中表示,赐给曹寅治瘧疾的西药(即金鸡纳霜),又恐怕因路途遥远而耽误治疗,“所以赐驿马星夜赶去”。康熙帝在朱批中还特别叮嘱:“瘧疾若未转泄痢还无妨,若转了病,此药用不得。南方庸医每每用补剂而伤人者不计其数,须(需)要小心。”因金鸡纳霜非寻常药品,康熙帝还细心地在朱批中详细写下了此药的用法和用量,并重申“若不是瘧疾,此药用不得”。

清代江宁织造局图

    南京云锦业鼎盛时拥有3万多台织机,是当时南京最大的手工产业。机户们为了自身利益的发展,联合上书请江宁织造曹寅向朝廷奏免额税,取消开机不得逾百张的限制。曹寅向康熙帝奏请后,得旨批准。百张之限取消后,南京民间丝织机台数迅速增长。据档案记载,道光年间,南京民间丝织机台数已达5万多台。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近150年间,江南三大织造府生产的云锦品种繁多,图案庄重,色彩绚丽,代表了南京云锦织造工艺的历史最高成就。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7月5日 总第339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