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1958年:跃进声中喜飞歌

作者:余 玮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8-12 星期一

1958年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和坦克部队同时接受检阅。

    1958年国庆阅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10次阅兵。在这次阅兵上,全民皆兵的“战争火药味”和“大跃进”气氛都很浓。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元帅乘车检阅受阅部队并发表讲话,这是他第5次任国庆阅兵首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任阅兵总指挥。

“炮击金门”带来的“火药味”

    1958年,战争的阴影仍笼罩在中国人民头上,全国都在抓紧军事斗争准备。1月,美国“协防”台湾司令窦亦乐宣称:“必要时将用导弹攻击中国大陆。”7月,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访华,中国方面拒绝了苏方不久以前提出的关于中苏双方建立联合舰队和长波电台的建议,中苏两国关系出现严重裂痕,以至发展到双方的军事对抗。中国人民解放军3个月内击落、击伤国民党军飞机27架。9月29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民兵问题的决定》,指出:必须在全国范围内把能拿武器的男女公民武装起来,以民兵组织的形式,实行全民皆兵。毛泽东主席在对新华社记者的谈话中指出:“帝国主义者如此欺负我们,这是需要认真对付的。我们不但要有强大的正规军,我们还要大办民兵师。这样,在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时候,就会使他们寸步难行。”

1958年10月1日,高射炮部队接受检阅。

    1954年12月,美国政府和台湾当局签订《共同防御条约》,企图使入侵台湾海峡的美国军队取得合法地位,并增加兵力,扩建军事基地,继续给予台湾当局大量军事援助并制造“两个中国”,以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台湾。在这个条约的策划阶段,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奉命于1954年9月3日和22日两次炮击金门,惩罚国民党军,表明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严正立场。此后,继续进行多次炮击。为在适当时机对金门实施大规模惩罚性炮击封锁,人民解放军积极加强福建前线的战备。1958年8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开始猛烈炮击金门,后也多次进行大规模猛烈炮击;10月初,人民解放军宣布解除封锁,改为“单打双停(逢单日炮击,双日不炮击)”,逐渐减少攻势。

    1958年,在台海危机浓郁的“战争气氛”中,北京一场声势浩大的阅兵准备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

1958年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在天安门观礼台上。

    1958年国庆节当天,《人民日报》第二版头条发表社论《全民的节日,全民的胜利!》。社论写道:“在庆祝今年国庆的时候,我国人民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加兴高采烈。因为我国人民在党的英明的领导下,经过一年来的巨大的努力,在各个战线上都取得了辉煌的全面的胜利,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以史无前例的高速度向前大跃进。”

人民英雄纪念碑落成后的首次阅兵

    10月1日,在这举国欢庆的节日里,北京全城到处都悬挂起五星红旗。中国人民解放军受阅部队和工人、农民、学生、干部、市民的游行队伍,清晨就布满了天安门广场周边各条主要街道。刚刚组织起来的民兵们手握步枪,跑步奔向集合地点,等待接受检阅。

    5个月前,人民英雄纪念碑在天安门广场正式落成。巍峨的碑体耸立在蓝天白云下,显得非常壮观雄伟。1949年开国大典前一天傍晚时分,毛泽东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周恩来主持奠基仪式,毛泽东宣读碑文。此后,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持、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向全国各建筑设计单位、大专院校建筑系发出征选纪念碑规划设计方案的通知。1958年4月22日正式落成、5月1日隆重揭幕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新中国成立后耗时最长的首个国家级大型公共艺术工程,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纪念碑,为即将举行的国庆大阅兵增添了几分神圣与庄严。

    天安门前8个观礼台上站满了观礼的人。他们是应邀来我国访问的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贵宾,各国驻华使节和外交官员,正在帮助我国进行建设的各人民民主国家和其他国家的专家;工农业劳动模范,中央和北京市级机关团体的负责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华侨和少数民族代表。在天安门城楼和观礼台上观礼的共有1万多人。

1958年10月1日,民兵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

    上午9时55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万众欢呼声中登上天安门城楼。应邀来我国访问的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朝鲜等友好国家的客人也在天安门城楼上参加检阅。

    阅兵首长、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元帅在阅兵总指挥、副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陪同下,乘车检阅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军各部队。

    除1951年与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工作外,1949年的开国大典和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1953年至1958年,杨成武先后8次担任国庆阅兵的主要或重要指挥员,1959年又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参与了国庆10周年阅兵的组织协调工作。杨成武以战略眼光对阅兵提出了独到见解,对我军大型阅兵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从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阅兵——开国大典阅兵式,开创新中国组织大型阅兵之先河,他在世界阅兵领域享有盛誉。他所训练和指挥的阅兵式,多次受到苏联和美国军事专家的称赞,不仅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争了光,也为中国人民争了光。一位美国西点军校的队列教官钦佩地说:“中国的阅兵分列式是世界一流的,我们不知道它的指挥官杨成武将军是用什么办法把成千上万的士兵训练得如此整齐划一、规范标准,确实非常不容易,我们是望尘莫及。”在杨成武等的精心策划、严密组织下,历次国庆阅兵都组织得很成功,盛大阅兵仪式壮军威、扬国威,多次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赞扬。杨成武匠心独运,不断完善,创造出了具有我军特色的威武雄壮、庄重气派的阅兵仪式,充分展示了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良好形象。

军事院校学员方队英武豪迈

    彭德怀讲话后,10时25分,受阅部队的分列式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代表方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的引导下,威武地走过检阅台前,接受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受阅的地面部队,有军事学院、步兵学校、工程兵学校、坦克兵学校、航空兵学校、海军学校、水兵、摩托车、伞兵、炮兵、坦克等29个方队。

1958年10月1日,军事学院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

    山西省军区原参谋长孟今春参加过1958年国庆9周年的阅兵活动。他所在的军事学院方队被称为“将军队”,第一个通过天安门广场。孟今春在晚年依旧对当年的训练和参阅记忆犹新,他清楚地记着当时的训练标准,甚至能精神抖擞地重走当年的步伐,“那是我一辈子的荣耀”。这年国庆阅兵,从南京军事学院选拔202人组成军事学院方队。“初选要选300人,后期训练要淘汰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人作为后备队员。1958年7月,按照上级统一部署,阅兵训练队伍开赴北京,进驻天坛公园。”孟今春回忆,当时的天坛公园内没有固定的营房,受阅部队都是搭建帐篷宿营,一顶帐篷里面住8个人,天坛公园有一块平地,那儿就是训练场地。正是盛夏时节,帐篷内蚊子叮、虫子咬,闷热得透不过气来,环境十分艰苦。“在训练中,最初先练慢正步,也就是分解动作。左脚向正前方踢出约75厘米,腿要绷直,脚尖下压,脚掌与地面平行,离地面约25厘米,适当用力使全脚掌着地,同时身体重心前移,右脚照此动作。训练特别要求‘五个一’:上边看大盖帽一个水平面,踢脚高度一条线,脚步落地一个声,肩部一条线,手臂在胸前一条线。当时,我们的教官总结过一句话:‘踢腿如闪电,落脚如惊雷,分秒不能差,只发一个音。’”孟今春说,每天所有参训队员早晨5点半起床训练,一直练到天黑,每天至少8小时至10小时的统一训练时间。统一训练结束后,很多人还要加练。“每个人都把参加国庆阅兵当成至高无上的荣誉,每个人都充满了使命感,一定要在阅兵中向世界展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威和中国的国威。”

    继军事学院的学员方队之后,步兵学校、炮兵学校、工程兵学校、坦克兵学校、航空兵学校和海军学校的队伍迈开雄健的步伐通过天安门广场。这是一支经过长期革命战争锻炼、有着丰富武装斗争经验和军政素养的军官和部队骨干的队伍,其中,有不少人参加过刚刚结束的抗美援朝战争,现在,他们正在各级各类军事院校学习军事理论和科学文化知识,努力攀登现代军事科学和军队正规化建设的高峰。治军必先办校,这是现代军队建设的一条规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院校建设进入发展的黄金时代。1950年6月,中央军委决定,在战争年代创办的军事院校的基础上,改建、新建一批适应培养现代作战人才需要的各类院校。20世纪50年代,我军建成了一个包括指挥、政治、后勤和各种专业技术院校在内的完整的院校体系,大大提高了各级指挥员的军政素质,有力地促进了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和正规化建设。从1949年底到1958年的9年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形成完整的院校体系。1958年,在全国各级军事院校学习的部队干部人数比1949年增加了16倍。由军事院校学员组成的方队,以其高昂的精神状态、严整的军容、有力的步伐、过硬的素质,为1958年的国庆阅兵增光添彩。

    1958年春节后,李振超所在的装甲兵第三坦克学校就接到参加国庆阅兵的通知。李振超回忆说,1958年以前的阅兵,齐步走和正步走的姿势和要求都是沿用国民党和苏联的标准,从1958年开始,阅兵方队按照我国颁布的新条令标准进行训练。比如:齐步走,以前手臂向前甩出时甩得很高,1958年开始,甩臂的动作比较自然了;正步走,以前前臂是摆在胸前的,而1958年开始前臂是摆在上衣第四粒纽扣的高度。

    海军部队的水兵队伍通过天安门广场后,装备精良的步兵、摩托步兵和伞兵部队以严整的阵容相继通过金水桥前。接着,牵引车牵引着各种大口径远射程的大炮依次前进。队列中,许多巨型的完全自动化的高射炮又粗又长的炮身直指天空,操纵它们的炮兵战士是各个部队的“全能炮手”。大炮方队之后是坦克方队,一眼望不到头的坦克滚滚而来,人们为之欢呼,大地为之颤动。与此同时,空军受阅部队的喷气式轰炸机和歼击机群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之上的蔚蓝色天空,共有6个空中梯队的各种类型、型号的93架飞机飞过广场上空接受检阅。

    欢声雷动的天安门广场

    在1958年10月1日的国庆阅兵仪式上,有上千名小学生手举鲜花,组成各种各样的庆祝图案,时年12岁的胡文亚就是其中的一员。

    1956年,为响应党中央、国务院“上海各行各业支援首都建设”的号召,胡文亚的父亲从上海调到北京工作,胡家迁往首都,正上小学的胡文亚也跟着转学,进入北京外交部子弟小学(现北京市朝阳区芳草地小学)学习。1958年国庆节前,胡文亚所在的六年级接到参加国庆庆典的任务,孩子们都乐翻了天。“那些天,老师带着我们,用粉红色的皱纹纸折出一朵朵桃花。”10月1日,胡文亚和同学们提前两个小时到达天安门广场。“背景图案区域”还有来自北京其他小学的学生,总共有1000余人。“阅兵开始前,老师指挥我们举起纸桃花,按照设计有人举、有人不举,这样从天安门城楼往下看,就形成了‘庆祝国庆’之类的文字图案。阅兵开始时,方阵依次从我们面前经过,当履带坦克轰轰隆隆地开过时,我非常激动,但这个时候不能欢呼,我们只能抑制着情绪。”

    阅兵式历时50分钟结束,接着开始了60余万人参加的群众大游行。游行队伍的前导是少年先锋队队员,洁白的上衣和鲜艳的红领巾使他们的方队格外明亮,清脆的童音欢呼声像银铃般回荡在天安门广场。游行队伍的最后是文艺大队和体育大军的方队,在他们通过了天安门广场后,群众游行在下午2时10分宣告结束。

    胡文亚晚年回忆,等到阅兵队伍和群众游行队伍走完了全程,就是他们这些小学生们的天下了!“啊……呀……啊……一片此起彼伏的童声传遍整个天安门广场,上千名小学生欢呼着,有的手举鲜花,有的放飞气球,我们横穿长安街,跑过金水桥,抵达天安门城楼下。这个仪式叫‘涌向天安门’,是整个仪式的最后一个环节。人群里的学生纷纷跳起来,想看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正着急的我,突然被后面的老师抱了起来,我一个人站在人群的最高点,看得很清楚——毛主席摘下帽子,挥舞着跟我们打招呼。人群顿时沸腾起来,‘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当日,新华社发表电讯《全民皆兵保卫祖国,首都60万人大游行》,把“首都今天举行盛大阅兵和有60万人参加的庆祝大会和大游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9周年”的消息传向全世界。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8月9日 总第3410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