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王少勋 用青春热血实现保家卫国志愿

作者:张 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8-12 星期一

1938年,在延安时的王少勋。

亲爱的俭弟:

    我在“八一”前夕晚上开会回来,回到我的家内,看到您给我来的信放在桌子上,您想,我当时是多么的高兴啊!

    我急忙把信拆开,看到母亲大人因病逝世,您想,我心中是多么的难过呀!回想十三年前的分别,我为了抗日救国(和)民族解放事业,奔赴民族解放的疆场。这一分别,竟然成为永别了。在这十三年漫长的战争岁月内,不知多少人被国民党反动派蒋介石匪帮弄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是(使)我母子不能相见。(母亲)积劳成疾,竟成为永别了。这是多么大的仇恨啊!这都是蒋介石匪帮的罪恶。俭弟,难过是无用的,我们要把悲愤化为力量,积极工作,努力学习,坚决解放台湾,活捉战犯蒋介石,为全中国千千万万受难同胞而复仇,以慰死者之英灵。

    我今年正月曾给家去信一次,后因我去绥西起义部队检查工作三个多月,六月才回来。您给我来信,始终未曾收到。近年来,由于处在战争环境中,没有一定固定位置,往往通讯发生很多困难,并不是我不给家内写信,这一点您是要谅解的。

    现在,我已请假回家安葬母亲,不久即可动身,由西安经过,准备和您一块回去。您在那内(里)等我。别言再谈。

    致以

    敬礼!

    兄 少勋

    1950.8.1建军节

1950年8月1日,王少勋写给弟弟王少龙的家书。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建军节当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王少勋给弟弟王少龙的回信。书信开头所称的“俭弟”,即王迺俭,又名王少龙,王少勋的胞弟,曾任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机要秘书。

1955年,被授予少校军衔的王少勋。

    王少勋,1921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1936年秋,他在省立三原三中参加西北青年救国会领导下的抗日救亡活动;1937年3月,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在三原安吴堡学习革命理论,经组织批准保送到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学习,后转入抗日军政大学(以下简称“抗大”)学习;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王少勋历任安吴堡青训班二营四连战士,延安抗大三大队四队学员,延安军委三局技术书记,八路军120师358旅714团民运干事、团政治处党支部书记,120师独立二旅政训队班长,晋绥军区独二旅九团特务一连政治指导员,绥蒙军区政治部组织干事、军区教导大队政治指导员,晋绥野战军11旅32团政治教导员、33团政治教导员、团政治处组织股长,西北野战军8军教导团组织股长、8军72团副参谋长、22师65团政治处副主任、师后勤部副政委等职。1951年,王少勋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22师后勤部副政委、20兵团67军教导团政教副科长等。1955年,他被授予少校军衔,获国家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各一枚。1958年转业后,他任北京第八中学校长、第六中学第一副校长等职。1983年离休,2004年逝世,享年83岁。

1950年10月,王少勋(二排右三)与弟弟王少龙(二排右一)回老家陕西韩城安葬母亲时与家人合影。

    王少勋给弟弟回信后,不久即动身赶回陕西老家。其母亲于1947年去世,按照当地风俗,长子不在跟前无法下葬。灵柩用黄泥在屋里糊着,一停就是3年。直到王少勋兄弟两人还乡,母亲的灵柩才得以入土为安。

    数十年后,当王少勋重病卧床时,他向子女谈起当年始终疼爱自己、想念自己的高堂双亲。他说,妹妹曾对他讲:“当年母亲去世前,十分想念你,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对我们喊‘快开门,你大哥回来了’!开门后,母亲才咽下最后一口气。”王少勋还说,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母亲。

    作为军人,自古忠孝难两全。当年,王少勋为了抗日奔赴疆场,以自己的青春热血实现了保家卫国的志愿;离休后,他每每忆起没能在父母双亲跟前尽孝,心中总是深感愧疚。所以,他在信中写到收弟弟的信时,激动地说:“我当时是多么的高兴啊!”但当他急忙把信拆开,看到母亲因病逝世的消息时,又怅然地说:“我心中是多么的难过呀!”这两句看似普通的话语,准确而强烈地表达出了王少勋内心对母亲的愧疚之情和不可抑制的苦楚。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8月9日 总第3410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段立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