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前方打胜仗,后方有保障”

——东北人民政府公路管理总局致中国人民志愿军公路工程第一大队的特殊“家书”

作者:黄 伟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11-23 星期一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封特殊“家书”,其中写道:“本年八月山洪暴发,开原、铁岭一带,遭受水灾,你们恐怕是最关心不过的一个问题。……唯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志愿军同志,对得起政府和职工同志对我们的照顾关怀,希望把我们这些意见,带给前方同志,请他们不要挂念家庭,我们在共产党人民政府的领导和照顾下,是能战胜一切困难的!”这是1951年10月25日东北人民政府公路管理总局就铁岭、开原一带遭受水灾的情况,写给中国人民志愿军公路工程第一大队同志们的一封信,其内容语言恳切、感情真挚,字里行间充满着无限关怀与温暖,充分体现出“前方打胜仗,后方有保障”和共克时艰的坚定决心。

赢得“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美誉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0月19日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彭德怀曾在1953年12月的全军高级干部会议上指出:“朝鲜战争的经验证明,现代战争如果没有后方充分的物资保证,是不可能进行的;后方有充分物资,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后勤组织工作,以保证第一线的充分供应,也是不能取得战争胜利的。”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始终把破坏志愿军后方补给线作为实现其整个战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敌人以绝对的海、空军力优势,对志愿军进行长时间、毁灭性的轰炸,妄图以此切断志愿军的后方交通线,来达到其削弱志愿军战斗力的目的。担负此次交通保障任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公路工程大队,不怕流血牺牲,克服重重困苦,保证了抗美援朝交通运输线的畅通,使敌人的一切破坏计划均以失败告终,赢得了“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的美誉。

    1950年11月26日,东北人民政府正式发布命令:“根据目前军事运输的需要,及时抢修主要公路提高运输效率供给军需,因此已责成交通部公路管理总局连同各省公路机构组成公路工程总队计2000余人,以便迅速赴朝担负抢修的重大任务。”命令下达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公路工程总队迅速集结组成,总队下设2个大队、8个中队、24个分队。总队部设有秘书处和供给处,秘书处下设组教科、秘书科;供给处下设供给科、运输科。公路工程总队是一支临时组建的战勤性质的队伍,受东北区人民政府和东北军区后勤部双重领导。

    12月,志愿军公路工程大队开始渡江入朝担任抢修公路任务。当时,由于组建时间极其仓促,队员缺乏必要训练,领导机构属于临时组成且不健全,其中存在着诸多不利因素,但就是这样一支队伍,边干边完善,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为志愿军的胜利提供了坚强的交通保障。战争中的对手、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曾敬佩地感叹道:“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送到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政府无微不至照顾志愿军家属

    中国人民志愿军公路工程大队在抗美援朝战场执行任务的同时,东北人民政府公路管理总局也在后方尽全力照顾好每名队员家属,热情细致地解决着出现的各种问题与困难。

    公路管理总局为了使参加抗美援朝的公路工程大队队员的家属们能及时领取工资,专门规定:“公路工程大队干部、职工的工薪每月可分两次发给,凡家属离沈阳市较远者,则依家属意见,每月一次发给,每月底由家属亲自领取,或按家属姓名、住址、按月汇给。为了照顾职工家属生活及特殊困难者,除每月发给两次工薪外,并酌情预借工薪。对干部家属能工作者,征求本人意见分配适当工作;对不能工作者,组织其从事洗衣服、缝纫等工作。其子女可进入公路局的子弟学校,给以适当关照;在区村居住的无劳动力或缺少劳动力的家属,函请该管辖区村人民政府动员群众代耕与协助耕耘。有的家属遇有婚丧嫁娶及疾病等情形及生活特殊困难者,除配合工会设法帮助解决外,都酌情给予借支工薪照顾,家住沈阳市者如有患病者可到总局医务所治病,享受半价药费优待。”

    1951年8月13日9时,开原突降暴雨,洪水势猛为该地区有史以来所罕见。特别是清河段水势最大,共造成20多个行政村被洪水淹没,约5万人受灾,房屋基本全都倒塌。在此次洪灾中,不但中长路清河铁桥被冲毁,铁岭至昌图泉头铁路也被冲垮,不能通车。当时,该县组织驻军与邻县群众进行了大力抢修。15日晨,洪峰由开原汇至铁岭,辽河普遍漫溢,3个区被淹,其中有15个行政村最为严重。洪水漫至县城后,东北水利总局双安桥水文站被淹,各区电话全部中断,洪水灌满街道,在此次洪灾中,为抢救居民的生命财产,驻军有3人牺牲。

1951年10月25日,东北人民政府公路管理总局就水灾情况致中国人民志愿军公路工程第一大队家住铁岭、开原一带同志们的信(部分)。 辽宁省档案馆藏

    开原、铁岭的水灾虽然发生在国内,但它却牵动着家住铁岭、开原一带及全体赴朝抢修公路干部和队员们的心。东北人民政府公路管理总局领导除号召大家踊跃捐款、献衣外,也请东北总工会拨款援助,还会同东北总工会和辽西省政府组成慰问小组,于10月7日前往铁岭、开原一带,深入区、村各干部、队员家属所在地进行慰问,详细了解其家属的受灾情况和当地政府照顾情况,并随即根据灾情酌情给予现款、衣物等补助。当时,按照受灾轻重的不同情况规定:“重灾家属,按人口计算,每人发给人民币3万元(1951年版人民币)或2万元,衣服每户发给五六件;次重家属,每人发给2万元或1万元,衣服每户三四件;轻灾家属,每人发给1万元,衣服每户一二件。”此外,对个别生活特别困难的,慰问小组也酌情实施了发给现款、衣物或预借若干工薪的措施。队员家属们纷纷说道:“我们遭受水灾之时,政府干部和驻军,不顾一切危险来抢救我们,水灾后又立即拨粮、发衣,并组织力量替我们修建房舍,政府对我们的照顾,可以说无微不至。尤其是东北总工会拨款,公路总局号召职工节衣缩食,捐款献衣,并派同志来慰问,我们真是感激不尽!”铁岭三区果子园村李培根的老母亲也激动地说:“我看到你们这些同志真像见到我在朝鲜的儿子一样,不说拿东西来救济我们,就是这样来看看我们,我们就很感动了。我一定要写信叫我儿子在前方好好干,早日打倒老美!”

    东北人民政府公路管理总局在做好志愿军公路工程第一大队队员家属的受灾安置工作后,于1951年10月就铁岭、开原灾后安置情况,给公路工程第一大队写下了这样一封特殊的“家书”,给在前方参战抢修公路的志愿军送去了“定心丸”,为稳定军心和打赢抗美援朝战争提供了坚强的后方保障。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11月20日 总第3605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