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赵尔巽创办营口轮船公司的沉与浮

作者:徐 琰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12-08 星期二

    清末民初的政治家赵尔巽,在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四月至光绪三十三年(1907)三月曾任盛京将军。在此期间,他努力经营奉天省(清末盛京将军辖区时人往往称其为“奉天省”,今辽宁省),实行了多项改革整顿举措。

    振兴东北经济 预设轮船公司

    清光绪三十年(1904)至光绪三十一年(1905),日、俄两国为争夺中国东北地区与朝鲜半岛的权益进行了战争,史称“日俄战争”。其战场主要在中国东北,而东北的奉天省受战争影响极大。

    面对纷乱复杂的形势,为了尽快稳定地区局势,重振清政府在东北的统治。光绪三十一年(1905)四月,清政府任命署理户部尚书赵尔巽接任盛京将军一职,同时负责日俄战争善后地方事务。

清光绪三十年(1904)七月初三日,
湖南巡抚赵尔巽奉旨呈递的为筹办东三省善后事宜条陈。

    早在光绪三十年(1904)七月初三日,时任湖南巡抚的赵尔巽就曾呈递为筹办东三省善后事宜条陈。其中,列举了十五条日俄战争后的经营方略。这十五条方略奠定了日后赵尔巽在奉天改革整顿、处理善后事务的基础。在第十五条“通航路”中,他首次提及要在营口设立轮船公司:“奉省货物之转输以营口为尾闾,而向来航行之权大半为洋商所占,收还以后交涉更繁。必须设立轮船公司,以通运道,庶以后运兵转饷之事,不专恃榆营铁路,且可与烟台、天津互相往来,其利可以操劵,至内地河道访问,可行小轮者甚多,亦须赶紧招商设立公司以争转运之利,此通航路之要。”由此可见,赵尔巽在营口设立轮船公司有政治、经济和地理三方面的原因。

    营口原名为“没沟营”,又称“西营子”,位于东北南部重要航道辽河的入海口,鸦片战争之前航运已经初具规模。由于营口的航运利权大多被外商把持,为了振兴东北经济,赵尔巽准备在营口设立轮船公司。

    致电求助 筹集钱款

    经过战争的摧残,奉天省已经济凋敝,不能拿出大量资金来设立营口轮船公司。于是,赵尔巽就给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发了一封电报,其电报云:

    天津袁宫保鉴:绥奉省海洋流域较长,内江内河口岸众多,现约所开商埠至十余处,轨路利权已非我有,亟宜振兴航业,以期挽救。营口各洋舶大率行驶沪闽潮广各埠,其专行渤海者甚鲜。前议于辽海设立轮船公司,购备海河轮各三四只,先立基础,徐图扩充……奉省僻在一隅,此举只可为争回权利起见,未必能多获盈余。现值屡次被兵之后,商情艰苦,自非官力提倡不可。鄙意拟由奉筹银二十万,再由执事筹银二十万,作为官股,奉直合办……奉省百端艰棘,兹事体大,非鼎力维持,势难独举,尊见谓何,伏乞电示。○江。

    赵尔巽给袁世凯发这封电报,主要是为了商议在营口设立轮船公司一事。他建议由双方筹集资金合办,意图劝说袁世凯筹集20万银两,再加上奉天省出资20万银两,作为奉、直合办轮船公司的前期官股。

    那么,在赵尔巽任职期间,袁世凯究竟有没有拿出这20万银两来支持轮船公司的建设呢?

    光绪三十一年(1905)十二月十八日,袁世凯上奏:“前准盛京将军赵尔巽电商各省分筹协济,臣以该省为陪都重地,正值百废待兴,未便稍分畛域,当由赈抚局,并关内外铁路余利项下,各挪拨银十万两,解交应用。”这说明,袁世凯确实筹集出了轮船公司所需的银两。

    在筹款到位的情况下,按说轮船公司的先期建设,应该可以提上日程,然而形势却陡转直下。

    光绪三十二年(1906)八月二十二日,赵尔巽密陈一道奏折,向清廷汇报奉天的善后整顿及为难情形。其中,他提到开办实业的情况:“现所已办者,为官银行号、为渔业公司、为商品陈列所、为农业试验场、为工艺试验厂、为牧养公司,为造砖厂。现所议办而尚在调查者为□□公司,为浑江木材公司,为海龙木材公司,为火柴厂,为□烟厂、为织毛公司。”在奏折中,赵尔巽开列出了一份已开办实业和预备要开办实业的清单。然而,这两份清单里都没有营口轮船公司的名字。

    光绪三十一年(1905)末,前期资金就已到位,而到了光绪三十二年(1906)下半年,营口轮船公司的名字突然从赵尔巽已开办和准备开办的实业名单中消失,且此后再也没有提及。这一变化意味着:建设轮船公司的计划退出了赵尔巽善后奉天经济改革的环节。

    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内,是什么原因导致在资金已到位的情况下,赵尔巽将谋划已久的轮船公司搁浅呢?

    资金匮乏 终致搁浅

    个中原因从赵尔巽的另一道奏折中,或许可以看出端倪。

    光绪三十二年(1906)十月,赵尔巽在向清廷汇报设立奉天省农工商总局情形的奏折中写道:“奉省辽河航路……营口以上八九十里即河泥淤塞,岁岁增高,帆船尚虞浅搁,汽轮未敢行驶……现拟设立濬河公司,订购挖泥轮船,□事疏濬。”赵尔巽欲在营口设立轮船公司,是因为营口地处辽河入海口,身兼内河和外洋两条航道的重要港口。但经过实地考察,他发现营口河道淤塞,无法通航。在这种情况下,要确保航道通畅、顺利创办轮船公司,需先疏浚河道。

    当时,在奉天并不是只有轮船公司、疏浚航道需要资金。许多地方都要花费大量金钱,赵尔巽在一份奏折中写道:“奉省岁入至薄,向不逮百数十万,尚赖协济。现如陵寝、宫殿、学堂、巡警、卫生、城内外马路、商埠、营房、办公局所各工程之建筑,军装军械之购置,添练新军经费,学堂经费,开埠八处经费,添设新□经费,动需数百万金,仅以现筹之款抵支不敷甚巨。”面对奉天时局,赵尔巽要办的事情太多,而奉天各项税收再加上清廷拨款又很有限。因此,他只能择要办理,而这“要”之中没有轮船、疏浚事宜。

    光绪三十二年(1906)十月,由于资金短缺,赵尔巽已无力进行疏浚航道事项,在此基础上要设立的轮船公司,自然也就渺无希望。可以说在清末社会沉沉的暮气里,赵尔巽设立营口轮船公司的计划被迫搁浅了。

    赵尔巽经营奉天3年,在“稳定日俄战争后的奉天政局和推动奉天地方的近代转型”中确实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光绪末年的奉天,乃至全中国,社会问题已经积重难返,国力、民力疲乏不堪,再加上外部群狼环侍,伺机利益瓜分。清政府有志之士的小修小补,已经无法挽救中国的颓势。在这颓势之中,近代实业的创立也必将一波三折。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12月4日 总第3611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