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回忆我的父亲

作者:邹小燕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0-12-22 星期二

    我的父亲邹步英在他6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先后在中共中央西北局、国家档案局、中央档案馆、中国档案出版社工作。他是国家档案局成立时的筹建者之一,是国家档案局最早派出国外参加国际档案会议的档案界领导,是国家档案局最早一批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档案专家,是第一个向陕西省档案馆捐赠个人档案的档案人,也是第一个为乡村捐赠档案图书室“兰台书屋”的档案人。

    几十年来,父亲参与制定了一系列机关档案工作的规章制度和国家标准。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对无数个档案部门进行过调研和业务指导。他对新中国档案事业的突出贡献就是组织编写了200多万字的《中国档案分类法》,为建立档案管理的中国标准、为档案检索电子化、档案保管和利用现代化,使中国档案工作与世界接轨起到了重要作用,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少年入党 参加革命

    1933年4月1日,我的父亲出生于陕西省礼泉县阡东镇西桃堡村。他16岁就加入中共地下党,冒着生命危险投身革命工作。

    父亲18岁时被选拔到咸阳专区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他被调到中共中央西北局办公厅秘书科,负责西北局机密、绝密文件收集整理等工作。

奉命进京 档案前辈

    1954年11月8日,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批准成立国家档案局。21岁的父亲从西北局被调到北京筹建国家档案局。当时国家档案局就在中南海南院的3间平房里办公,最初只有两个人。国家档案局给全体工作人员发了3本书,即《苏联档案工作理论与实践》《苏联机关文书处理工作》《苏联档案史》,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必须学习,并按照苏联标准和方法管理新中国的档案。在学习中,父亲发现苏联的方法不完全适合中国的国情和体制,中国不应该完全照搬苏联那一套。于是,父亲大胆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与同事联名在《档案工作》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略谈学习和研究旧的档案工作方法》的文章,提出苏联的经验要学,中国历史上的档案管理经验也要学,这样才能少走弯路。另外,要团结所有的老档案人,让他们用多年的技术和经验为新中国的档案事业发挥作用。事实证明,父亲的观点是正确的。国家档案局和中国人民大学历史档案系都先后聘请了档案专家参与新中国档案工作的管理和教育工作。在国家档案局工作期间,父亲到全国各地检查指导档案工作及时发现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

    1969年,父亲被下放到江西“五七”学校。1970年,父亲被调回北京,先后担任中央档案馆行政处和技术处负责人。中央档案馆是1959年10月正式开馆的,馆内保存着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中国革命各个历史时期所形成的珍贵档案。父亲对馆内保存的珍贵档案实行“两套制”缩微照相和复制工作;对档案的缩微、复制、修裱和保护技术等提出管理意见;对后库保管的档案字迹褪色和纸张老化的情况进行调查;起草技术处各项工作制度,并参加研究提出库房的改建方案;参加档案规章制度和相关业务文件的研究和制定工作。1979年1月13日,父亲与同事联名给党中央写了一封公开信。1979年3月15日,党中央和国务院批准恢复国家档案局。一个月后,父亲被调回国家档案局,担任机关档案工作业务指导处领导。此后,父亲带队到各地调研,写了3万多字的调查报告。父亲还下大力量组织对专门档案的研究,组织制定了机关档案工作的一系列规章制度,举办档案培训班,为档案事业的恢复和发展输送专业人才。1984年,父亲担任《中国档案分类法》编委会副主编,主抓全书的编写和审查工作。《中国档案分类法》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档案局的一个重要的科研项目和一个重大的档案建设工程,它的每一个条款、每一个文字都渗透着父亲的心血。

临危受命 开拓创新

    1989年,经国务院秘书长办公会议决定,任命父亲为中国档案出版社总编辑、社长。中国档案出版社不仅是中国唯一的档案专业出版社,还是国际档案界唯一的档案专业出版机构。父亲临危受命。多年来,父亲从基层到中央,再从中央到地方;从业务部门到行政部门,再从技术部门到出版单位,可谓是党叫干啥就干啥。

    在父亲主持中国档案出版社工作期间,通过改革把出版社的工作推向了一个新阶段。

    在上级领导支持和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档案出版社10年间共出版了300多种图书近1400万册,并与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中国档案学会共同创办了《秘书工作》和《档案学研究》两本杂志。这些对档案工作的理论研究和实践起到了推动作用。

    从1986年开始,父亲随中国档案代表团访问了美国、墨西哥、意大利等国家,出席国际档案会议,介绍中国档案工作取得的成就,学习其他国家的先进经验。父亲几十年来发表文章40余篇近20万字;出版著作10余部,曾获国家档案局和中国档案学会颁发的科学技术进步奖和档案学优秀成果奖。父亲的文章《新中国档案事业发展历程的回顾》被收入《新中国档案事业发展历程》一书。1996年9月,第十三届国际档案大会在北京召开。看到中国档案从默默无闻的角落走到国际档案界的前沿,并将“中国标准”和成功经验传授给世界各国,父亲感到骄傲和自豪。他一生追寻的梦想就是为人民服务,为中国档案事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继续革命 再创辉煌

    父亲从1994年退休后开始学习绘画,他每天在读书看报之余都坚持写字画画。多年来,他创作了几百幅书画作品。2013年7月1日,父亲在北京举办“我的中国梦——邹步英家庭书画作品展”,展出了父母和家人的260幅书画作品。父亲在80岁时创作了20米书法长卷《中国档案发展历程》和20米绘画长卷《风雨80年》,不仅记载了中国档案事业60年的发展历程,也叙述了自己从农村到城市、从青年创业到老年退休的经历。

    为了传承家风、教育后人,父亲组织编写了邹氏家谱、家训。父亲还协助西桃堡村村委会编写村史。他把多年收藏的政治、经济、文学等各类图书1000余册捐赠给故乡。2015年11月6日,父亲把多年来珍藏的116卷个人档案捐赠给陕西省档案馆,其中包括父亲积累多年的学习笔记、工作报告、学术文章、专业著作、老照片、书画作品等。档案人高贵的品质就是甘于奉献、默默无闻,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这些档案,是新中国档案事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也是时代的一个缩影。它反映了一个平凡人如何见证历史,反映了一个档案人高度的敬业精神,那就是于细微之处见真情。

白头偕老 不忘初心

    在父亲成功的背后,始终有一个人在支持他。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是母亲带着幼小的孩子撑起了这个家,使父亲能够专心工作。母亲常常告诉我们要自力更生,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不能靠别人。母亲的无私奉献成就了父亲的革命事业,也成就了家庭的安宁和子孙的幸福。母亲就像一把火,对人真诚热情,倾其所有助人为乐,用一颗善良的心温暖着身边所有的人。在母亲身上体现了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善良淳朴、忠厚贤惠,对老人孝敬、对爱情忠贞。

    70多年来,父母虽聚少离多,但他们相濡以沫、白头偕老。他们经受考验、彼此忠诚。他们的婚姻美满而幸福。

继往开来 传承家风

    父亲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的书柜里放着各种获奖证书和荣誉证书,是父亲一生为理想奋斗的荣耀,也是我们的传家宝。父母的言行潜移默化影响着我,我为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我要继承这份光荣传统,为建设祖国、完成新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贡献力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0年12月21日 总第361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