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溥仪私藏伪满档案》日本扶植傀儡政权的确凿证据

作者:特邀撰稿人 巩琢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01-08 星期五

    《溥仪私藏伪满档案》由辽宁省档案馆编纂完成,2020年6月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本书选用档案为辽宁省档案馆馆藏的关于溥仪就任伪满执政和称帝后的一段时间内形成的真实记录。这些档案的公布出版,对研究中日关系史、日本侵华史、中国东北14年沦陷史等均有重要意义。

档案记录日本侵略史实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进而武装侵占中国东北地区,并于1932年3月,策划成立伪满洲国,扶植起以前清末代皇帝溥仪为首的汉奸傀儡政权,作为其在东北实行殖民统治的工具,使我国的东北沦陷14年。随着日本战败,伪满洲国于1945年8月18日覆亡。

1932年,朱益藩对《日满议定书》签定提出异议致伪执政府秘书长胡嗣瑗的信。

    《溥仪私藏伪满档案》一书选录档案起自1932年,迄至1936年。该书主要内容包括溥仪同日本勾结的密约;为恢复帝制派人到东京活动的往来电报;溥仪的老师陈宝琛等人写给溥仪的密信;溥仪同外国人交往活动的记录及信函;专供溥仪参阅的国内外报刊抄件及译稿等。例如“伪东北行政委员会关于溥仪执政伪满洲国的推戴书”。伪东北行政委员会是1932年2月5日日军侵占哈尔滨后,策划“建国会议”的产物。当时,日军指使爱新觉罗·熙恰等人出面,于16日在沈阳召开政务委员会议,18日发表“独立宣言”。该会先后于1932年3月3日和7日两次推戴溥仪出任执政。伪满洲国的建立正是日本帝国主义和日本关东军不断推动的结果。再如“郑孝胥在汤岗子拟交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的密约”。该档案所涉及的人事任免需经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批准,从侧面反映了日本侵略者在伪满洲国的国防、铁路、官吏任免等项均享有特权。这与1933年8月颁布的《满洲国指导方针纲要》中“对于满洲国的指导,根据现行体制,在关东军司令官的内部统辖下,主要是通过日本人官吏进行实质性的指导”是一致的。伪满洲国作为傀儡政权的性质一览无余。

    这些档案以确凿的证据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操纵控制伪政权,并扩大对中国侵略的历史事实,真实地反映了日本扶植傀儡政权的阴谋行径。

影印本再现真实历史

    《溥仪私藏伪满档案》出版项目是辽宁省档案馆服务我党和国家中心工作,落实国家档案局“十三五”时期国家重点档案保护与开发工作总体规划,推进档案深度研究,发挥档案的历史凭证作用的重要举措。将“溥仪私藏伪满密档”进行数字化扫描后影印出版,不仅是对珍贵历史文献进行抢救性保护,还为研究日本侵华史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提供了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

    辽宁省档案馆曾于1990年6月编纂过《溥仪私藏伪满密档》铅印版,由原档案出版社出版发行。此次《溥仪私藏伪满档案》的出版,与前一版本最直观的不同,就是本书选用的档案均为本馆馆藏原件全文影印,未做删节。与溥仪自述的《我的前半生》,以及其他相关溥仪研究相比,在真实性方面档案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

    辽宁省档案馆在编纂《溥仪私藏伪满档案》的过程中,本着尊重史实、尊重档案的原则,尽可能呈现和保留档案原状。除采用原档影印,为保留档案原貎外,对于档案标题、人名等都尽可能保持原状。比如:档案中原标题完整或基本符合要求的使用原标题;原标题有明显缺陷的进行了修改或重拟;无标题的加拟标题。标题中人名使用通用名,有名无姓或有姓无名并不可考者,使用档案中称谓。机构名称使用全称或规范简称,历史地名沿用当时名称。同时对于档案所载时间不完整或不准确的,作了补充或订正。

    辽宁省档案馆编纂的《溥仪私藏伪满档案》一书,不仅有助于日本侵华史的研究,且对于从溥仪个案角度切入来了解和研究中国近现代史,也有其意义。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1月1日 总第3623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