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春风得意马蹄疾

——过云楼主人顾文彬的举业之路

作者:特邀撰稿人 沈慧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02-01 星期一

    庚子年即将过去,人们将美好的希望寄托在来年,辞旧迎新,开创新局面。在封建社会,农历新年一过,到了正月,各地的士子们就整装待发,进京赶考,参加春闱会试,地处边陲的士子们赴京的时间可能会更早。自古读书士子从秀才到举人,再到进士,过五关斩六将,考个一甲三名自然最好,但能进入三甲也是了不起的成绩,毕竟一年就两百余人能获得进士的身份。一旦高中进士,就意味着获得了官场的入场券,实现他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过云楼第一代主人顾文彬也怀揣着梦想,一步一个脚印,从苏州到南京再到北京,经过一次次的考试,终于成为一名进士,在举业之路上旗开得胜。

立志举业振门楣

    顾文彬的祖父顾鑑兄弟几人均擅长会计,他的父亲顾大澜如父辈一样“精于会计”。顾大澜弃儒从商后,成为顾鑑的得力助手,父子俩全力经营油行生意。之后顾大澜与友人合伙经营布号,为一家生计忙活。经商是顾家的主业,同时他们将多年积累的钱财投资到田产上,置办田地,纳税收租,因此兼具工商地主的双重身份。顾大澜作为顾家的读书苗子早早中断学业,不仅成为老师蒋实庵的遗憾,还成为他母亲许氏的遗憾。因此许氏将进军举业、重振门楣的希望寄托到孙子顾文彬身上。

    在顾文彬四岁时,许氏便安排自己的表弟魏巽元教其读书,一学就是五年,完成了启蒙教育。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顾文彬九岁之时,改投汪琠门下;次年,他受业于黄鲁詹。道光元年(1821),黄鲁詹病逝。随后,顾文彬重新拜黄鲁詹的弟弟黄鲁江为师。顾文彬接受传统的私塾教育,“四书五经”是最基础的内容,但他对写诗很有兴趣。十二岁那年,顾文彬写了一首咏桃花的诗,其中有“几枝斜竹外,依旧笑春风”之句。老师看后,颇加赞赏,开始“课作诗”,顾文彬正式学习吟诗作对。在十三岁读完“五经”(即《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后,他开始学习写文章,写诗作文是当时的基本功,尤其学习作八股文是头等大事。

顾文彬手稿 苏州图书馆藏

    历代考试是检验一个人学习成效的方法。十四岁的顾文彬经过十年寒窗苦读后,于道光四年(1824)开始了考试生涯,“应县府试”。次年,他又到昆山参加院试,文题“宰我出”,但仍无功而返。院试是清代各省学政主持的考试,因学政又称“提督学院”而得名。通过考试者,称为“生员”,即“秀才”。连续两年进考场失利使顾文彬十分郁闷,更郁闷的是老师黄鲁江要随其兄赴四川,他不得不另选良师江文龄。一晃顾文彬长大成人,家中长辈一方面督促他的学业,一方面为其寻觅佳偶。道光七年(1827)八月,浦氏成为他的新娘。成家立业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顾文彬立业的前提是考上秀才,再向举人、进士的目标迈进。然而顾文彬于道光七年(1827)、道光八年(1828)连续参加两次院试都名落孙山,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自幼喜欢写诗的顾文彬与冯桂芬、郭季虎等人成立了文社。在文社每月数次的雅集上,因顾文彬的诗写得好,每每“首列”,这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些许满足。

顾文彬致华笛秋函

    道光九年(1829)四月二十六日,顾文彬的长子廷燮(后改名廷薰)出生,这个孩子给顾家带来快乐与希望的同时,也给顾文彬带来了好运。这一年,他“县试正案第十名,邑尊杨先生承湛;府试正案第一名,郡尊苏鳌石先生廷玉”。次年,顾文彬再次赴昆山院试,以第六名的好成绩入元和县学,在举业之路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许氏、顾大澜夫妇仿佛看到了顾文彬光明的前途,他们希望其更上一层楼。

乡闱成功圆梦想

    道光十一年(1831),江南发生水灾,水深达数尺。江南贡院在一片汪洋之中,根本无法接纳考生。江苏当道者商量后,决定延期到九月举行秋闱。七月,顾文彬告别家中父母、祖母,当他与妻子浦氏告别时心里却放不下,因浦氏刚诞下次子廷熙还不满一个月,但参加秋闱对顾氏家族和顾文彬来说极其重要,最后他毅然与江云峰老师的妹夫戴榆庭同舟赴金陵,租居在三山街。离考试尚有时日,两人趁机观赏金陵风光,来到报恩寺,但见“报恩塔琉璃金碧,高矗云霄,惜未一登,仅于塔下徘徊瞻眺”。顾文彬久经考场,信心满满,头场首题为“子曰:君子不重一章”;次题为“凡事豫则立”;三题为“所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四句。诗题“采菊东篱下”得“东”字。这次乡试,顾文彬一次通过,中式第七十名。除他外,来自长、元、吴三县的马学易、史国英、朱绶、顾儒宾、章安行、徐绍鏊、申兆英、程典、郏观书都榜上有名。祖母许氏得到顾文彬成为举人的消息后,“倍加喜悦”,为当初决定孙儿从儒而欣慰。如果顾文彬从商,那么苏州便多了一个精于算计的商人,而少了一座江南文化地标过云楼。从这个意义上讲,许氏是顾文彬人生道路上的导师。明清时期,举人雅称“孝廉”,意为孝顺亲长、廉能正直,顾大澜教育儿子“孝廉二字甚不易副,当顾名思义也”。

顾文彬所著《过云楼题画词》苏州市档案馆藏

    顾文彬的妻子浦氏与公婆、祖母一样为丈夫获得功名而高兴,但想到他即将离家赴京参加会试,便“悒悒”寡欢。北京远在千里之外,春闱考验的不仅是读书人所学知识、吟诗作文的能力,还有体力。虽然浦氏心有不舍,却不敢在长辈面前有丝毫流露,唯有在闺房之内与丈夫诉说离别之愁。其实,不忍顾文彬远赴京城的还有祖母许氏,为了顾家的未来和顾文彬的前途,次年正月祖孙俩含泪而别。

    顾文彬与史国英、徐绍鏊等乡试同年相伴进京,沿着运河北上,舟到清江浦靠岸。明清时期,清江浦是京杭大运河沿线上重要的交通枢纽、漕粮储地和商业城市,素有南船北马、九省通衢、天下粮仓等美誉。如今的清江浦就在淮安市清江浦区文庙以西、里运河以南、古清江浦楼以东、环城西路以北的区域。顾文彬一行到王家营换坐“大车进京”,此时的大车估计就是大型的马车。他们一路风尘仆仆到达京城,寄居在苏州同乡程庭桂家中,恰巧顾文彬的老师黄鲁江之侄黄绍贡因赴京兆试也居住在此,两人朝夕相处,“颇慰岑寂”。北国气候与苏州截然不同,风沙肆虐,令顾文彬苦不堪言。因此考试一结束,他便收拾行装回程,四月底到家。这年会试首题为“君使臣以礼”,出自《论语·八佾》,下句为“臣事君以忠”。顾文彬未售,但他的秋闱同年马学易得中会元。

    初次会试失利,对士子们来说是平常不过的事情,顾文彬并不气馁,决心提升自己,于五月初三日投考正谊书院。正谊书院创办于嘉庆十年(1805),由两江总督铁保、江苏巡抚汪志伊创办。道光十三年(1833),顾文彬打算再次赴京参加会试,可祖母许氏对他说:“我年已高,不愿汝远离膝下,此次会试可勿往。”外加妻子浦氏即将分娩,顾文彬便听从了祖母许氏的意见,继续在正谊书院读书。那年二月初四日,三子顾廷烈出生。顾文彬从启蒙到中举之后,虽然师从魏巽元、汪琠、黄鲁詹、黄鲁江、江文龄、杨缉甫等诸位先生,但在正谊书院却遇到了一位对其影响至深的人物——林则徐。这年恰逢江苏巡抚林则徐甄别正谊书院,他看到顾文彬的卷子后,问:“为何不参加会试?”顾文彬实情相告,林则徐“即拔置超等”。不久,林则徐选择正谊书院中能文之士,如胡清绶、冯桂芬、洪鼎、陆元纶、王煕源、王希旦、顾文彬等十余人,每月逢一在巡抚衙门会课,旨在检验并提高他们写诗作文的能力。林则徐的长子林汝舟也参与,“藉收观摩之益”。有一本残缺的《正谊书院小课试帖》,收集了正谊书院学子的试帖诗。试帖诗是一种用于科举考试的诗体,也称“赋得体”,以题前常冠以“赋得”二字得名。这本《正谊书院小课试帖》收录了顾文彬的四首诗,其中一首为“青云满后尘”(得“青”字)诗:

    同具冲霄志,云程万里青。

    相看尘不隔,合使后为型。

    缥缈排丹阙,联翩控紫軿。

    势从平地起,声自步虚听。

    几辈成霖雨,群英聚景星。

    层梯今共蹑,熟路此曾经。

    日月扶轮朗,烟霞拥足灵。

    霓裳欣冷咏,乣缦庆彤廷。

    “青云满后尘”出自唐代诗人杜甫的诗句:“白日来深殿,青云满后尘。”其中,“青云”喻示士子们的远大抱负和凌云壮志,也表达了顾文彬积极进取的良好愿望。在正谊书院学习的时光是充实而快乐的,同门之间相互学习与观摩,对顾文彬的帮助很大。

会试告捷成京官

    道光十四年(1834),顾文彬家里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为妻子浦氏所生第四子未满月而夭折;第二件事为祖母许氏身体每况愈下,“患气虚中满之症,医药罔效”。顾文彬情急之下,到城隍神前祈祷,愿用十年寿命借给老人家,又“割股肉煎汤以进,俱无效”,当年八月许氏离开人世。

    顾文彬办完祖母许氏的丧事后,又开始一次次北上会试。道光十五年(1835),他与程庭桂之弟赓堂作伴进京,两人同居在程庭桂的京城寓所。不料赓堂因“病未终场,医药之事余一身任之,心力交瘁”,顾文彬即要备考,又要照顾病人,这确实难为他。考试结束后,他又与赓堂同归,一路照顾有加。顾文彬的重情重义,让程家人感激万分,因此结下深厚友谊,以致后来顾文彬与程庭桂成为儿女亲家。

    自道光十二年(1832)至道光二十年(1840),顾文彬共参加过五次会试,均告失败,但他的同窗金宝树、冯桂芬却先后金榜题名。为了提高应试能力,顾文彬、冯桂芬、金霭如、金宝树、马昂霄、潘绍棻结文会及写殿试卷会,每月举行三次,每人轮值一会,“又有约课不在此列”。道光十八年(1838),金宝树会试中式。他从知县做起,官至六安知州。在与太平军的战斗中,金宝树不幸阵亡,被赠云骑尉世职。金宝树工于诗古文辞,擅长制义和骈体,与尤崧镇等结问梅诗社。道光二十八年(1848),顾文彬服阕进京,与儿子顾廷薰、金宝树同行。到达泰安时,他们游览泰山,“各坐软舆登山,直至绝顶。玉皇殿院中有圆石数丛,乃山顶也。南天门石磴数百级,上如登天,下如坠渊,舆夫如飞而下,万一失足,便成薤粉,令人不敢萌续游之想。山麓有尼庵禅堂三椽,面对石壁,下临深涧壁上飞瀑,注如匹练,声若雷霆,六月坐此消暑,真绝境也”。顾文彬留下了这段与金宝树共游的记录。

    金宝树比顾文彬年长十一岁,会试中式时已三十八岁,对顾文彬影响不大,但冯桂芬获得会试第一名的好成绩时,他的内心便不平静了。道光二十年(1840),冯桂芬会试中式,殿试第二名——榜眼。顾文彬与冯桂芬为多年同窗好友,一起结社会友,共读多年,又“同居有年”,如今这一升一沉,让顾文彬顿感尴尬与难为情。于是,他背起行囊,“浩然竟归”。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冯桂芬的高中既刺激了顾文彬,又给了他无限希望。

    次年正月,顾文彬再次启程赴京会试,仍寓五圣庵,这已是第三次居住此地了。此次会试首题为“约我以礼”;次题为“君子依乎中庸一节”;三题为“王赫斯怒”五句。诗题“师直为壮”得“平”字。这第六次考试,顾文彬终于成功了,榜发中式第一百七十三名。他认为这次能如愿以偿,与去年冬天做的一个梦有关。顾文彬在自订年谱中详细描述了这个梦境:回到儿童时光的顾文彬,见到塾师江文龄先生进门,手执一卷,“似从书院中接卷而来”。顾文彬急忙上前问是什么题?江老师回答:“文之以礼乐”,而诗题在“《易经》上”。

顾文彬年谱中关于考试题目的记录 苏州市档案馆藏

    梦醒之后,顾文彬“拟一篇格局,作十二股”。及至看到这次考题,虽不符合,但“以礼”两字恰好熟悉,因此“作十二比格局”。而此次的诗题“师壮”二字,皆“《易经》卦名,亦为隐合”,故顾文彬用“子谅”两字作仄音。这科的大总裁王鼎、副总裁祁隽藻、杜受田、文蔚、房师朱应元,复试二等,顾文彬殿试二甲第六十名。这个成绩应该是不错的,总排名相当于第六十三名。那年,会试录取贡士二百零二人,殿试二百零二人,其中:一甲三人,二甲九十六人,三甲一百零三人。朝考时,顾文彬犯了个小差错,当时诗题是“既雨晴亦佳”得“佳”字,但他在诗中抬头处用“化日”二字。王鼎有些不满,认为“化者,死者也,干忌讳”。于是,顾文彬没有得到“入选引见”的机会,他的起点注定是一名小京官。

    顾文彬四岁接受启蒙教育,参加五次院试,一次举人考试,六次会试,终于成功地踏上仕途,光宗耀祖,重振顾家雄风,开启了过云楼顾氏家族的新时代。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1月29日 总第363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