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共产党人的精神血脉

——传承红色基因的家书

作者:中国档案报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08-27 星期五

    红色基因是中国共产党人在百年历史中创造并积淀形成的一种独有的特质。它是共产党人永葆本色的生命密码,根植于共产党人的血脉之中,记录了共产党人筚路蓝缕的来时之路,蕴含着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性质宗旨,镶嵌有共产党人引以为豪的理想信仰,承载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担当。

    2021年2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指出:“要教育引导全党大力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赓续共产党人精神血脉,始终保持革命者的大无畏奋斗精神,鼓起迈进新征程、奋进新时代的精气神。”

    精神所在,就是血脉所在、力量所在。为让红色基因融入血脉,让红色精神激发力量,本期《档案公布·学党史》栏目选登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几封革命战争年代共产党人的红色家书,内容字字滚烫、句句千钧,无不彰显着共产党人坚不可摧的理想信念,其中:1937年,毛泽东在给表兄文运昌的回信中,劝他不要到延安来谋差事,并表示“我们的党专为国家民族劳苦民众做事,牺牲个人私利,故人人平等,并无薪水”,体现了共产党人以身作则,不为亲友谋私利的高尚品格;1928年,被毛泽东赞誉为“有名的工人运动的组织者”郭亮,在牺牲前给妻子李灿英的遗书中写着,“亮东奔西走,无家无国,我事毕矣,望善抚吾儿,以继余志”,表现了他对革命必胜的信心;1928年,革命伉俪陈觉、赵云霄被敌人逮捕,陈觉给妻子、赵云霄给在狱中出生的女儿分别留下一封遗书,两封书信句句带血、行行含泪,却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有的只是革命者对信仰的坚定不移;1935年3月,“我党我军政治工作第一人”刘伯坚在狱中给兄嫂写信说,“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为着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充分表达了共产党人超越个体的家国大爱;1936年,中华民族抗日英雄赵一曼在被押去刑场的路上,给年幼的儿子写下两封遗书,“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蕴含着母亲对儿子深沉的爱与嘱托,凝聚着抗日英雄最真挚的家国情怀。

    红色基因,一脉相承,百年不易。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几经挫折而不断奋起,历尽苦难而淬火成钢,共产党人的红色基因在一次次生死考验中不断传承。共产党人以生命和鲜血、用理想和信念撑起了百年大党的铮铮脊梁,铺下了民族复兴之路的块块基石。重温他们留下的一封封激情澎湃、热血沸腾、饱含浓厚炽烈红色基因的家书,字里行间生动呈现的对理想的坚守,对信仰的忠诚,为革命不怕牺牲的顽强意志,为人民谋幸福的如磐初心,必将点亮我们的精神世界,烛照我们的奋进之路。

毛泽东给表兄文运昌的信

    1937年,文运昌因家庭生活困难,致信毛泽东,希望得到帮助。11月27日,毛泽东给文运昌的回信,表达了对亲人去世的“至深痛惜”,并劝他不要到延安来谋差事。毛泽东表示,“家境艰难,此非一家一人情况,全国大多数人皆此,惟有合群奋斗,驱除日本帝国主义,才有生路”,“我们的党专为国家民族劳苦民众做事,牺牲个人私利,故人人平等,并无薪水”。这封信体现了毛泽东以身作则,不为亲友谋私利的高尚品格。

陈觉和赵云霄的遗书

    陈觉(1903-1928),原名陈炳祥,湖南醴陵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赵云霄(1906-1929),原名赵凤培,河北阜平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期间,陈觉和赵云霄结为夫妻。1928年,陈觉、赵云霄夫妇被敌人逮捕。10月10日,陈觉在给妻子的遗书中说:“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1929年3月24日,赵云霄给在狱中出生的女儿留下遗书:“我很明白的告诉你,你的父母是个共产党员……望你好好长大成人,且好好读书,才不负你父母的期望。”此件系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秘书厅的手抄件。

郭亮给妻子李灿英的遗书(柳直荀转抄)

 
郭亮与妻子李灿英合影

    郭亮(1901-1928),湖南长沙人。1921年冬,郭亮由毛泽东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主要从事工人运动,被毛泽东赞誉为“有名的工人运动的组织者”。1928年1月,郭亮到湖南岳阳组织武装起义,3月27日,由于叛徒出卖而被捕,29日被害于长沙,时年27岁。牺牲前,郭亮在给妻子李灿英的遗书中写道,“灿英吾爱:亮东奔西走,无家无国,我事毕矣,望善抚吾儿,以继余志”,表现了其对革命必胜的信心。

刘伯坚在狱中写给诸兄嫂的信

 
刘伯坚
 
 
 
 
 
    刘伯坚(1895-1935),四川平昌人。1920年,刘伯坚赴法勤工俭学。1922年,他与周恩来、赵世炎等人发起组织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红军长征后,刘伯坚奉命留在苏区坚持斗争。1935年3月4日,刘伯坚在率部队突围时不幸负伤被捕,21日,在江西大庾(今大余县)被敌人杀害,时年40岁。1935年3月,狱中的刘伯坚在给兄嫂的信中写道,“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把三个幼儿的养育都要累着诸兄嫂……为着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充分表达了共产党人坚定的革命信仰和超越个体的家国大爱。

赵一曼给儿子陈掖贤(小名“宁儿”)的遗书

赵一曼

    赵一曼(1905-1936),四川宜宾人。1926年夏,赵一曼加入中国共产党。九一八事变后,她被派往东北地区进行抗日斗争。1935年11月,赵一曼在一次掩护部队突围的战斗中,身负重伤被捕。1936年8月2日,她在黑龙江珠河(今尚志市)被敌杀害,时年31岁。在被押去刑场的路上,赵一曼给年幼的儿子写下了两封遗书:“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母亲死后,我的孩子要替代母亲继续斗争……”这两封遗书抄件,是在《关于赵一曼逃走前后的状况以及其死》的报告中记录的。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8月27日 总第3723期 第二三通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