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迷雾重重的杭州皋亭神原型

作者:任 轩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1-09-06 星期一

    杭州城北诸山在历史上被称为半山或皋亭山,即如今的半山、老虎山、黄鹤山、元宝山、皋亭山、桐扣山、佛日山。半山也好,皋亭山也罢,其文意既是山体之名,也是方域之称。华夏多山,皆有其神,半山皋亭神的类型、发展脉络尚未见专门研究。

神祠遍城“马甲”多

    南宋的地方志里,皋亭神庙“马甲”甚多:皋亭庙、皋亭神祠、崇善灵惠王祠、半山庙、灵惠庙、崇善庙、崇善王庙、半山祠。山上山下叫法不同,同一本书称呼有别。这也反映了皋亭神影响力大。南宋时,皋亭神在杭州的行祠有40多处,最有名的两处在东河淳祐桥(一作“淳佑桥”)和运河江涨桥,其中又以江涨桥化度寺的灵惠庙历史最为悠久。

    皋亭神诞辰据说在农历九月,具体哪天说法不一:据《梦粱录》,为九月初一日;据《申报》,则是九月初三日。皋亭神在杭州的影响还体现在元宵灯会上,据《申报》报道,即便如1895年至1897年经济大环境不好、又受战争影响之时,杭州元宵节接连三年冷清,但崇善庙仍出了灯队。

亦俗亦佛著神迹

    历史上皋亭神有四种身份:在山上为山神;在山下则是土地神和河神;第四种身份叫伽蓝,即佛教护法神。

    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十二月初八日,杭城起火,自巳至戌,焚3700多家,后得神助,火才熄灭。上述内容出自清人王士禛的《居易录》,书中提到助人灭火的神有两位,即崇善王和桂宫王,崇善王就是皋亭神,并云:“今昭庆寺伽蓝是也。”

    皋亭神入佛的故事,唐代《续高僧传》、南宋《释门正统》等均有述及。据《释门正统》卷二载,“贞观九年(635)十二月,余杭法忍寺请敷演大教。至十年(636)正旦,皋亭庙神请受菩萨大戒。云:‘禅师曾经过庙庭,弟子巡游不在。今故远来求师授戒。’师即索炉然香,云:‘吾为檀越受菩萨戒。’神蒙戒已,即便辞去”。

无论“顼”“项”皆假托

    《咸淳临安志》将“灵惠庙”列在卷七十二《仕贤》里,表明皋亭神有人物原型。该书记载的皋亭神姓名和身世,是现能索骥的最早出处,此后《梦粱录》及各朝地方志、文学作品,均言皋亭神姓“陈”,但其名则为“项”或“顼”。《咸淳临安志》(中华书局1990年影印清道光十年即1830年钱塘汪氏振绮堂刻本)中介绍皋亭神:“神姓陈名顼(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宋咸淳临安府刻本影印原书版《咸淳临安志》作‘项’),字行嵩,会稽人。仕东晋,尝使虏,羁留三年,仗节不屈,拔剑斫臂,复命于朝。历青、扬、荆、广四州刺史,食邑钱塘、海盐、盐官三县。葬于皋亭山,因庙焉。”

    《咸淳临安志》所讲皋亭神,所据基本为鲍黉的《灵惠庙碑记》:“神姓陈氏讳某。”但《咸淳临安志》中记载的却是:“神姓陈名顼(项)。”后人补前人缺之事,本无可厚非。但《灵惠庙碑记》中又云:“见于高僧传者又如此。”高僧传,当为《续高僧传》,其言:“皋亭神,姓陈名重。”鲍黉既阅《续高僧传》,为何忽略“名重”而写“讳某”?这或许是鲍黉无法直言真相时,采用的隐喻之法。

拨开迷雾说原型

 
位于浙江杭州半山的望宸阁 余文华 摄

    综合史载归纳,皋亭神原型特征主要有三:一、在历史上有过崇高的地位;二、在江南有广泛的影响力;三、存在由民间俗神被佛教吸纳的现象。因此,笔者认为皋亭神的原型人物很可能是项羽。

    在汉语世界,“霸王”二字堪称项羽的代名词。项羽神的威名亦振聩于史,传说六朝时湖州项羽神干涉阳间政事,食邑二千石的地方官对其都忌惮三分。唐朝狄仁杰毁项王庙时,也不得不考虑民间崇祀项羽神之风,先舆论造势,以檄文告之天下,再“焚燎祠宇,削平台室,使蕙绵销烬,羽帐随烟”。宋代谈钥则于《嘉泰吴兴志》卷十三《寺院》云:“楚帝寺,在东北一里,古项王庙也。梁太守元景仲梦伟人羽葆甚盛,请居宅为寺,遂舍宅建,昭明太子撰碑。以陈封项王为楚帝,因呼楚帝寺。”

    笔者之所以认为项羽很有可能就是皋亭神的原型人物,基于两个原因。其一,项羽庙又叫灵惠庙。宋人许表作《项王庙(在乌江,号灵惠庙)》诗云:“千载兴亡莫浪愁,汉家功业亦荒丘。空余原上虞姬草,舞尽春风未肯休。”此诗引自清厉鹗《宋诗纪事》卷四十九,标题中的内容为厉鹗所注。另外,历史上西安、衢州等地均出现过“项王庙又名灵惠庙”之说。其二,历史文献中,半山还有别的项羽文化元素,最显著的当数亚父冢。《咸淳临安志》卷八十七载:“亚父冢,在皋亭山。亚父陈重生,有神异,寿百余而终。今显灵其地,有祷皆应。”关于“陈重生”,有解读为姓陈名重生者,如嘉靖《仁和县志》;有解读为“陈时重生”者,如雍正《浙江通志》。字面还可理解为在陈朝时复活,亦可引申为所述对象在陈朝时曾获最高礼遇。558年,南朝陈皇帝陈霸先封项羽神为帝;688年,狄仁杰毁项羽神祠。如果说“封帝”对应“重生”,“毁祠”对应“离世”,二者相距130年,正应了“寿百余”,虽余略多,却和《咸淳临安志》造假名、存矛盾之良苦用心一脉相承。所谓“亚父冢”,很可能并无真实之墓,而是隐喻,是留给后世一把解读半山和项羽关联的“密钥”。顼,古帝颛顼的省称。写作“陈顼”,隐喻有过帝王之位者。若是陈项,从字面意义,即与“项”相关之人;从典故而言,班固《汉书》便是将“陈胜项籍”并为一卷作传。

    像密码一样存在的还有两座庙。《咸淳临安志》卷七十三记载,“苏将军庙,在肇元乡,钱氏建。按:神东晋骠骑将军。苏氏,崇善王之麾下”,“灵应庙,在肇元乡。按:神杨都督,系皋亭山崇善王之佐将”。骠骑将军和杨都督都是崇善王的部下,喻示崇善王有“王爵”。且湖州、海盐、杭州等有霸王庙的地方,皆有苏将军庙,且相距不太远。

    在南宋,不仅项羽神在绍兴年间获得敕额和封号,还有和灵惠庙同时期存在的祀项羽神的霸王庙,均在运河边芳林乡。若皋亭神原型真是项羽,为何不能直说呢?绍兴十九年(1149),宋高宗征半山皋亭神庙之地建崇光寺是否也与此有关?能够让人信服的理由,笔者也在等待。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1年9月3日 总第3726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杨太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