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近代京津民众溜冰拾趣

作者:特邀撰稿人 杨仲达 李琦琳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2-01-21 星期五

    作为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城市,北京因地处中国北方,一入冬季便是冰封大地,甚至白雪皑皑。早在100多年前,随着西风东渐,文化融合,西方体育运动传入中国,京津两地的人们经历了从冰雪活动到冰雪运动的转变。回望过去,在一份份旧报刊上刊登的那些读来令人惊叹不已、趣味十足的故事中,我们发现,其实中国人早已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中感受到冰上舞动的快乐了。

    冰上活动数冰床

    冰床是中国北方冬季冰上载人、运货的重要工具。北宋沈括《梦溪笔谈》载:“信安、沧、景之间(今河北沧州、霸州一带)……冬月作小坐床,冰上拽之,谓之凌床。”清乾隆年间(1736—1796),天津诗人查为仁《莲坡诗话》中载:“天津城南,地势洼下,夏潦秋霖,汪洋弥望,冬则冰胶如镜,居民以凌床往来,其行如飞。”冰床还是文人雅士聚会的场所,清末民初每届冬月,北京前三门(即前门、宣武门、崇文门)外河水封冻时,风雅之士便将几个冰床组合在一起,相约而来,围炉饮酒,烘砚赋诗,如入水晶之境,又如泛舟银湖,别有一番意趣。1918年,《新青年》载沈尹默的诗《大雪》:“小雪封地,大雪封河。封河无行船,封地无余粮。无行船,乘冰床。无余粮,当奈何?”足见冰床的普及程度以及给人们的深刻影响。但冰床当时仅可称为冰上活动,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冰上运动,更未上升到竞技体育的范畴。

    

1931年,《良友》画报第54期刊登的照片《冰床——冬季冰上之代步物》。

    溜冰运动进华北

    近代中国屡遭列强侵略,天津更是出现了9个国家的租界,随着外国侨民在京津两地活动增多,溜冰运动被引进中国。1890年,天津英租界管理者在紫竹林修建游戏场,内设溜冰场,由英国人经营,实行会员制。溜冰场是冬天由网球场经过人工浇水而成,四周用铁架和芦席搭成室内样式,分一大一小两部分,小冰场专为儿童和初学者设立。1893年,天津溜冰俱乐部成立。

    1933年,《时代》杂志第3卷第9期刊登的组图《溜冰乐——北方都市特有之游戏》,其中有儿童使用冰床的场景,以及张伯苓第四子、有着“陆怪”之称的张锡祜溜冰照(左中)。

    外侨开展的溜冰运动,当时的天津人却不懂其中的乐趣。冬天,洋人脚绑快刀,在河道的冰上滑来转去,中国人聚在河堤上欣赏“西洋景儿”,这是冯骥才《俗世奇人》一书中描绘的景象。还有文人为此赋诗一首:“脚缚快刀如飞龙,舒心活血造化功。跌倒人前成一笑,头南脚北手西东。”及至1928年1月,《大公报》同时报道了天津意国花园和北京(1928年6月,北京改名“北平”,新中国成立前夕恢复旧称)北海公园的溜冰大会,并不无讽刺地称之为“争奇巧”,认为都是贵族式的娱乐。

    20世纪20年代,随着英租界“外人溜冰游艺会”不断筹办溜冰场,华人开始涉足其中。最初由于中国人不善溜冰,且冰场费用较高,所以参与其中的人不多。1928年2月,天津意国花园冰场举办了一场大型溜冰会,现场还有乐队助兴。虽然参加活动者达200余人,但华人占比仅过半数且平均水平不高。外侨希时髦小姐在青年组中技术最好,她年方16岁,天津话极其流利,身材适中,面目俊美,穿翠绿色外衣,其上缀以黑花,迎风舞动,更显娴雅宜人。希时髦之父也是溜冰健将,和女儿同场进行了表演。华人中就职于武斋洋行的刘姓男子水平最高,在冰上滑行、旋转如行云流水,毫不迟滞。据1930年时记者的调查,天津最早建成的英租界溜冰场华人会员仅30人左右,可谓寥若晨星。当时,梁炎卿(英商怡和洋行买办,天津近代早期买办之首富)的几个女儿,已经能够在冰面上翩翩起舞、婉若游龙,是津门冰上体育运动的佼佼者。

    1931年,《时代》杂志第2卷第4期刊登的组图《北平化装溜冰大会及西湖之雪》。

    随着溜冰场竞相开业,费用降低,商家为追求收益,至少要收回成本,所以门票多为季票或会员票,一次购票,不限使用次数,当然也规定了门票实名制,不许转借。故而人们和冰面接触的机会变得多了起来。以天津为例,1928年天津最好的英租界溜冰场的季票为15元。到了1937年初,天津市体育场溜冰场季票为1.5元,第一公园溜冰场也是1.5元且能打八折,南开中学溜冰场会员会费普通组1元、特别组2元,中日中学溜冰场免费,宁园溜冰场门票分为1元季票、6角月票和1角临时票三种,特一区溜冰场票价4元但基本能打五折。由此,溜冰运动逐渐受到百姓欢迎,他们乐于参与其中,水平也开始突飞猛进。溜冰运动很快在京津两地普及开来。

    京城的溜冰大会兴起早,参与人员广泛,高潮迭起。1929年,燕京大学举办的溜冰大会,特请来美国大使馆的乐队为大会助兴。1930年,燕京大学溜冰大会的参与人群扩大至社会各界。大会当日,为方便参会人员出行,校方专门加开了长途汽车,并在南池子北口开辟了停车场。1930年,新华门内三海(即北海、中海、南海)溜冰场举办的溜冰大会中既有拾番薯、穿针比赛等娱乐项目,又有男子1000米速滑等竞技项目。1932年1月举办的北海溜冰大会,运动员和观众总数竟达3万多人。

    化装溜冰现京城

    溜冰本是体育运动,为了增加娱乐性,吸引更多人加入,化装溜冰会于20世纪30年代前后在京津两地兴起,并呈勃发之势。

    1928年1月8日,北京北海公园举办“万国化装溜冰大会”,冰场占地20余亩,并准备了奖品。大会当日,到场数百人,公园门前车水马龙。人物的装束更是千姿百态:有位女士穿着翠绿色服装,背后浓绿,腹部颜色较淡,头戴蛤蟆头套,面部为玻璃罩;有些爱美的女士,穿着西洋流行服饰,如黑底红边的舞蹈服,头顶喇叭形尖帽,显得轻盈绰约,滑行起来如燕子穿林;还有威风凛凛的黄天霸、小心谨慎的小沙弥等等。墨镜、花翎、旱烟袋、凉帽、纱裙、蟒袍玉带全都被众人披挂上场,更有甚者,端着火锅前来……最后,六七十人结队滑行,不时摔作一团,欢笑不断,意趣盎然。6天后,北京一处日本人开办的冰场再起高潮,因为不收费,这次溜冰大会到场2000多人,精心化装的达200多人。一个高大的德国人扮成一个中国北方妇人,手里还拿了个手绢;一对日本姐妹,扮了京剧《虹霓关》的造型;还有穿婚纱的、反穿羊皮袄的……光怪陆离,令人目不暇接。这一年,燕京大学、协和医院也都举办了化装溜冰会。

    翩跹身姿舞津门

    1931年2月1日,《大公报》刊出消息,为“提倡冬季户外运动及冰上技术以发达艺术化之体育”,报社于2月8日在南开大学秀山堂前的露天溜冰场举办“全市化装溜冰大会”,免收报名费,因场地关系限200人参加,凡具有溜冰技术或身穿奇装异服者均可参加,但没有溜冰鞋者不能入场。这是天津人首次面向社会举办的化装溜冰比赛。大会聘请著名体育教育家章辑五任总裁判,天津体育界名人男女各3名及大公报社1人为裁判。《大公报》于2月6日刊出比赛技术评判标准为“姿势、精神、敏捷、技巧、气力”五方面,化装评判标准为“新颖、完整、毕肖、美丽、精巧”五要素。优胜第一名奖励银杯,第二、三名奖励银盾。天津英瑞炼乳公司特别赞助,凡参赛运动员每人赠飞鹰老牌炼乳1筒,优胜前3名每人赠大、中、小筒炼乳各1筒。

    2月8日,化装溜冰大会在大雪中如期举行。南开大学名人、有“海怪”之称的严仁颖担任主持人,他负责发出拾番薯赛跑、倒跑、双人赛跑、团体传球4项比赛的指令,这之后为个人自由表演。张伯苓第四子、有着“陆怪”之称的张锡祜,本是冰场上的高手,此次匆忙到场未带化装用品,临时借到短裙、风衣、小帽粉墨登场,以致赤腿露肘,表演一会儿就退场了。溜冰大会上,有蓬发、小须饰卓别林的,扮得十分神似,且溜冰之际不时故意摔倒,引来观众大笑;有戴着纸制罗汉面具的;有穿着白色西班牙服装的;还有扮猪八戒的……一众南开大学学子中,年龄最小的周公权反穿皮袄,饰一老人,被观众称为“小老头”;周恩洪则穿红白相间的衣服,手拿弓箭,模仿希腊神话中的人物;金桢弼打扮成卖包子的小贩。最抢眼的3位女士分别是:燕京大学学生吴佩球(汇丰银行天津首席买办吴调卿之孙女)和她的胞妹吴佩珩以及汇文中学的陈烨。吴佩球穿的黑色衣服上用白色材料装饰成骨骼样式,远望如魔术中出现的骷髅;吴佩珩全身红衣,鲜艳夺目;陈烨的衣服是用旧报纸做的,上面还画了溜冰人,最为经济实惠。

    1931年2月15日,《大公报》刊登的《南开中学化装溜冰大会写真》,左图为化装组第一名严仁颖,右图为第二名吴慕贞(左)和吴佩珉。

    最终评定结果,金桢弼、吴佩球、金厚芝分获前三名。赛后,《大公报》记者采访了优胜者。金桢弼是吉林延吉人,自幼酷爱溜冰,10年前来津,考入南开中学,后升入南开大学。他还擅长田径赛、球类,曾为南开大学棒球队队员。此次,他参加溜冰大会,不知穿何种装束为好,因总在学校门口吃包子,于是千方百计把包子铺掌柜的衣服借来一身,并买了个篮子背着,不料却因最“神似”而夺冠。1927年冬,吴佩球就曾应友人之邀,到天津英租界溜冰场学习溜冰。她考入燕京大学后,主修家政学科,连续两年夺得校内化装溜冰大会第一名。她此次回津探望家人,恰逢溜冰大会举行,便一展风采。获得第三名的金厚芝为清朝肃亲王善耆第十七子,本名宪基,时年23岁,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骑兵科,住在北平东城船板胡同。他从小酷爱溜冰,曾经长期练习,此次专门乘火车来津参加大会。

    2月14日,南开中学室内冰场化装溜冰会高潮再起。章辑五到会致辞后活动开始,南开大学、南开中学的冰上健儿尽情表演。主持人严仁颖背着玩具、糖果,脸上贴了许多棉花,化装成圣诞老人。张锡祜肩挑一副扁担,吴慕贞装扮成护士,吴佩珉为骑马师装束,金桢弼一身朝鲜族服装,方友文拿着弦子、横笛化装成算命的盲人在冰场上到处给人看相。裁判按照化装和技术两组分别给出成绩,化装组前三名为严仁颖、吴慕贞、方友文,技术组前三名为俞启孝、邹致圻、金桢弼。

    自南开大学溜冰大会开了先河,天津各溜冰场化装溜冰大会开始热闹起来。商业经营的溜冰场更是利用此噱头提升人气,增加收入。1932年1月3日,北宁铁路局在宁园举行化装溜冰大会,唱主角的是铁路局职员及其家属。此后,宁园的溜冰大会因其冰面广大逐渐成为津门一大特色。其他如特一区、市立体育场、中日中学等溜冰场,每年均有花样翻新的化装溜冰活动。老牌的英租界溜冰场更是每年早早打出广告。1937年初开张的特一区溜冰场,也以化装溜冰为当年冰场营业开场,冰上奔驰着葡萄仙子、印度女王、摩登少女、浪荡公子、龟精、玉兔、孙悟空……各种灵动的造型纷纷登场。

    化装溜冰大会以健身为目的,娱乐为媒介,为平津地区的人们带来了独属于冬日的欢乐,促进了人们溜冰技术的提高,为冰上竞技运动的开展打下了基础。时光荏苒,至今想来,那些或优雅或有趣的冰上身姿仍令人不觉莞尔。

    天津市档案馆供图

    1930年1月23日,《时代》杂志刊登的北平燕京大学化装溜冰大会组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2年1月21日 总第3784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