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中国画里的村庄

——走进三门东屏古村落

作者:叶雪珍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2-03-29 星期二

    有人曾说:东屏是中国最好的古村落建筑群,台州最好的山水画廊,三门最佳的人居环境!这样的赞美虽然不乏夸张的成分,但东屏村溪水环绕,群山如屏,曲巷纵横,古宅幽深,集秀美、古朴、宁静于一身,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山深人不觉,共居图画里”,这里被誉为“中国画里的村庄”

    东屏村因村东的东坑山形似一座帷屏,故名东屏。元朝至正年间(1341—1368),陈晋挺太公系金华东阳艮溪人氏,任宁海县教谕,子陈拱辰,在游玩东屏山水之后,爱上东屏山水秀丽,资源丰富,渔盐之利,舟船通便,于是择居东屏,为东屏村始迁祖,从此子孙绵延,经过600多年的繁衍,至今东屏村已是三门县陈姓第一大村。东屏村,2012年被列入浙江省首批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2013年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2016年在“老外眼中的古村落”网络投票评选中位列前十名。

《老宅门》 梁建波 摄 

陈氏宗祠 凝聚宗族乡情

    作为宗族文化的中心,陈氏宗祠一直是历代东屏儿女精神寄托的纽带。东屏村后来能发展成为三门县陈姓第一大村,陈氏宗祠无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陈氏宗祠的历史就是一部东屏村落发展史的生动缩影。

    东屏陈氏宗祠前临岙里溪,西邻风水墙,是一座仿明式建筑,建于清乾隆年间。其最早历史,则可上溯至明代中前期。

    乾隆年间,升平日久,人丁渐增,宗祠的重建就提上了东屏族人的议事日程。乾隆十六年(1751),东屏首富陈懋荩勇于任事,“不避心劳,率众而创建之。使门堂寝室,焕然整齐,而先灵得所依庇。又中建戏台,雕文刻镂,而人神并砥光彩,其有功于祖宗独厚”。

    宗祠的重建成为当时东屏的头等大事。东屏儿女富者出资,贫者出力。此后,族中主事人陈成森又在其父陈懋荩等人的基础上,再增修宗祠。两排小屋,原来只可容膝。陈成森则“鸠工饬材,改造岑楼,栋宇翚飞”。当时,祖宗神灵尚未有式凭之所,陈成森“从而起造台座,镂金错彩,极其华丽”。等到工告落成,神主入祠,陈成森又“为之设立规条,分派三房轮流挨值。每年于冬至告虔之日,陈设俎豆,猪羊各一,分赐胙肉”。

    至此,东屏陈氏宗祠才形成我们今天见到的格局。它前为门楼、戏台,两者相连;中间为天井,两旁设厢房,后面是三间正堂。整个宗祠青砖黑瓦,构筑宏丽,工艺精美,具有鲜明的浙东沿海地区的四合院落风格。其中,石雕、木雕、彩绘尤具特色。

    东屏陈氏宗祠正堂高悬“敦厚堂”匾额。“敦厚堂”是东屏陈氏宗祠的堂名。“敦厚”是东屏人的立世之本。《家规十则》中就提出了对东屏成为“仁厚之乡,礼让之族”的期待。东屏子弟往往和易长厚,敦笃彝伦,多恂恂君子。

    东屏陈氏宗祠正厅两侧悬有两副楹联。其一云:“已成风俗归邹鲁,共约文章到汉秦。”

    元朝至正年间(1341—1368),东屏陈氏鼻祖陈笏任宁海教谕,振兴学校,造就人才,有功于斯文不浅。他晚年解组归田,宁海诸生有《道南集》一书相饯别。联出《道南集》,表示了诸生对陈笏道德文章的高度推崇和赞誉。据《东屏陈氏宗谱》,此联原载于《宁海县志》及东阳家谱,然今存宁海明、清诸志俱未载陈笏其人其事。《道南集》亦久已亡佚。

    其二云:“本支自昔开派传妫水渊源远,昭穆于今序祠镇屏山享祀长。”

    上联言,陈氏出自妫姓,乃虞舜之后,历史源远流长;下联言,东屏陈氏列祖列宗在屏山颍水之间繁衍生息,子孙代代无穷。

    戏台与宗祠正堂相对,除了经常演戏娱民之外,还具有谢神还愿的特殊意义,如“做老爷戏”。整个戏台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别有风姿。其梁枋、柱头、雀替、斗拱、天花、角梁、栏杆等木构件上布满山水、花鸟、人物等彩绘,大量采用旋子彩绘手法,甚至“饬以金玉”,使用等级最高的和玺彩绘。如此彩绘,在整个三门湾地区较为少见。

    历经数百年的风雨侵蚀,宗祠老了。但从合抱粗的梁柱、雕花的础石和精美的彩绘中,我们仍能感受到其雄伟凝重和当年的富丽堂皇。鸡笼顶戏台、藻井上的彩绘、台前石柱上的雄狮会让人想起旧时的那份热闹。

 

“华堂三台” 见证百年沧桑

 《老宅新面貌》 梁建波 摄

    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沿海人民终于迎来了展界开禁,三门湾百姓陆续复迁故土。经未、曰、公三辈祖孙三代人的努力,至公辈先祖,其家族已是富甲一方。财兴带来丁旺。历经九代单传,至公辈先祖,育有六子,谱上称六份。富甲一方的公辈先祖,大兴土木,为六个儿子建造了三座精美的四合院,称“华堂三台”。

    “华堂三台”第一台,叫“下新屋道地”。

    这一台屋是公辈先祖为第五、第六两个儿子所建的,新中国成立初毁于一场大火,现在的三层楼是后来建造的。屋内保存了一把重120斤的大刀和一块重360斤的石墩,是第五个儿子陈式栋练武时使用的。他是东屏陈氏二十三世孙,清乾隆庚子年(1780)武科举人,全国第五名,浙江第一名。

    武举人用的这把大刀就是东屏人铸造的,始迁祖陈拱辰有着锻铁冶炼的精湛技艺,这一技艺出自家传。当他徙居东屏后,便将这一手艺传至后人,其中秘诀代有所承。

    一代一代的东屏人,鼓红炉火,抡圆胳膊,挥汗如雨,将一件件精美的铁器远销至宁海、象山、海门、天台、临海、黄岩等周边数县,产品供不应求。精明的东屏人还将铁匠铺设至宁波、石浦等码头,就地销售,既方便了当地人的需求,又减少了运输成本。1920年,东屏人为普陀山普济寺铸造铁钟一口,重达800斤,图文清晰,声音洪亮,名声远播。

    “华堂三台”第二台,叫“老屋道地”。

    这座四合院用材讲究,规模宏大,布局精巧,精雕细作,极尽奢华。它的楼板都有十几厘米厚,柱子合抱粗。一般的四合院都是独立的,而这座建筑是由三个四合院连在一起的,俗称“三台九名堂”。外面这一台早年毁于一场大火,据说是一个子孙点着火柴想看看煤油桶里还有多少煤油,结果火柴掉进煤油桶里着火了,他一着急用脚一踢,踢翻了煤油桶,煤油洒了一地,结果火把整个房子都烧了。

    “华堂三台”第三台,叫“上新屋道地”。

    这座秉承了明朝建筑风格的古民居四合院,结构严密,恢宏大气。建筑坐北朝南,临街面溪,通面阔23.09米,进深37.36米。前临水口街,为相对独立的二层二开间临街店铺;东侧为三层三开间楼房,飞檐翘角,豪华精美,是东屏建筑群中唯一保存下来的一幢三层楼房。后依凤凰山,为二进式四合院落;台门朝西,门楼上嵌“庚子科亚魁”石匾,三石阶通往第一天井,曲折转弯进入第二进院落门厅。天井铺石板,门厅前置有照壁。第二进正房七开间,中设堂前,檐廊为卷棚顶,前后单步梁,明间梁架四柱七檩,次间为五柱七檩。檐柱与梁坊架斗拱,上有花草刻饰图文。堂前石础圆鼓形,刻祥云仙鹤图案;正房两侧为12扇雕花木窗,上下雕板刻着人物故事,山水走兽,工艺巧夺天工。 

曲巷古道 诉说曾经辉煌

    东屏古村曲巷纵横,古宅幽深。进入东屏村,穿梭于小巷,感慨岁月流逝。那些年代久远的老房子,镌刻了深深的历史痕迹,成为不同寻常的印记。寇肆扰,清初海禁毁村,几度涅槃,重建后其村庄采用组团式布局,修建厚墙、狭巷、窄窗为代表的海防特色建筑,被誉为“中国海防文化第一村”。

    渔盐古道,穿东屏村而过,蜿蜒于村北白栲岭上,连绵数十里,“上通台温,下接宁绍,往来行人络绎于其间”,东屏村一度曾是三门湾地区的一个商品集散地,有“东屏府”之美誉。古街沿溪而建,民宅随地势而筑,错落有致。村内保留陈氏宗祠、“华堂三台”等多处历史建筑,具有较高的观赏和研究价值,为研究当地民居特色及工艺提供了一定的实物资料,享有“浙东传统民居博物馆”的美誉。

    沉淀了岁月与时光的东屏古村落,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今天,通过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保护、修缮,必将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份不可复制的文化遗产。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2年3月25日 总第380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