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推动全国性的思想解放运动

——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掀起全国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

作者:马 菲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3-05-05 星期五

    1978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头版刊发了一篇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这一推动思想解放的名篇一经发表,就掀起了一场席卷全国的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成为改革开放的破晓之光。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刊发的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箭在弦上

    “文革”结束后,一些领域的拨乱反正已经逐步展开,经济建设与社会各项事业都有所恢复和发展,人民群众期盼已久的安定政治局面开始形成。但在涉及指导思想方面的根本问题时,几乎都同“两个凡是”的方针发生冲突。

    要走出徘徊、摆脱彷徨,就必须回应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应当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毛泽东的指示?判定真理和历史是非的标准到底是什么?这些问题引发了实事求是与“两个凡是”的争论。

    关于真理标准问题,毛泽东在其浩繁的理论著作中进行过多次阐述。1937年7月,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明确指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1940年1月,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再次强调:“只有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1963年11月18日,毛泽东在审阅《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两条路线——五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一文时,加写了“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基本观点的最明确的表述。

    针对“两个凡是”的思想禁锢,邓小平多次旗帜鲜明地表示,“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我们要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1977年4月10日,邓小平致信党中央,郑重提出“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邓小平提出了“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的概念,强调要把毛泽东思想作为一个科学的理论体系看待,而不是断章取义。由此,他发出了批评“两个凡是”的先声,并为批判“两个凡是”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武器。5月3日,中共中央转发了这封信,肯定了他的正确意见。7月,党的十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邓小平作了题为《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讲话,再次重申要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这个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原则。

    1977年底,中央党校在组织讨论中遇到应以何为标准认识历史是非的问题,依据主持中央党校常务工作的副校长胡耀邦的意见,提出研究党的历史要遵守两条原则:一是完整准确地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有关原则;二是以实践为检验真理、辨别路线是非的标准。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创办了《理论动态》内刊,作为思想阵地,进行相当活跃的内部大讨论,理论学习空气为之一新。

    与此同时,人民日报社编辑部注意到,在发表一些批判“四人帮”谬论的文章后,许多读者来信总会依据“毛主席语录”进行僵化的评判。报社编辑部由此认识到讨论真理标准问题是很有必要的,并开始就这一主题组织文章。1978年3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标准只有一个》的评论文章,明确提出“真理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社会实践”。这篇文章发表后,收到一批读者来信,大部分对文章内容持有异议,认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为此,报社编辑部决定继续组织文章进一步厘清这个问题。

    至此,一场思想政治领域评判思想是非、理论是非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已经箭在弦上。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开启思想解放闸门

    1978年初,曾参加中央党校关于路线是非标准问题讨论的杨西光调至《光明日报》任总编辑。他在拟刊发的《光明日报》哲学专刊上看到一篇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文章后,敏锐地意识到这篇文章所讨论问题的重要性,决定将其从哲学专刊上撤下来,修改后放在头版发表。

    4月13日,杨西光将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胡福明、中央党校理论教研室的孙长江等人以及《光明日报》理论部人员召集到一起讨论文章的修改。经反复修改后,文章定名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交时任中央党校副教务长吴江修改,并于4月27日送胡耀邦审阅定稿。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最终修订稿(部分)

    5月10日,经胡耀邦审定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首先在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刊发;次日,《光明日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在头版公开发表该文,新华社当天发了通稿;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以及《解放日报》等全文转载。之后,又有多家省报转载。

    文章旗帜鲜明地指出,社会实践不仅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之所以有力量,正是由于它是经过实践检验了的客观真理,正是由于它高度概括了实践经验,使之上升为理论,并用来指导实践。当前,“四人帮”加在人们身上的精神枷锁还没有完全粉碎,对“四人帮”设置的禁区“要敢于去触及,敢于去弄清是非”。

    文章还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并不是一堆僵死不变的教条,它要在实践中不断增加新的观点、新的结论。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凡有超越于实践并自奉为绝对的“禁区”的地方,就没有科学,就没有真正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拿现成的公式去限制、宰割、裁剪无限丰富的飞速发展的革命实践,这种态度是错误的。我们要有共产党人的责任心和胆略,勇于研究生动的实际生活,研究现实的确切事实,研究新的实践中提出的新问题。只有这样,才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态度,才能够逐步地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前进,顺利地进行新的伟大的长征”。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经发表,就引起强烈反响,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以不可阻挡之势在全国迅速展开。

重新确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由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从根本上批判了“两个凡是”的错误观点,并且触及盛行多年的思想僵化等现象,因此受到一些人的强烈指责,有人甚至担心这样的大讨论会影响党内团结和社会安定。真理标准问题讨论面临着巨大压力。

    关键时刻,邓小平表明态度,支持了这场讨论。1978年6月,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讲话中着重阐述了毛泽东关于实事求是的观点,批评在对待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问题上“两个凡是”的错误态度,号召要“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个大解放”。这一讲话被作为中央文件下发,并在《人民日报》全文发表,帮助很多人认识了“两个凡是”的错误,对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和实际工作起到了促进作用。

    7月21日,邓小平明确要求不要再“下禁令”“设禁区”了,不要再把“刚开始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向后拉”。次日,他又在与胡耀邦的谈话中明确肯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并指出争论不可避免,引起争论的根源就是“两个凡是”。

    这一时期,理论界、学术界、新闻界踊跃参与讨论,《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等报刊上发表的讨论文章达650多篇。1978年下半年,全国各地和中央一些部门负责人相继发表讲话或文章,公开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立场。

    对于这场讨论的重大意义,邓小平有一段经典的论述:“目前进行的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讨论,实际上也是要不要解放思想的争论。大家认为进行这个争论很有必要,意义很大。从争论的情况来看,越看越重要。……只有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也才能顺利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争论,的确是个思想路线问题,是个政治问题,是个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的问题。”

    “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马克思的名言成为这场思想理论界大事件最好的总结。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发表和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蓬勃开展,冲破了“两个凡是”的严重束缚,将许多涉及大是大非的思想分歧暴露在活跃的理论空气中,很快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形成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解放运动的洪流,为党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奠定了思想基础,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的思想先导。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高度评价了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认为这对于促进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线,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全会指出:“只有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解放思想,努力研究新情况新事物新问题,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我们党才能顺利地实现工作中心的转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了粉碎“四人帮”后党和国家工作在徘徊中前进的局面,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改革开放这一“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也由此揭开了序幕。

    文中所示档案为中央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3年5月5日 总第3979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程子淇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