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支付命令”解民忧

作者:廖宗敏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4-01-23 星期二

开栏语

    从晚清到民国,百姓怎么打官司?龙泉民国司法档案还原卷纸背后的司法史。

    龙泉民国司法档案素以“保存最完整、数量最大、最具有基层性”而著称,现保存于浙江省龙泉市档案馆,共1.74万卷,88万余页,主体为晚清民国时期龙泉地方法院的诉讼档案。2015年,“晚清民国龙泉司法档案”入选第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龙泉民国司法档案清晰地记录了中国法律制度和司法实践从传统到近代变革的完整过程,内容涵盖近代浙南地方经济发展、政治军事、宗教组织、婚姻形态、社会问题等各个方面,其中包括状纸、供词、言词辩论、判决等各类诉讼文书,全面客观地展现了基层司法制度和司法实践的转型变迁。

    鉴往知来,向史而新。即日起,本报文化版开设《故事荟·龙泉司法案例》栏目,依托龙泉市档案馆馆藏民国司法档案,深入挖掘珍贵史料,从中遴选出部分经典案例故事,对比古今,知事明理。

    “支付命令”通常是指法院在督促程序中发布的限令债务人履行支付义务或提出书面意见的法律文书,也被称为支付令。龙泉市档案馆馆藏民国时期司法档案中就记载了一个关于“支付命令”的小故事。

1933年4月21日,信康钱庄起诉毛世钊的民事诉状。

    1933年4月21日,龙泉信康钱庄向龙泉县法院申请“支付命令”,目的是责令债务人毛世钊偿还本金,并要求其支付期票到期翌日起至偿还时每天百分之五的利息,证据为毛世钊的3张期票。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债务人毛世钊于1929年3月至5月间分三次以期票的形式向信康钱庄借钱,共计大洋68元,钱庄数次催缴,均未偿还,因而信康钱庄依照督促程序向龙泉县法院申请了“支付命令”。

1933年4月24日,浙江龙泉县法院出具的支付命令(部分)。

    4月24日,龙泉县法院依申请审查核实后,出具了“支付命令”,上面清楚地指出,依照民事诉讼法第473条、第475条、第476条,债务人应支付欠款68元,利息13.6元,督促程序费用0.35元,本件债务人应自收到该令15日内将上述款项如数向债权人支付,或以书面呈状或口头向法院提出异议,如果逾期没有偿还债务又没有提出异议,所有后果由债务人一力承担。

    随后,经友人出面调解,由债务人限期合并偿还债务大洋55元,债权人在收到欠款后向法院申请退还3张期票证据。7月14日,债权人领回3张票据,此案到此完结。

    从此案中可以看出,民国时期的支付命令与现行支付令大同小异。根据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债务人应当自收到支付令之日起15日内清偿债务,或者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口头异议无效。不同的是,民国时期的支付命令要求债务人自收到支付令之日起15日内清偿债务,但准许以口头或书面的形式向法院提出异议。

    对于债权债务关系明确的案件,相比于诉讼程序而言,支付令具有方便、快捷等优势,作为非诉督促程序,无需再经过起诉、开庭、宣判等诉讼环节,其受理费仅为诉讼案件受理费的三分之一,具有“简”“快”“省”的优点。支付令发生法律效力后,申请人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能够确保当事人权利的早日实现。

    文中所示档案为龙泉市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4年1月19日 总第4088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阮伸伸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