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古代世界“第八大奇迹”

随州曾侯乙编钟

作者:国家档案局档案馆(室)业务指导司供稿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4-02-02 星期五

随州曾侯乙编钟

编钟上的铭文

    文献遗产名称:随州曾侯乙编钟

    文献形成年代:战国早期

    文献数量:3755字

    文献保存者:湖北省博物馆

    随州曾侯乙编钟1978年出土于湖北省随州市曾侯乙墓,年代距今约2400年,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出土青铜编钟,是全球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其出土以来即由湖北省博物馆收藏,为国务院禁止出境的一级文物。

    曾侯乙编钟全套65件,分三层八组悬挂在呈曲尺形的铜木结构钟架上,共刻有铭文3755字(包括钟体铭文2828字,挂件铭文740字,钟架横梁刻文187字)。铭文除少量为记事外,绝大多数是直接与编钟及其音乐相关的编号、标音及乐律学理论。

    曾侯乙编钟铭文是目前所见唯一的中国先秦官方乐律文献,它所记录的28个律名,有三分之二在典籍中失传。中国先秦社会是礼乐社会,编钟是国家权力、贵族身份的标志和象征,也是中华礼乐文明的代表。曾侯乙编钟的拥有者曾侯乙,是公元前5世纪曾国国君。西周早期,曾国被分封于今湖北随州地区,是礼乐文化在该地的代表。曾侯乙编钟铭文突破了金文的叙事传统,详细记录了当时的乐律学内容,是宫廷掌握的音乐文献,用于礼乐仪式、表演和文化交流。在世界上没有同期类似音乐文献传世。

    曾侯乙编钟是实用乐器,至今仍然可以演奏,它完好保存了2400多年前的乐音信息,音高稳定,音域宽广,体系宏大。作为档案文献的载体,其铭文与音响互通互证,反映了音乐理论与演奏实践的统一,堪称人类音乐史上的奇迹。同时,编钟铭文与乐音信息,二者共存一体,证实了在公元前5世纪的中国,“一钟双音”的制造技术已达到精确控制音分的水平。曾侯乙编钟除1件楚王熊章镈外,45件甬钟、19件钮钟均为“一钟双音”。它高、中、低音区的中间部分具有完备齐全的半音列,可以旋宫转调。其以五声为主的音位设计以及七声音列形式的存在,显示了当时已有丰富的音乐内容和高超的音乐水准。曾侯乙编钟铭文反映的音乐内容,专业性已远远超出文献记载,展示了迄今所知最为完整的周代乐音系列及其乐律称谓体系。大量失传的音乐知识和实践、区域音乐特性和相对理论规范等,也因其被发现得以重新认知。

    曾侯乙编钟保存的铭文和乐音信息是人类目前所见最早的蕴含音乐数理关系的出土文献,是人类轴心时代高度发达的抽象思维能力的见证,在世界音乐史、科技史、文化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其甬钟的标音体系以姑洗均(yùn,相当于C调)的五正声为基础,以后缀词“角”“曾”等方式标示全部十二音名关系。编钟所刻铭文的乐律体系证明,当时人们已经可以通过更为复杂的计算和音乐实践,在一个八度内获得十二律。

    此外,曾侯乙编钟的铭文字数为先秦金文之冠。大部分铭文由错金铸制,保存完好。同时,铭文修长纤秀,装饰性强,布局规整,极富美学意义。

    国家档案局档案馆(室)业务指导司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4年2月2日 总第4094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