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正月十六:踏月天街祈安康

作者:刘心怡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4-02-26 星期一

    明清时期的正月十六日夜,元夕燃的灯未罢,帝京仍是一派火树银花的热闹景象;灯市商贸未歇,过年的热闹劲儿也丝毫未减。是日,京城的百姓一般都会伴着圆月和烛灯,穿街走巷,相率宵行,祈求在新的一年里无病无灾,并通过打鬼、走桥、摸钉等,为家人讨一个吉祥平安的好意头。

耗磨旧俗 “打鬼”去祟

《钦定四库全书·御定月令辑要》卷五中关于耗磨日、走桥及摸钉的记载。

    正月十六日,古称“耗磨日”,传说在这一天有虚耗鬼专以损耗、偷盗人的财物作乐。唐朝时有旧例,在耗磨日这天官、私仓库皆不开张、不做工,据说这样可防止虚耗鬼前来偷盗,从而减少损耗。既然十六日无需做工,人们便趁此机会饮酒作乐,宴饮狂欢,有诗为证:

上月今朝减,流传耗磨辰。

还将不事事,同醉俗中人。

    人们不仅以饮酒狂欢来躲避虚耗,还形成了燃灯“照虚耗”、击鼓驱疫等习俗。到了明清时期,京城耗磨日“不事事”的旧俗虽已不复存在,其衍生出来的灯节、打鬼戏、走百病等节庆形式却延续了节日的欢乐。

    大人们在正月十六日可以饮酒作乐,孩童们则有游戏相伴。明朝沈榜的《宛署杂记》中《燕都灯市》一文有记:

    正月十六日,小儿多群集市中为戏。首以一人为鬼,系绳其腰,群儿共牵之,相去丈余,轮次跃而前,急击一拳以去,名曰“打鬼”。

    意思是说,在正月十六日这天,孩童们聚集于闹市之中做游戏,其中一人扮鬼,众人牵之、击之。可能只有天真无邪的孩童,才能将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鬼怪当作一场游戏,以欢声笑语、追逐嬉戏的方式来驱逐邪祟。“打鬼”既是游戏,也是一种仪式、一种表演,孩童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渴望战胜鬼祟的心愿,寓意把鬼打跑后接下来的日子就一切平安顺遂了。

相率宵行 消灾度厄

    明朝时,京城的元宵灯市从每年正月初十日起至十六日止,正月十六日这天也被称为“罢灯日”。灯市期间,商贩们将上好的货物在东安门外至北大街上售卖,场面热闹非凡。《宛署杂记》中记载了当时灯市的盛况:

    是时四方商贾辐辏,技艺毕陈,珠石奇巧,罗绮毕具,一切夷夏古今异物毕至。观者冠盖相属,男妇交错。近市楼屋赁价一时腾踊,非有力者率不可得。

    在灯市上,处处人头攒动,来往络绎不绝,来自各地的商贾齐聚京城,各类奇珍异宝惹人眼花缭乱。官员一边维护着街巷秩序,为灯市保驾护航,一边与民同乐,欣赏着各式花灯和奇珍。这一日,男子和女子可暂别“男女之大防”的规训,杂处交游,相伴而行。

    正月十六日除了逛灯市外,人们还有更重要的习俗活动,那就是“走百病”。相传,这天夜鬼逃遁,巢穴空荡,百鬼夜行,“百病尽归尘土中”,人们如果躲在家中便会身染疾病,所以要走出家门,漫游京城,踏遍尘土,以免病祸殃及自身。当日,士子们焚香祭拜圣人,女子则身着白绫衫踏月观灯,人们成群结对,相率宵行,游走于京城各坊有灯之所。

    明代张宿有诗云:“白绫衫照月光殊,走过桥来百病无。”人们除了相伴行走外,还要“走桥去病”,“凡有桥处,三五相率以过,谓之度厄”。而在过桥时,人们只可按照顺序前进,最忌在桥上走回头路,走过桥后方可保佑“走桥”者终岁无病;如果遇桥不过则会腰腿疼痛,百病缠身,不得长寿。明朝京城又有“度万宁而越木通,谓疾厄之可谢”一言,据《大明一统志》中记载:“万宁桥在海子东岸,跨玉河上流,木通桥(清代称大通桥)在府东南隅,跨大通河。”北京城内的百姓这日会不约而同来到万宁、木通二桥,鱼贯而行,人们借着跨过桥梁祈愿祛病度厄、心安无忧。

万宁桥 申辰 摄

    “走桥”当日,各桥头有小商贩叫卖药酒,初春寒夜,温酒沽饮,名曰“沉醉东风”。此外,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怀有身孕的女子趁夜深人静时携一瓦罐至桥头“破之”,俗称“破浆罐”,意为盼望临产时能顺利生产,母子平安。

城门弛禁 摸钉祈福

    正月十六日,京城各处游人遍布,城门彻夜洞开,严密的巡夜、值守、宵禁在这一天通通被打破,人们欢声笑语不断,叫卖声处处可闻,灯火彻夜辉煌,就连象征着京城威严、管理秩序最为严格的城门也在此夜弛禁,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诸门俱开,厂卫校尉巡守达旦,维持着城门秩序,也守护着节日的平安。

    灯市赏罢,桥已走过,女子们还会竞相赶往城门摸门钉。《帝京景物略》中记载:“(正月十六日)至城各门,手暗触钉,谓男子祥,曰摸钉儿。”《北京岁华记》中也有记载:“(正月十六日夜,妇女)手携钱,贿门军,摸门锁,云即生男。”北京的城门甚多,而最受百姓青睐的还是正阳门,因其位于京城中轴之上,是皇帝出行之门,规格最高,有九九八十一颗门钉,日夜有门军把守,也只有在正月十六日这天才允许普通百姓触碰门钉。据说这日女子们会携钱贿赂门军,暗中举手触摸城门钉,第一次就摸中者,是为吉兆,“谶宜男”。这既是一种消遣的游戏,也是一种祈福的仪式,正阳门之“阳”意为男子,而门钉的“钉”则谐音“丁”;也有摸门锁的人,意为“锁丁”,而这些都是传统社会女子祈求为家族生子添丁、保佑家中人丁兴旺、平安吉祥的美好愿景罢了。

    城门外热闹非凡,宫廷中也举杯欢庆,皇帝当日会设宴群臣,听臣子讲述民间的俗事趣闻。乾隆帝就曾写下《上元后一日曲宴廷臣》一诗,其曰:“耗磨走桥听方俗,瑶笺斑管命儒臣。歌聆需雅骈千祉,共祝绥丰福在民。”听着民间趣事,君臣同乐,皇帝在夜宴之上为国祝祷、为民祈福,可谓上下一派祥和。

    正月十六日,人们口口相传着百鬼倾巢夜行的“真实”,又赋予了烛灯、桥梁、城门以“神力”,为自己和家人祈佑康健、添丁纳福便成为一种代代沿袭的旧俗。这一日京城百姓踏月天街,憧憬未来,赏灯、饮酒,娱乐消遣着;走桥、摸钉,虔诚祈求着。人们用这种年复一年的节日习俗,不断加深、巩固着共同的记忆和认同,在万千灯火的映衬下,百姓以短暂的“失控”与狂欢调适着礼仪教法规劝之下的日常生活,构成了一幅独具特色的浪漫画卷。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4年2月23日 总第4101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阮伸伸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