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清明时节看新农村

作者:王晓灵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4-08 星期日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二十四节气之清明,这既是赏花踏青,又是祭奠祖先、缅怀先烈的节日。经过几天的酝酿期待,准备好物品,于清晨出发,回老家祭祖、扫墓,踏青赏花。

    刚出发不久,天就下起了毛毛细雨。阵阵寒意袭来,我不禁担心路途受阻,道路不通。这样看什么景色踏什么青,那就只能踏一脚泥了。伤感的心情如这阴沉的天。想起七八年前那次清明节回家,天也在下雨,由于没有修建公路,只能走乡间小道,走着走着因修路被迫绕道羊肠坡道走山路,绕了半天,一个车轱辘陷入泥坑,担惊受怕,请求路人帮忙才得以脱险回到家。那个情景,今日又进入我的脑海,想来有些担忧。然而,看着几天来精心准备的大包小包以及香、纸、蜡烛等,经过反复规划,最终决定走一条精准扶贫新修的公路回家。

    车上高速,心里在祈祷天尽快晴起来,让我看看明媚的春光。在行驶途中,透过车窗,看到不太明朗的深蓝天空,烟雾绕山峦。路旁的杨柳泛出耀眼的新绿,槐树透出的却是鹅黄的新枝。渐渐地,雨停了,打开车窗,空气沁人心脾。我贪婪地呼吸着充满泥土味的高原气息,看着车流驰骋的高速公路,浓浓的乡情涌入心间。路过长庆大桥,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阡陌交错,梯田层层,一块块的柏林、青松挺拔伟岸,还有叫不出名的苗木小林青翠欲滴。一片片碧绿的麦田随风摇曳,一方方黄绿的油菜花含苞待放,一簇簇嫩粉的杏花团苞如绒球,一树树粉红色的桃花芬芳争艳,还有那雪白的梨花笑在枝头。最耀眼的是田间地头的野山桃花,灿烂妖艳。我不禁想,酸桃酷爱争春,每年正月底就早早地开花,结出的果实却怎么那么酸涩,而且到农历八月后才迟迟地成熟,大自然真是神奇啊!想起小时候看着桃花、杏花一点点盛开,期待桃杏一点点成熟的时光和吃青酸杏子的滋味,满满的幸福,满满的回忆,满满的美好。

    车驶出高速公路,入乡间小道。国家开展精准扶贫以来,村村通了水泥路。四通八达的水泥路路面宽阔平坦光洁,路两边有一方方小花园,辛勤的园丁戴着草帽聚精会神地栽种着树木花卉。公路旁边高出几米的铁道上一串串车厢看不见头,一溜烟儿驶过,不知道忙碌地运输着什么。新庄煤矿机器声隆隆,核桃峪电厂新址修路,周家乡街道宽阔四车道……这哪里是记忆中的农村啊!

    一阵春风吹来,路两旁有大片的苹果园,苹果花也不争春,枝头才露鹅黄绿,小片叶芽遮花苞,一点一点正萌芽。在这片黄土地上,勤劳勇敢的人们引进了“海升模式”果园,一棵树旁边一根水泥杆,搭起了长久的支架,每棵树行距五米宽,留出了广阔的树冠延伸空间,我好似已经看到了未来果园硕果累累枝头低。走到宫河镇,农业产业示范园里人头穿梭,正在耕种。老家素有“清明前后点瓜种豆”之说,农忙正当时。街道上车流如织,秩序井然。一个新时代的新农村展现在我眼前。

    屋前翩翩两黄鹂,喜鹊喳喳迎人归。杨柳槐林枝繁叶茂,连片的庄稼地里,塑料薄膜盖成行,透着绿色和希望。笔直的乡间小道上,农用拖拉机、电瓶车穿梭忙碌,运肥料、磨地、除草、撒化肥。大片的苜蓿地里,头戴各色包巾的少女媳妇在采苜蓿,绿地靓衣点缀在田野里,花枝招展,欢歌笑语,构成了一幅和谐的图画,我看呆了,煞是羡慕。回忆幸福儿时乐趣,如今近乡情更怯。村道旁伟岸挺拔的杨树和柳树形成了天然屏障,隔住了噪音挡住了污染。一排排两层红色砖贴楼房,整齐排列在田野中间,屋前的菊花、牡丹冒出新绿,韭菜、羊角青葱顶出地面,菠菜、芹菜枝叶片片。新居周围绿树掩映,繁花点点。异地搬迁、国家安置、农民集资房整齐划一。卫生厕所标识醒目,自来水龙头管道四通八达,每户水龙头直接入户接上灶房锅头,家家户户有线网络覆盖,新农村城镇化建设正在进行时!

    新修环山公路绕着梯田,远看一簇簇烂漫山花,一树树粉色、红色、黄色的花团铺陈在山坡上。如今,新农村的环境越来越美,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4月5日 总第320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