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从“雪士”到“冰墩墩”

走进奥运历史的守护者——奥林匹克博物馆

作者:杨太阳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22-02-28 星期一

    1968年,一个名叫“雪士”(又称“舒斯”)、长着红色大脑袋的滑雪小人横空出世,成为法国格勒诺布尔第十届冬奥会的吉祥物,这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个吉祥物。时光荏苒,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一个现代感和科技感十足、充满中国元素的熊猫“冰墩墩”成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顶流”,受到世人喜爱。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以下简称“国际奥委会”)对所有奥运文化遗产享有永久知识产权。北京冬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称,在“冰墩墩”正式发布前,所有创作手稿等原始设计档案均被送到位于瑞士的奥林匹克博物馆珍藏。那么,这座奥运文化宝藏地有哪些珍贵档案?让我们一探究竟。

    奥林匹克博物馆是一幢线条简洁明快的白色建筑,于1993年6月开馆,坐落于瑞士洛桑奥林匹克公园内,与田园风光融为一体,毗邻国际奥委会总部。作为奥林匹克历史的守护者,奥林匹克博物馆见证了奥林匹克运动历史,一直致力于推广奥林匹克文化,提高人们对奥林匹克运动的认知及对社会的贡献。

    对奥林匹克文物、档案进行收藏和保护,从事奥林匹克文化研究,展示奥运文化遗产,宣传奥林匹克宗旨,为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和公众服务,是奥林匹克博物馆的主要职责。奥林匹克博物馆坚持用奥林匹克精神教育世人,使奥林匹克精神代代相传。因其拥有数量庞大且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奥林匹克博物馆逐渐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最著名、藏品最丰富、最具活力的体育博物馆。

    由于拥有一套完善的藏品捐赠、寄存和有目标性的购置工作机制,奥林匹克博物馆的馆藏量逐年递增,其馆藏主要有3个部分,即历史档案、音像记录、文物藏品。众多艺术品、文物、邮品、钱币、照片和视听档案等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从中可以窥见“奥运现象”的多样性和全面性。

不可不看的展览——奥运文化的精髓

    奥林匹克博物馆内设有从奥运世界、奥运会、奥运精神3个方面展现奥运历史的永久展。当下的中国北京,第二十四届冬奥会刚刚闭幕,冬残奥会即将开幕;而在地球另一端,奥林匹克博物馆大厅内陈列着北京冬奥会的火炬和吉祥物“冰墩墩”,并举办了一场题为“冬奥史诗故事”的专题展览。老照片、影片、运动器材和档案资料等从不同侧面揭示了1924年第一届夏蒙尼冬奥会举办至今,冬奥会发展进程中一些标志性事件和历史性时刻。现场播放的采访片段和播客影片中,人们对冬奥会面临的环境和气候变化这两大挑战表达出不同程度的关切。另外,在展厅内还可以收看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和闭幕式以及各项赛事的回放和转播。

    此外,1924年至2018年官方冬奥会海报展、1924年至1968年近百张珍贵的冬奥会照片、老式雪橇、1924年夏蒙尼溜冰场的模型、世界各国参赛选手的比赛服……包罗万象的奥运档案尽收眼底,还有趣味十足的现场互动打卡,让人流连忘返。

    一系列精选的北京奥运官方商品在奥林匹克博物馆商店内独家发售,尤其是憨态可掬的“冰墩墩”定制版格外惹眼;奥林匹克博物馆内的餐厅还推出了特别菜单——中国系列美食,可谓是一次文化和美食的沉浸之旅。

历史档案——独家的奥运记忆

    奥林匹克博物馆的历史档案部主要负责收集、保存国际奥委会在其活动范围内形成和接收的文件,以及现代奥运会的发起人顾拜旦的重要私人收藏。文本档案的排架长度超过一公里,涵盖了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运动从1894年创立至今的演变史。馆藏档案主要有3个部分,即国际奥委会主席档案、奥运会档案、奥运相关组织档案。这些独家奥运记忆构成国际奥委会的组织和运作方式整体。

    国际奥委会主席档案包括历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工作文件、演讲稿、著作、通信。顾拜旦档案是该系列中最重要、最有价值的档案之一,从顾拜旦与同事朋友间的每日通信档案中可以了解其工作状态和思想变化。

    随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每届奥运会的档案数量都呈指数级增长。从1896年在雅典举行第一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至今,档案资源日益丰富。奥林匹克博物馆最近一次向公众开放档案是2018年,当时公布了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档案。同时,申奥城市的档案也被纳入收集范围,包括入选和未入选城市的候选文件和宣传资料等。

    奥林匹克运动相关组织关系档案,包括世界各国奥林匹克奥委会(以下简称“各国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及其他联合会档案。通过与各国奥委会、国际体育和非体育组织建立联系,国际奥委会构建了一个全球网络。这一系列档案包括各国奥委会的通信记录,其历史可追溯至1894年,反映了各国奥委会的申请认证、建规立制、创建执委会、出版物和各国奥委会会徽的演变过程,目前全世界约有200个国家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档案中记载了一些特定运动自创建以来的发展情况、比赛规则变化及其对国际奥委会产生的影响,还包括国际奥委会决策和咨询机构及其管理机构的档案。

    公众可以到奥林匹克博物馆旁的奥林匹克研究中心现场免费查阅历史档案。根据规定,一般文件的保管期限为20年;会议记录的保管期限为1年;国际奥委会大会记录的保管期限为30年;涉及个人信息的特定档案不对外开放。目前,已满20年且不受特别限制的档案、已满30年且不受特别限制的执委会和奥委会档案均可对外提供查询利用。

音像遗产——活灵活现的历史

    奥运音像遗产主要分为图片、视听、声音档案3类。得益于21世纪初开始的一项遗产保护计划,国际奥委会的音像记录才被妥善保存下来。如今,大部分音像资料都已完成修复、数字化及归档,国际奥委会合作伙伴和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都能在线访问利用这些档案,用于博物馆展览或研究项目。

    奥林匹克博物馆馆藏图片档案约有80万张,最早的照片是1896年雅典奥运会时拍摄的。当代的图片档案以电子照片为主,早期藏品包括2000多张修复后的珍贵照片、40个玻璃底板、20多个老相册和近1300张明信片。

    视听档案包含超过4.7万小时的奥运会电视转播和奥运影片。从1900年在巴黎拍摄的影片,到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官方宣传片,这部分档案在体育电影档案中独树一帜。目前,超过1.1万卷胶卷和影片档案保存在瑞士电影馆。

    1996年,国际奥委会开始了一项以收集和保护奥运影片为目标的行动。经过20年的潜心研究和修复,1912年至1998年间的40部故事片、60部短片和1000多个小时的记录比赛精彩瞬间的档案资料被接收进馆。

奥林匹克博物馆工作人员正在整理音像档案

    1960年至2018年的电视转播集主要为奥运会比赛画面。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这些比赛画面都来自主办方。此后,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拍摄的图像会直接传送至奥林匹克博物馆。

    视听档案还包括奥运会筹备、奥运火炬传递、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博物馆等机构的活动记录,以及对奥运选手的大量采访。声音档案主要为国际奥委会机构会议所形成的8500小时录音。

文物藏品——奥运理念的重要支撑

    奥林匹克博物馆保存文物藏品的丰富性、多样性和年代感令人惊叹。最早的文物藏品可追溯至1915年,随着收集工作的持续开展,各类主题档案不断丰富,其中不乏亮点。例如,顾拜旦的私人物品和收藏品展现了顾拜旦作为运动员、艺术家、教育家、活动家和体育领袖的多个身份的形象特点;国际奥委会的历史收藏品,包括1913年奥运会旗帜,以及1908年至1920年间每届奥运会颁发的奖杯;1896年以来每届奥运会的标志性物品,如一套完整的奖牌、火炬、海报和吉祥物等,甚至还有1916年、1940年和1944年因故未举办奥运会的用品;来自世界各地奥运选手的运动器材,及国际奥委会前主席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的集邮收藏等。

    所有物品经过清点、拍照、登记造册后被妥善保存并用于开展研究。这些藏品将体育、设计、时尚、技术、奥林匹克价值观等融于一体,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丰富藏品的背后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收集政策。奥林匹克文化与遗产基金会致力于遗产的扩展、保存和分享。奥林匹克博物馆将大部分资源投入到收集稀缺或具有代表性的物品上,比如,1984年之前的运动器材、1964年之前的运动员服装、1988年之前的礼服、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物品,以及与曾担任过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德米特里尤斯·维克拉斯和艾弗利·布伦戴奇有关的物品。每隔两年,在每届奥运会举办期间和举办后,奥林匹克博物馆就开始重点收集标志性物品,包括获奖者奖牌、官方海报、吉祥物、运动员装备以及其他体现奥林匹克价值观、体现东道国文化的相关物品等奥运文化遗产。

    收集以捐赠优先,对象主要是奥运会参赛运动员,并欢迎任何人捐赠有关照片或视频档案,奥林匹克博物馆的收集团队会根据相关标准决定是否接受捐赠。

奥林匹克研究中心——奥运知识的可靠信息源

    创建奥林匹克研究中心的想法在顾拜旦时期就萌生了,顾拜旦在去世前不久说:“建立一个奥运学习研究中心,对于保护奥运遗产、推进奥运发展无比重要!”1982年,在萨马兰奇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期间,奥林匹克研究中心最终落成。

    作为奥林匹克知识的信息源,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以普及奥运知识、推动奥运教育研究为己任。作为国际奥委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奥林匹克研究中心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收集并分享奥运的最新、最权威信息。

    通过开发利用奥林匹克运动、奥运组织的重要历史档案,以及官方出版物、学术文章期刊,多年来,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为学者、研究人员、学生等群体服务,为全球50多个奥林匹克学术研究机构提供支持。

奥林匹克周活动——万众期待的交互体验

    一年一度的奥林匹克周是8岁至15岁实习编辑 程子淇青少年最期待的活动之一。每年10月是当地学校的假期,奥林匹克博物馆举办奥运公益活动这一传统已延续了近40年,受到当地民众的普遍欢迎。每年奥运周期间,奥林匹克博物馆变身为运动场,为大家提供多种多样的运动项目体验,还有各类融合体育和文化宣传奥运精神的活动,如品酒会、研讨会、表演、职业体验,以及杰出运动员、运动俱乐部、名人的见面活动等。层出不穷的活动吸引人们纷至沓来。据悉,今年的奥林匹克周将于10月16日至20日举办。

    奥林匹克博物馆提供的海量教育资源同样可圈可点。教师可以根据教学需求或学生兴趣定制专属的博物馆之旅,在自助游、导游和研讨会之间进行选择,也可在线利用教育资源。奥林匹克博物馆为公众设计了多个永久学习专题,内容包括奥林匹克价值观、奥运会历史、考古学,还有奥运期间的特定主题游览活动。奥林匹克博物馆还将展览搬上“云端”,在疫情等特殊时期,公众在家就能“云逛”博物馆。

    每届奥运会都是一场盛大的体育文化盛宴,也给世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奥运文化遗产和永久的奥运记忆。能够见证珍贵记忆被载入史册,奥运文化遗产不断得到开发利用,这也是档案工作的价值和力量所在。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22年2月28日 总第3798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程子淇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